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蛇怨 第 79 頁


的是江南最負盛名的望江樓,在歷史上不知有多少文人墨客曾登臨此樓,在此吟詩作賦,留下無數墨寶。乾隆帝七下江南竟有四次在此樓飲酒作樂,而後大醉而去。 此樓依山傍水,疊層架屋,高低徬徨錯落有致,樓後有一條長廊委曲而上,通達
作者:胡蜂 / 頁數:(79 / 0)

桐鎮有一座名震江南的園林,這是江南碩果僅存的一處宋代私家園林,建於宋高祖年間,始終為一代代名儒重臣所屬,因而浸潤一派盎然蒼古之意,承繼一脈居塵出塵之精氣並歷千年而不衰。這是王父留給伯爵的一份房產,百年前此園為桐鎮另一望族施氏人家所屬,但此後幾易其主,三十多年前落入王家之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漁園隔河面向鎮西,背靠壁立孤山,一條湍急大河繞漁園外灘一片高低錯落危檐戧角的亭台樓閣而行,再併入大運河,而後奔流入江。這條連接漁園到大運河的大河,被桐鎮人叫作新開河。這河是伯爵疏通了省上縣上方方面面的關係,投入巨資,歷時三年,才開通的。如此一來,有朝一日,天官如回桐鎮,無須再走強盜時常出沒的大湖便可從長江順流而下,入運河就能直達桐鎮,直抵漁園了。時尚書屋
遠觀漁園形如半島,依山傍水,古木參天,雖由人作,宛如天開。與漁園毗鄰的是江南最負盛名的望江樓,在歷史上不知有多少文人墨客曾登臨此樓,在此吟詩作賦,留下無數墨寶。乾隆帝七下江南竟有四次在此樓飲酒作樂,而後大醉而去。
此樓依山傍水,疊層架屋,高低徬徨錯落有致,樓後有一條長廊委曲而上,通達山巔。另有一螺髻亭聳立於壁立孤山的山巔之上,在莽莽蒼蒼的青灰色的天空下,瘦秀靈巧又屈鬱沉着。這孤山孤亭,使人心中怦然一動。
無論遠觀近看,望江樓樓群都與漁園各處樓宇形斷而氣連,體斷而勢連,同漁園樓群相與呼應,但卻又自成一統,為漁園的園中之園。一般情況,兩園園門終年相鎖,互不交通。樓的南側有一山門,山門下則是一條粗石磴道,直連通往鎮西的一條青石板路。望江園周圍有一片遮天蔽日的樹林,樹林裡陰暗潮濕,積年烏黑的殘枝敗葉,散髮着腐臭味。時尚書屋
二十多年前,王伯爵將望江樓修葺一新。上至一省巡撫總督將軍眾參兩院名士,下至腰纏萬貫的同道中人,伯爵都在這兒迎來送往。
內務部有一撥人先天官而來,帶著電報機駐紮在望江樓裡。這段時間,伯爵要王興國服侍好內務部的人。他現在是有事沒事,一天也會往這跑幾趟。
望江樓近了,王興國和張阿二的步子慢了下來。
「哎,那女孩說什麼了,讓你恨成這樣?」王興國突然隨口問道。
張阿二開始支支吾吾起來。不過王興國並不想追問張阿二,他懶得管這事。
王興國忍不住又讚了汝月芬一句:「多俊的閨女呵,養下這樣的閨女,那是前世修來的!」他養了三個閨女,三個都是一臉的青胖氣。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哎,倒看不出來,她那個開店的爹長得那樣,竟會養下這麼一條赤鏈蛇!」咬王大毛一口並把他們都罵做人渣的汝月芬,就是在山塘街做山貨生意的老根發的女兒,張阿二是剛從王興國嘴裡知道的。嘿,你這個鷄巴老根發,老子一定要叫你好看!張阿二對自己說道。不過,怎麼收拾那個小丫頭,他還沒有想好。
「你說,那個蛇郎中配的藥,真有那麼靈?」王興國問。
「桐鎮的蛇,挑這個狗頭髮大財了!」張阿二肯定地點點頭,他聽說鎮上買蛇藥的人在那個陸子磯門口排起了長隊。
「有些人吃軟不吃硬的,再等一陣吧,等一陣,我親自再同這個人講講看,不行再另行打算。」
王興國向前方依山壁而築的望江樓揚揚頭說,「這些天,大毛在家養病,這兒的事你就多操點心!這也是伯爵的意思。」

張阿二一聽這話,立時一臉狂喜,兩眼放光,他壓着嗓門喊一聲:「得令!」
王大毛在外人看來只是商會裡的一個混混,一個潑皮無賴着地滾的牛二,他不是警所所長不是商會會長不是財稅所所長,他什麼也不是,但他似乎又什麼都是,現如今在桐鎮沒有他插不了手的事,如果他想插手的話。
聽這個老娘舅講,伯爵很快要在桐鎮組織一個人人都能配槍的商團,王大毛就是這商團的頭。王大毛未中毒之前,他張阿二從沒動過要取而代之的念頭,因為王大毛在伯爵的心目中是別人永遠無法替代的,他王大毛曾經連着兩次替伯爵挨過槍子,一次在千佛山的馬道上,一次在去大湖的船上。
遠處,大江浩浩蕩蕩,奔流東去。張阿二氣順順地隨王興國慢慢地向望江樓山門下的那條磴石大道走去。

第3部分

第8章
漁 園(1)
斜對過幾家人家的陰溝都不通了,那些住家,昨兒就罵了一天的人了。起先髒水倒下去,還一點一點地往下滲,到後邊乾脆一咕嚕一咕嚕地往上翻。捅陰溝的人來了,拎着撬棍扛着長長軟軟的竹片。阿德娘聽見那竹片拖泥帶水地從石板路上過去,聲音委實非常難聽。時尚書屋
捅陰溝的人一擺開架勢,有幾個過路人立即駐足,開始圍觀。那幾戶人家也陸續走出人來為捅陰溝的人指指點點,阿德娘也站在門口向那邊攬一眼攬一眼的。
一塊長石板又一塊長石板在一片喧閙聲中被撬起來了,咚的一聲被翻到了一邊。捅陰溝的人將竹片往後倒倒,就將竹片捅入黑糊糊的污穢中。
「塞得實實足足,啥東西?」竹片行不通了,捅陰溝的人將竹片擱在一邊,罵罵咧咧地下去了。他兩手往前一探,一聲大喊:「喔喲,死狗,還是死豬?」
捅陰溝的人兩手一提,只見一張滿是污穢的人臉在水面上一漾。他疾叫一聲「我的娘呀!」,手一鬆,將那捆破布似的小屍體一扔,兩手一搭,連滾帶爬地躥了上來。
阿德娘聽見那兒一陣「死屍死屍」的亂嚎聲,頭皮一炸。她驀地記起了那兩個轉眼間消失得無影無蹤的孩子,撒腿就往那兒跑去。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