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蛇怨 第 87 頁


里嘩啦聲。這個園子比他們想象的要大出好多倍。 「上!」阿德摟着一棵水杉噌噌噌地爬了上去。阿鐘定定神率先從樹上跳到牆頭。 「還在呀,這狗日的。還有一隻等着呢,再怎麼弄呵……」阿鐘一上牆就看見一條大犬心平氣和地
作者:胡蜂 / 頁數:(87 / 0)

「先下再上,甩開這兩個狗頭。」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阿德說完,通的一聲跳下牆去,這種牆從前又不是沒跳過。但他雙膝一屈,站在地上,腳心便一麻一痛。這痛疼放電似地直達腦幹。時尚書屋
阿德眼冒金星,兩眼淚花。金山、阿鐘則撲到牆內的大樹上往下出溜,穩穩落地。
狗奔向狗洞的聲音,他們聽得清清楚楚。
院牆內東頭有一片由各條廊道連接的樓群,黑黢黢沉甸甸地展現在他們面前,使他們感到一種透不過氣來的壓迫。幾處燈光從窗前的林中漏出散散漫漫的一些光點,顯得陰森而又不祥。樓與樓之間的空地上幾棵高大的棕櫚和千瘡百孔的大湖石,隱約可辨。另有一個周邊佈滿假山的大花池,那一池荷花荷葉發出令人心驚的稀里嘩啦聲。時尚書屋
這個園子比他們想象的要大出好多倍。
「上!」阿德摟着一棵水杉噌噌噌地爬了上去。阿鐘定定神率先從樹上跳到牆頭。
「還在呀,這狗日的。還有一隻等着呢,再怎麼弄呵……」
阿鐘一上牆就看見一條大犬心平氣和地坐在牆下的樹邊,仰面定定地看著他,喉嚨裡又發出一陣壓抑的嗚嗚聲。阿鐘快哭了。
「狗日的,這是包抄呵!」金山慌張地在樹上說。
他們三個都意識到另一隻狗肯定自狗洞入園,正死命地向這兒跑過來呢!
「再下,再下,趁它還沒來!」阿德順着樹哧溜一聲滑下去。
哧啦一聲,金山的一條褲腿被樹杈扯開了,金山站在地上罵天罵地。
「去你媽的,褲子要緊,還是命要緊,還不快逃!」阿德罵道,領着他們兩個像兔子一樣地飛過樹林,繞開一大片水池湖石,向望江樓後面的園牆奔去。金山不一會兒就到了阿德前面,一條破褲腿旌旗似地向一邊飛開去。
「咱們跑得過狗?它聞得見的,不等咱們跑到牆頭,就追上來了!」阿鐘跟在後面喘道。
「閉嘴,喪門星!」金山回過身來罵道。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他們暈頭轉向地順牆跑了一截,找到幾棵大樹,又嗖嗖嗖地爬上樹去。一上牆,他們才看見,不遠處的園牆上有一扇月洞門緊鎖着,下邊是一條條通往漁園各個小園的路徑。他們定定神,弄清方向後暗暗罵聲娘。去漁園是不可能了!
他們只得跳下園牆,折回原路,向一道依山壁而築的爬山廊奔去。
他們手忙腳亂地翻過鵝頸形的廊椅,跳進彎彎曲曲的爬山廊內。
一條大犬像幽靈一樣地滑行過來,一縱身躍入廊內,截了他們的去路。他們一擰身,只見另外一條大犬也如一道黑色的閃電飛也似地從遠處奔來,攔斷他們的退路。
「媽呀!」阿德身子一軟,絶望地呼道。
兩條大犬圓睜着晶亮的眸子,齜着白牙,低沉地咆哮着,步步緊逼過來。
「喊人救命吧,抽一頓,總比被扯碎好!」阿鐘眼裡冒着淚花說。
「救……」
阿德、金山用抖得不成樣子的聲音正要呼救。
可就在這當兒,兩條大犬竟猛地掉轉身子,狺狺地騰空而起,飛出廊外向一棵棕櫚發狂撲去,然後又向林中急追而去。林中有一團淡淡的紅光一忽閃一忽閃地向前飄去。
簡直他娘的出鬼了,他們簡直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全部愣在那兒,看著兩條沒命地向前飛馳而去的大犬。
「還不逃命!」阿鐘低聲一呼,人已經躥出去一截。
他們順着爬山廊而下,發力奔向後面那道樹影幢幢的園牆。
阿德、阿鐘和金山像風一樣地刮過了石板橋,向前面沒命地奔去。這時,一條紅晃晃的綢帶,輕飄飄地從後面慢慢蕩過來,而後猶如戲水的蜻蜓般點水划過河面。
河水突然嘩啦一聲,在河面上形成一個大大的漩渦,水漸次劈開,露出了一根碩大無比的原木,半沉半浮地向河岸漂去。
阿德、阿鐘和金山氣喘吁吁,慢慢吞吞地走進通往藕河街那條仍舊有些溫熱的石板路上。阿鐘時不時地渾身一痙,短促地噴出一口氣來。心有餘悸的金山只是看阿鐘一眼,再不說什麼了。
阿德一屁股坐在一幢石庫門的石級台階上,攤手攤腳地軟倒在一邊,顯得有些脫力的樣子。阿鐘和金山也重重地把自己扔在台階上,然後着地躺平,各自重重地嘆了口長氣。
他們仨彼此一言不發地歇了好一陣,阿德才有氣無力地問躺在他腳下的阿鐘和金山:「幾點了?」
阿鐘抬頭看看漆黑一團的夜空,不是很有把握地答道:「點把鐘總有了的。」

已經有點回過神來的金山,開始看他的褲子,他寧願劃拉開他的皮肉,也不願劃拉開他的褲腿。他恨鐵不成鋼地捏弄着他的那只破褲腿,狠狠地罵了聲娘。
阿鐘滿含同情地替金山悲悲切切地嘆道:「明早一看出來,破成這樣子,再咋辦呵!」
「重新換一條,這條先藏好,問起來就說不知道。時間一長,他們自己都疑惑:咦,是不是我自己弄丟了的,啥時間丟的呢?」阿德建議道。
而阿鐘則建議金山這條破褲子藏都不用藏,乾脆直接毀屍滅跡,以絶後患。
「放狗屁,我就兩條褲子,一替一換。」
金山不屑地瞥了一眼阿德和阿鐘,憤然地說道。
這一句「放狗屁」,阿德雖然也被捎上了,但他和阿鐘一樣,也沒吱聲。放在平時,金山要這麼說,打就打。既然從望江樓逃出來了,那麼今夜最嚴重的事就是金山褲子的事了。他知道,這輪到誰頭上都一樣,毀了條褲子,那是件天塌地陷的大事兒。時尚書屋
阿德記得一次自己拎熱水瓶到老虎灶上泡完水,走在半道上,一跤跌翻了。但在倒下去的當兒,他如舉着炸葯包似地高舉着熱水瓶,寧肯自己被燙傷摔傷,也不能■了這熱水瓶。
「嗨,啥人說臭魚娘靈得很呀!」阿鐘偷笑道。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