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蛇怨 第 84 頁


。 「反正不是什麼好人,烏龜賊強盜!」金山很有把握地說,「不然,誰會抓他!」 「腦子簡單,被人抓的必是烏龜賊強盜?鎮公所這些狗娘養的,抓過的人還少啊!那些狗觸,自己才是烏龜賊強盜還差不多!」阿德駁道。 他們都
作者:胡蜂 / 頁數:(84 / 0)

再路過那兩間黑屋的窗下時,阿德心裡一片冰涼。他沒有來由地對那個精瘦的小伙充滿了深深的同情。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精壯漢子像押賊一樣把他們三個押送出半弄,然後警告道:「回去,走得遠遠的,再讓我在這一帶撞上你們,就把你們全捉起來,關在鎮公所,聽見了沒!」
「聽見了。」
阿德、阿鐘、金山三人同聲應道。
阿鐘突然大着膽子問精壯漢子:「叔叔,剛剛那兩個人阿是賊?」
「嘿,人不大,管得事還不少。走人,這兩天再甭到這兒來玩!」精壯漢子像甩狗屎一般對他們甩甩手,看他們離去。
「哦,媽媽呀!」阿德、阿鐘、金山三人同聲一嘆,舒出一口長氣,相互摟着肩形同一人似地橫過街口。
他們誰都不想回家,在一個門洞裡席地而坐。
「反正不是什麼好人,烏龜賊強盜!」金山很有把握地說,「不然,誰會抓他!」
「腦子簡單,被人抓的必是烏龜賊強盜?鎮公所這些狗娘養的,抓過的人還少啊!那些狗觸,自己才是烏龜賊強盜還差不多!」阿德駁道。
他們都在大橋頭和街上看見鄉下人挑點青菜或者果子出來賣賣,沒有交費,被踢得稀屎直流。鎮上做生意的也是這樣,誰敢犟一犟,被捉進鎮公所肋骨敲斷。這種事他們也聽說過。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金山馬上表示服帖,他問阿德:「那抓人的是些啥人,口音全是外碼頭的,是吧?他們把人要弄到哪裡去,那兩個人到底咋啦?」
「出來了,就他一個!」阿鐘低語道。他一直留心着那條半弄,看那個精壯漢子和他的手下出來不出來。精壯漢子一人獨自出半弄,沿街走到一個河橋口下,鑽進了泊在那兒的一條烏篷船裡。那兩個猛男顯然是留在施家祠堂了。時尚書屋
阿德聽到那船吱吱呀呀向前搖去,突然覺得一股勁上來了,直衝腦門。他左右一看問道:「阿有種跟過去看看,不就都弄清楚了!」
「好!」金山雙手一握響應道。
「我……我頂多跟到大橋頭,超出大橋頭,我就算!」阿鐘訥訥地說。
「那現在就滾,我和阿德去。你這個孬種!」金山往地上啐了一口。
阿德貓腰閃出門洞,貼著一個個河橋口邊的屋角,看船搖過,便躲躲閃閃地向前追去。金山毫不猶豫地尾隨而去,阿鐘遲疑一下,壓低嗓子喊:「等等我呀!」而後拔腳便追。
施朝安跟着那位老家人急急地穿過一片紅楓林夾道的碎石路,直奔漁園廊橋。施朝安記得伯爵很久很久未在漁園召見過他了。一路上,他始終在緊張地思索,王伯爵會問他什麼。王憶陽的事,他同王興國統一過口徑,除非伯爵自己發現,他們決意裝聾作啞到底。時尚書屋
萬一這事瞞不住,天塌了,有高個子頂着,有王興國在呢!所以他並不擔心這事。至于在桐鎮引起公憤的那被人勒殺的倆孩子的命案,伯爵大可以問王興國的。即使是王憶陽的事還是那倆孩子的事,都無須專門將他招到漁園來!
施朝安連步走過長長的甬道,上了廊橋。但他思來想去,還是想不出伯爵招他到漁園來的原因。
廊橋雖沐數百年風雨,卻依然如故。橋廊花架滿纏紫藤,濃蔭翳翳,清靜諧和。廊橋對面,一圈黑瓦粉牆載着一系列六角形空窗,沿河高低紆迴,如游龍盤旋而去。黑森森的牆門高頂各有出相入將的磚雕分列左右,門楣中央有明代王鰲親題的「漁園」兩字。時尚書屋
黑漆大門兩側一對高大威猛目空一切的石獅,傲視着門首那條寬闊的車馬甬道。
那位老家人還未扣響門上的獅首門環,大門便吱呀一聲開了。一路上半個聲都不吭的老家人又引領施朝安下迅速穿過門廳。
老家人領施朝安穿廊過廳,七折八拐,一路上,並未遇見什麼人,就到了春熙堂。站在門口的漁園總管王四海看到施朝安進來,向他冷冷地點點頭,便走開了。王四海是王伯爵的遠親,施朝安年紀還小的時候,就記得王四海跟着伯爵做事了。他一向與這位眼睛長在額頭上的漁園總管很是生分,在桐鎮大街上碰見,也就這麼一點頭,便各走各的道。時尚書屋
施朝安覺得這位胖大的漁園總管通常比王伯爵還王伯爵。
堂屋內,清涼宜人,但陰氣凝重,幾件高大厚重的紅木傢具使整個堂屋看上去有點像座地宮。
王伯爵攏一攏一絲不苟的滿頭黑髮,放下煙槍,從臥榻一側起身。臥榻另一側坐著的中年男人則抽着紙煙,他面如重棗,但紅得有些異樣,紅中泛青,像隻鐵鏽蟹。可目光如鷹似隼般的犀利,透人心肺。
十幾天前,王興國陪着這位一臉陰沉的京城客人,對施朝安說,這位李鎮公李先生是京城內務部的,到桐鎮來辦案子,他施朝安要無條件地滿足李先生的任何要求。不過,這位李鎮公後來只是找過他幾次,摸了摸整個鎮子的情況。
桐鎮是一個重要的水路碼頭,南來北往的客商很多,也有些客邊人賃屋落腳桐鎮,李先生的注意力似乎都在新近出現在桐鎮的陌生面孔,和在桐鎮賃屋落腳年把的這一類人身上。王興國告訴過他,對李先生的事,一律不要過問。但除了前兩日,他們抓走了一個剛剛在王家祠堂路口租房子住下來的客邊人,並沒有通告他而外,只要是從鎮上帶人到望江樓去問話,李鎮公總要讓那個楊標來知會他一聲。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