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蛇怨 第 81 頁


岸灘上。這鯰魚逃出船艙後,在地又是跟斗又是虎跳,甩了站在一邊看閙猛的岳炳生一身泥水。那兩個漁人雙雙出手,但都沒能撳住這生龍活虎的大鯰魚,眼看快要從岸灘上蹦回水裡。岳炳生這時一把推開那兩個人,一個合仆,壓住魚身,兩手深深地
作者:胡蜂 / 頁數:(81 / 0)

應當講這岳炳生與小連莊被滅門的連家,和這十多年來遭殺的殺胚,包括王莊的兄弟大佬一樣,也有大湖背景。這個岳炳生雖有一把年紀,五十多歲的人了,但是個爭勇鬥狠的主,會點拳腳,同其他幾個大湖魚販子欺行霸市過,被人告到過所裡,施朝安與他打過幾回交道,後來家主婆有一次去買大閘蟹,他死活不肯收銅錢,從那之後,施朝安不許家人再到他那兒買東西,算白吃了他一回大閘蟹。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岳炳生是有功夫,這個施朝安知道,兩個小把戲說在王瞎子門前見到的兇手能「飛檐走壁」,這點倒多少能對得上。另外,有一年,岳炳生幫人逮魚殺魚的場面,曾給施朝安留下很深的印象。
那條大鯰魚有個好幾十斤,一身蠻力,捉魚人打開船艙板起魚時,這大鯰魚竟從船艙中直接蹦到岸灘上。這鯰魚逃出船艙後,在地又是跟斗又是虎跳,甩了站在一邊看閙猛的岳炳生一身泥水。那兩個漁人雙雙出手,但都沒能撳住這生龍活虎的大鯰魚,眼看快要從岸灘上蹦回水裡。岳炳生這時一把推開那兩個人,一個合仆,壓住魚身,兩手深深地摳進鯰魚的眼窩,將魚頭定死在岸灘的一塊青石板上。時尚書屋
他生生地摳出了鯰魚的眼珠,然後抓起灘上的石卵子,活活地將鯰魚的長鬚砸成泥糊漿子,再一下一下地砸出鯰魚的腦漿。漁人殺魚,施朝安見得多了,撳住魚身,用刀背敲散魚腦子,再動刀,或者乾脆高高舉起,將魚摔殺,但岳炳生如大貓般地鬚髮衝天,嘴裡嗚嗚地大發怪聲,嘴歪眼斜,雙目赤紅,那狠勁着實令人咋舌。當時看著岳炳生的模樣,施朝安才知道什麼叫做歹徒嘴臉。
不就是這鯰魚甩了他一身泥水嗎,至于嗎?
虹橋頭停了不少其他網船,岳炳生的網船是這些船中最新的一條船,新上的桐油精亮蠟黃。可施朝安這兩回,就那麼不動聲色地過去了,連問都沒問,現如今他先不想聲張,一問,打草驚蛇。但不管三七二十一,將岳炳生捉將進來拷問,到時候,或者根本就不是那麼回事,或者像箍桶匠一樣,來個抵死不認,自己怎麼收場?牛郎中的事,他已經後悔不迭,那個王憶陽現在看見他,恨不得張嘴咬他。他施朝安再不能做這等沒屁眼的事了。時尚書屋
潘百曉講的禪杖浜那個玩了一輩子玉石的方圓霖,方老爺子,這幾日,他也沒有顧上。他在猶豫,看能不能先通過什麼其他方式,去落實一下這張條子上的事。
這時傳來一陣敲門聲,施朝安連忙收起條子,打開門來。值夜班的警員領着一個頭髮雪白、神情漠然的高個老人站在門口,施朝安仔細一看,才認出這是王伯爵的老家人。
門外不住地傳來「洋傘修■,阿有洋傘修■」,聲氣仿如閩南手藝人,醇厚清亮。那是阿鐘這廝,他已在樓下來來回回過了好幾趟了,逼仄着嗓門一聲聲地喊。原本那是他們約定外出的暗號。阿德三下兩下,把飯全扒拉進嘴裡,鼓着腮幫,在屋裡瞎轉悠開了。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當是真的喲,是你這個小赤佬,喊你個魂。再瞎喊,請你吃巴掌!」玲玲她爹開門出來說。
阿鐘在外面嘟嘟囔囔說著什麼,跑開了。那天,阿鐘說了重色輕友的話,阿德很忌諱。過了一會兒,阿鐘又在遠處喊,聲調悲悲切切的。
阿德豁出去了,這幾日,吃過夜飯,爹娘看得賊緊,沒撈着過一次溜出去的機會。他暗中摸一把捆綁在腰間的那把後門的鑰匙,當着爹娘的面,從紙盒裡取張草紙,就往門外走去。
「又上茅房,你是直腸子呵,上面進去,底下馬上出來。關照過你的,現在外面不太平得很咧,你出去呀,當心鬼捉你去!」同阿德爹面對面坐在飯桌上說話的阿德娘憤憤地說。
阿德一腳在裡一腳在外,扭過頭一臉無辜地看著娘。
「沒有一個大人連小孩上茅房都不許,理由很硬邦。」
阿德爹不無譏諷地冷笑道,「但你就不能再換個藉口,就這樣沒有想象力!」
爹的臉永遠是一個爹的臉,除了對娘,除了冷笑,阿德就不記得爹什麼時候朝他真正笑過一笑。他裝作什麼也聽不懂的樣子,一副說上茅房就上茅房的架勢,一低頭走出門去。
阿德家門一響,對過的玲玲家的大門便開了一道縫。玲玲現在上另一所國小,和阿德別說在一塊玩了,就是在一起說說話的時間也越來越少了,她有了新的玩伴,都是她自己學堂裡的同學。她再不像從前那樣死乞白臉地粘着他,鼻涕蟲似的。但那日中午,她端着飯碗站在自己家門口吃飯,東張西望的。時尚書屋
一見他過來,就平平靜靜地告訴他那兩個小孩被人勒殺塞進石板路下的事。她專門在那等他,同他說說這事。末了,她輕描淡寫地說了那麼一句:「哼,有啥,人都要死的,從一歲死到一百歲,現在沒有什麼事是想不穿的,有啥咧!」
但阿德覺得玲玲是有指的,說的就是他先疏遠她的事。不過,確實是他不想跟她玩的。想到這,阿德慢下步來,對那道門縫有些歉疚的一笑。
玲玲忽然把門開得大些,陌生地看一眼阿德,而後砰的一聲重重關上家門。阿德駭了一跳,為此,他對這個玲玲極為煽風。
阿德遠遠地向那段石板路望去。那兩個小孩的事,着實讓他心驚肉跳過一陣,這種驚駭遠遠在王瞎子之上。像他們這樣小的年紀就可以死掉,他感到死亡原來離得如此之近。現如今再去看那片石板路,也直覺得陰森森的,叫人頭皮發麻。時尚書屋
幸虧不到那片石板路,就連着有兩條小弄堂,他可以穿過任何一條去學堂,去其他地方。他想走哪條走哪條。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