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蛇怨 第 85 頁


。那倆孩子爺爺在族內的身份,再加上桐鎮的輿論民意,施朝安感到伯爵關心那倆孩子的命案,勝於其他任何案子是正常的。不過,如若真讓李鎮公插手這個案子,那是他施朝安求之不得的事,他急於想脫下這條血布衫。看到施朝安走進廳來,李
作者:胡蜂 / 頁數:(85 / 0)

那個楊標,人高馬大的,長着一張長圓形的面孔,應該是李鎮公最得力的手下。施朝安十幾年前已經過世的叔父在省城做捕頭時,楊標曾跟過他叔父一段時間,雖沒有師徒名分,但卻有師徒之實,而叔父當年還在省城鏢局做事時,他施朝安也跟叔父學過幾年拳腳,所以說起來,與楊標還有同門之誼。楊標一到桐鎮就來找他了,後來,他又陪楊標在鎮上轉悠了幾天,處得極其愉快。他倆都覺得彼此甚是投緣。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看到李鎮公在,施朝安即刻想到,是不是伯爵要李鎮公瞭解那兩個被人勒殺的小孩的案情,幫他搞定此案。王興國一說到這個案子,馬上着急上火,肝火很旺,他想那是伯爵給了王興國壓力。那倆孩子爺爺在族內的身份,再加上桐鎮的輿論民意,施朝安感到伯爵關心那倆孩子的命案,勝於其他任何案子是正常的。不過,如若真讓李鎮公插手這個案子,那是他施朝安求之不得的事,他急於想脫下這條血布衫。時尚書屋
看到施朝安走進廳來,李鎮公便起身告辭了。這讓施朝安大感意外,同時也有些失落。伯爵離座起身,親自將李鎮公送出堂屋,說話中李先生長李先生短,顯得極為尊重。
這時,一個面目清秀的女仆走進堂屋,收走了煙具。大煙,伯爵抽也可,不抽也可,一直未能成癮,這也是他引以為豪的一件事。初出道時,他開得頭一爿店,便是煙館。朝朝暮暮,來的都是親朋好友,有錢給錢,沒錢先欠着,而且王伯爵自己也常常陪聊陪抽。時尚書屋
故而這頭一宗買賣沒有維持多久,煙館便關門大吉。後來天官投軍後仗越打越多,官越做越大,伯爵的生意也水漲船高,越做越好。施朝安出任警所的警長時,伯爵已如蛟龍出水,要風得風,要雨得雨。
伯爵迴轉身來,讓他在一廂的圈椅上坐下,又吩咐下人泡上茶來。這才向他發問王莊和那兩個被人勒殺的小孩的案情。談起那倆孩子,伯爵臉色異常凝重,得知此案沒有任何進展,伯爵顯得非常失望。施朝安立馬渾身不自在起來。時尚書屋
「你說那倆孩子的命案,不像是仇殺,而應當是帶有偶然性的突發事件。」
伯爵那對黑森森的眼睛,死死地盯住施朝安。
「是的,一開始,我是這樣想的。」
施朝安垂下眼皮,不敢再看伯爵的眼睛,只是把向王興國分析過的案情又講了一遍。伯爵的臉色有所和緩,似乎認可他的分析,這讓他有點高興。但突然間,伯爵話頭一轉,問起了王瞎子一案。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那麼,那個什麼瞎子的事情,這幾天有什麼新的說法沒有?」伯爵低頭呷了口茶,眼睛從茶碗上探出來,神情顯得有幾分怪異。
施朝安心裡咯噔了一下,他沒料到伯爵會問王瞎子的事。王興國認為,殺王瞎子完全是個意外,沒人會專門要殺王瞎子這樣的人!他聽都不要聽有關王瞎子的案情,在他看來,王瞎子是完全可以忽略不計的蟲豸。
但伯爵既然問起來了,施朝安立即如實向伯爵作了彙報。不過,身上那張紙條,他沒說,對伯爵說條子的事,他覺得很可笑。他從玉珮說起,包括王瞎子老娘說的話和阿耿伯被害之間的聯繫,統統告訴了伯爵。伯爵聽到他說王瞎子和阿耿伯之死是同案犯所為,竟愣了一愣。時尚書屋
那驚愕的表情雖則是轉瞬即逝,可還是讓施朝安看見了。
王興國當着警所那麼多人囑他施朝安放下王瞎子案,全力以赴去辦倆小孩一案。王興國的做派,一直使他認為伯爵對那倆孩子的命案,極為關注。但這會兒,他意外發現其實伯爵對王瞎子命案的關心程度,竟遠遠在王莊兄弟大佬和那倆孩子的案子之上,雖然伯爵在儘力掩飾這一點。這不禁令施朝安大惑不解。時尚書屋
而他也看得出精明過人的伯爵,知道他的疑惑,可是卻不作任何解釋。這越發讓他深感困惑了。雖然,伯爵最後還是將話頭轉到王莊兄弟大佬和那倆孩子的案子上,但他吃準了,王瞎子案,是伯爵招他來漁園的唯一原因。
伯爵說著說著,突然看著大堂頂上垂掛下來的那盞碩大的紅木宮燈,陷入了沉思。
楊標突然大踏步地走進大堂,伯爵和施朝安起身向他招呼。一見楊標,施朝安的精神頭一下來了。
楊標向伯爵道:「我們李先生叫我過來看,想請施警長過去一下,不知施警長得空不?」
伯爵笑道:「我對鎮上一起案子,有些好奇,請施警長過來說說,該說的也已經說完了。請!」
於是,楊標和施朝安向伯爵告辭,一同出了大堂。走出去幾步,施朝安回頭向堂屋看去,只見伯爵仍然坐在榻上,神情有幾分恍惚的樣子。那案几上的那盞洋燈的火頭,上躥下跳,冒着一股濃濃的黑煙,發出嚯嚯嚯的聲音。
阿鐘看到那船過了鎮公所,繞開市河,繼續西行,便定心地說:「這該行了吧,他們都過了鎮公所了,可以回去了吧!」
阿德和金山睬都沒睬,仍然遠遠地跟着那艘船。
「他們要去望江樓!」阿德和金山看見他們的船進入一個河岔,同聲喊道。
「這總行了吧,都到了漁園的望江樓來了,總歸可以回去了吧?」阿鐘央求道。但阿德和金山誰也不睬他,他垂下頭來,顫顫地嘆了口氣。
有幾點朦朦朧朧的燈火在半山坡上的樓群中一眨一眨的,風大了起來,一片竹林不時地掀起一波波墨綠色的浪濤。
他們遠遠地看見那船泊在那座石板橋下,長圓形面孔和他的人押着那兩人橫七豎八地向上走去,那兩個被他們捉住的人,其中一個顯然受傷很重,大約剛纔在半弄那一跤,摔壞了。那人几乎是被他們拖着上去的。進入山門,門咣啷一聲關死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