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蛇怨 第 88 頁


娘的味道,各自向家裡走去。不過,這事,他們仨講好了,同誰都不說。夜闖漁園,不得了,了不得!漁園是啥地方,傳出去,那要招傢伙的。家裡人罵死不說,夜裡還會放他們出來? 阿鐘和金山陪阿德走到他家的弄口,就噠噠噠地向遠處自家
作者:胡蜂 / 頁數:(88 / 0)

金山這會兒顧不上阿鐘話裡有話了,他渾身一抽,撇撇嘴問阿德:「那狗是咋回事,那林子裡有啥?」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是呵,咋回事?」阿鐘困惑地坐起身來。
阿德茫然地看著黑沉沉的夜空,輕輕地搖搖頭。
「它們要麼是發現了更感興趣的目標,要麼是它們的主人發了個什麼信號,讓它們回呵!」阿鐘推測道。
阿德總覺得這冥冥之中有隻手助佑着他,他的目光越過阿鐘和金山,帶著幾分戰戰兢兢,但又極深情極溫柔地對著黑暗喃喃說道:「我們回家吧!」
「你說啥?」阿鍾不停地眨巴着眼睛,他不相信這聲音竟是從這個阿德嘴裡發出來的。阿德隨即擺擺頭,自嘲地一笑,他看看瞪着大眼盯着自己的阿鐘、金山粗聲大氣地喊道:「走,回家!」
他們仨懶洋洋地站起身來,拍打拍打身上的灰,走到河灘洗臉洗頭洗腳,然後仍帶著一股臭魚娘的味道,各自向家裡走去。不過,這事,他們仨講好了,同誰都不說。夜闖漁園,不得了,了不得!漁園是啥地方,傳出去,那要招傢伙的。家裡人罵死不說,夜裡還會放他們出來?
阿鐘和金山陪阿德走到他家的弄口,就噠噠噠地向遠處自家的屋門跑去。阿德趕緊掏出自己的鑰匙,踮腳奔向自家的後門。
咔噠一聲,門開了,阿德拔出鑰匙,鎖上門並閂上了門閂,而後用濕毛巾在身上胡亂地揩一通,便悄然上樓。父母親的房裡傳來均勻的呼吸聲,阿德高興得心都要攢在一起了,他連忙摸進自己的房間。但一進房間,他隱隱聞到了一股殘留的酒氣。
爹吃老酒了,睡死過去了,怪不得顧不上他了!阿德飛快地脫衣上床,沒撩帳子,就朝外公拜拜,而後使勁地舒展了一下身子,躺挺,他甚至沒來得及稍微想一下今夜裡所發生的一切,人一翻身,頭一歪,眼皮就粘在一處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阿德這會兒覺得腦子成了一團糨糊了,俄頃,這團糨糊被一隻無形的手攪拌起來。這時帳子外有一團紅光輕輕一閃,柔柔地落進了他屋裡的那把椅子裡。他使勁地抬抬眼皮,但他無論怎樣都沒能睜開眼睛。
從後門拐過去的那條半弄裡的幾棵楝樹,劇烈地搖擺着,攀滿了大半面牆的那些黃黃綠綠的絲瓜藤葉發出了陣陣稀里嘩啦的聲響,有不少藤葉從上面不住地往下掉。
這時有兩條人影刷地出現在弄口,一個黑影直接奔過弄口,隱沒在不遠處的一個門框檔裡。另一條人影鬼鬼祟祟地閃過後門,拐進那條半弄。他身子一縱,叉開兩腿撐開雙臂順着弄壁向上一聳一聳地爬了上去。忽然屋頂上有一股液體呈拋物綫射向了攀到牆半腰的那人頭頂。時尚書屋
但那液體几乎全被牆上的絲瓜藤葉擋住了,只有一星半點濺落在了那人的手背上。但那人立時像被灼傷了一樣,渾身一痙,便從弄壁一路滑下去,最後咚的一聲落到地上。
「啥人,這麼劈里啪啦的呵?」阿德娘被牆弄裡的動靜吵醒了,她睡意矇矓地咳嗽一聲,含混地罵道,「你這個小死屍,這麼晚才迴轉來!」
「唔?」阿德的心微微一緊,趕忙咕噥一聲。這時,他清清楚楚聽見有人從弄堂裡咚咚咚地跑過。
那團紅光輕輕一浮,離開椅子,閃向天井,彎彎繞繞地從空中飄走了。
突然,幾片屋瓦猶如落葉,從屋檐墜下,啪噠有聲地在地上碎作一攤。
阿德娘的聲音沒有一點睡意了,她划著自來火,點着洋油燈,踢踢踏踏地下樓了。她打開後門,走到半弄,用燈一照,一看滿地狼藉,便壓着嗓子,罵起人來。然後回進來,砰的一聲關上了門,而後是門閂落閂的聲音。
阿德娘端着洋油燈,路過阿德房門口時對裡頭髮恨聲道:「這麼晚才迴轉來,明早我再來請問你!」
阿德抬抬身子,奮力地睜開眼來,想對娘說句什麼,但他身子一軟,隨即又倒了下去,聽憑自己的意識向深處墜落下去。
一灣寬大湍急的水流過虹橋,便沿河道直奔大湖。這河口是桐鎮出入大湖的主流通道,虹橋頭則是收購買賣大湖水產的主碼頭,每日都有捉魚的網船彙集在此,整日都能聽到鮮魚行、鹹魚店和一些魚販子、捉魚人的喧嘩。也有捉魚人想賣個好價,將魚載到這兒,不同那些二道頭販子交易,老少婦孺直接抬盆拎桶,如洋龍會的人救火似的,直奔大橋頭。他們的赤腳在街路石上的拍打聲,鮮跳活蹦的魚兒在盆裡桶裡的潑剌剌聲響,從盆裡桶裡晃蕩出來的水,濺在地面上的吧唧聲,以及他們粗莽的大喊大叫的開道吆喝聲,匯在一起,在街弄裡造出很大的聲勢。時尚書屋
有時在這些三人行五人行的隊尾,有些個赤條條的溜光水滑的男女小把戲,他們或身背碩大的金黃葫蘆或戴着碩大的銀光閃亮的項圈,搖搖晃晃追着閙着,喊作一團,引得路人紛紛駐足觀看。
施朝安從一長溜仿如牆幕似的皂角樹後輕悄悄地向虹橋頭走去。這一長溜皂角樹上搭滿了長龍似的漁網,背後透出靜夜中泊在岸下,在水一方的一艘艘網船,朦朦朧朧的,似一幀煙雨莽蒼蒼的水墨畫。他一向很喜歡虹橋頭那種生動的氣氛,那很生活。有些一家一戶的網船,搖着划著,東一網西一網地向前走着。時尚書屋
夏日裡,常常會見船尾繩繫著的個把背個大葫蘆的不會水的小孩和羽毛潔淨的鴨子,仿如大團水草,被船拖帶向前。他尤其羡慕那些個在這兩人世界的年輕健壯的小夫妻,一櫓一篙在手,神情篤定地那麼泛舟江湖。
施朝安臨走前,伯爵才說他對王瞎子遇害充滿着好奇,但這依然不能解釋施朝安的困惑。堂堂的伯爵大人為何要如此關心一個卑微的瞎子呢,而且神情又顯得如此怪異?!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