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蛇怨 第 86 頁


竹葉發出吠吠吠的一片哨音,如風臨窗。花牆內外的那幾棵水杉在風中也抖出一片嘩啦啦的悶聲。他們三個打了個激靈,從前在附近轉悠過,確確實實聽到過狗叫聲。阿鐘連忙說,跑這兒來,衣服被狗扯得粉粉碎,不值。他又小聲地號着要回去了
作者:胡蜂 / 頁數:(86 / 0)

「再不能上,一露頭就要被人發現的。」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阿鐘伏在阿德身邊說。
望江園的院牆雖然很高,但裡外還有很多的大樹。阿德一不做二不休,來都來了,他定要看個究竟。他指指石板橋對面的石蹬道兩邊密密匝匝一路上揚的樹林,手一揮,賊頭賊腦地過了橋,然後一頭紮進了林子。金山一看,就忙不迭地衝上石板橋,阿鐘哭喪着臉,怨怨地追了過去。時尚書屋
當他們千辛萬苦地攀爬上去,跌跌撞撞從樹林中鑽出來時,臉上手上添了好幾道血口子,還一身的爛泥。
阿德和金山定定神,摘下沾在身上幾片黃竹葉,而後避開山莊正門,蹲下身沿山莊的花牆疾步走下去,想找個合適的地方翻過去。阿鐘憤憤地拖着快脫幫的鞋跟追趕着,心裡直罵這個無事生非的阿德和吃屁的金山。
「裡頭有狗的!」阿鐘對各自扶着一棵巨杉的阿德和金山肯定地說。一陣勁風過竹林,竹葉發出吠吠吠的一片哨音,如風臨窗。花牆內外的那幾棵水杉在風中也抖出一片嘩啦啦的悶聲。他們三個打了個激靈,從前在附近轉悠過,確確實實聽到過狗叫聲。時尚書屋
阿鐘連忙說,跑這兒來,衣服被狗扯得粉粉碎,不值。他又小聲地號着要回去了。
「光是狗,還好辦!」金山道。
「狗怎麼個好辦法子?」阿德始終對那兒的狗心存忌憚,但這個牛逼金山卻說狗好辦。
金山說有些野林子裡有一種長得像天門冬似的野草,鄉下管它們叫「臭魚娘」。那種草渾身綴滿蒲公英種子似的絮毛,絮毛裹着小如虱卵的種子,極黏糊,一沾上拍都拍不掉,關鍵是這臭魚娘臭氣衝天,聞一聞連隔年飯都要吐出來的。一不小心遇見這種隨風飛舞沾人一身的臭魚娘草,只要捏着鼻子對草說:「臭魚娘,臭魚娘你們家天火燒,着地爆,趕快回家去。」
於是趁臭魚娘不備,迅速逃之夭夭。時尚書屋
他說,塗在身上,任何一隻狗在這種人身上聞不出一點人味來,夜裡到由狗守着的果園瓜地去,靈得很,他屢試不爽。狗不但聞不出人味來,而且還要逃走哩,這種味沖得很,狗還害怕沾一身呢!
阿鐘像搖手鈴一樣揮動雙臂,一口否定金山的說法。
金山火了:「那阿要試試,如果靈,你咋樣?」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死掉!」阿鐘道,「要是不靈呢?」
「那我死掉!」金山毫不示弱道。
「那就走!」阿德輕輕地點點頭,手一揮。
於是,他們又鬼鬼祟祟地折回林中,分頭去找臭魚娘。他們都識得此草,而且也知道,大凡有蓖麻的地方,就會有臭魚娘。
「看哪,大家來看呀,這就是真正的臭魚娘!」金山終於在一片蓖麻叢中找到了一棵開着油菜花似的臭魚娘草,滿懷深情地說。金山說著,便撲過去,搖動草葉。
那些虱卵便全都轟的一聲沾了金山一頭一身,就這,他還捋下草葉,擰出草汁,給自己和阿德塗了滿手滿臉。阿德立時被熏得暈三倒四,過很久,他還沒習慣身上這種味道呢。阿鐘也同樣一身奇臭。
夜空黑中帶藍,依然有大團形狀怪異的雲團相互追逐着奔向天際。
他們帶著一張張綠臉蛋和一身臭氣,又回到了原來的地方。
「萬一,有狗,金山的臭魚娘又沒用,這再咋辦?」阿鐘又擔心起來。
「他媽的,扔塊石頭進去,看有沒有。」
阿德極不甘心。
「那你扔!」阿鐘在牆根下摸塊石頭遞給阿德。
阿鐘的手和石頭一樣,冰涼冰涼的。阿德看看手中的石頭,忽然也有些猶豫了,這麼冒冒失失翻過牆去,即使沒有狗,底下會出什麼事,誰也不知道。
「喲嗨,看看吧,你們兩個看看吧!」阿鐘輕叫一聲,跑到前面,壓下牆腳下的一片草。一個黑黝黝的牆洞露了出來。阿鐘學着金山的腔調,滿懷深情地說,「狗洞,這可是個真正的狗洞!」
「是呵,咱們又不能跟狗講什麼道理的,趁早開路!」金山突然又對他的臭魚娘不那麼自信了。
「笨蛋!」阿德本來要罵金山的,但看到仍在洞內掏摸的阿鐘,他就一塊兒罵開,「再這樣摸來摸去,摸出一條蛇來,就要你好看。那就回!」
阿鐘跳起身來跑回阿德身邊。阿德開臂欲將石頭用力擲進竹林裡。
忽然,兩團毛茸茸的大東西,一前一後從洞中爬出來,呼哧呼哧喘着粗氣,一屁股坐在他們前面,攔着他們的去路。
「狗!」他們仨頭髮直立地愣在那兒,每個人的聲帶好像被粘連在一處似的,含混不清地咕噥道。
顯然是臭魚娘的作用,兩條高大的東洋狗連連地打了幾個噴嚏,但它們一點也沒有要離去的樣子。這兩條東洋狗拖着長舌,眼睛在暗中閃爍着黑寶石似的光彩,狺狺地看著他們。他們知道,這會兒誰要是動一動,它們就會一躍而起,撲過來齜出牙直切喉管。
冷汗如一條條毛毛蟲,一曲一拱地從阿德腦門上爬下來。他的手掌不由自主地一陣用力,一下握到手裡那一塊石頭。阿德急中生智一抖手腕,將石頭拋入坡下的竹林裡。嘩啦一聲,兩條大犬跳起身來,冷冷地看他們一眼,頭一紮如箭矢一樣躥下坡去。時尚書屋
「上樹!」阿德倒退一步嗖的一聲飛身上樹。在這三人中,就數阿德爬樹不行,但此刻他第1個攀上樹頂,絲毫沒有什麼不便。相反,爬樹最最在行的阿鐘,卻雙腳連連打滑,半天才攀上樹來。
兩條大犬又風馳電掣地撲到樹下,因上當受騙而發出憤怒的咆哮,蹦着高往上直躥。他們由樹及牆,在窄窄的牆頭上如履平地似地向前奔走。兩條東洋犬低吠着沿牆追來,毫不放鬆。
阿德想想這樣下去根本不是辦法,再說這麼高高在上也極易被園裡的人看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