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蛇怨 第 89 頁


望江樓出來,他問了一下楊標。 楊標不僅毫不諱言地告訴他這事,而且還將與此相關的事統統告訴了他。這兩個人是他們先抓的一個凸頭凹臉的廣東人供出來的,他的兩個手下已經在他們的住處附近盯了兩天。而那個租住在王家祠堂路口,到桐
作者:胡蜂 / 頁數:(89 / 0)

李鎮公方纔叫他過去,是楊標他們剛抓了兩個人,請他看看是否在桐鎮地面上見過這兩個人。這兩人手裡不僅有短槍,而且還在他們住處附近的一個地方,搜出了三顆德國新式水雷。這三顆威力極其強大的水雷,足以將在長江裡開來開去的任何一艘兵艦炸上天去。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從武器打扮談吐到口音長相,這兩個人絶對不像那些野天野地的大湖盜匪之類的,大湖強盜也從來不用什麼水雷!雖然這倆仁兄沒有一點口供,但絶對可以往亂黨堆裡頭推。
施朝安在桐鎮,從未見過這兩個人,他向李鎮公提供不了任何情況。但他對楊標他們怎麼會抓住這兩個人很感興趣。從望江樓出來,他問了一下楊標。
楊標不僅毫不諱言地告訴他這事,而且還將與此相關的事統統告訴了他。這兩個人是他們先抓的一個凸頭凹臉的廣東人供出來的,他的兩個手下已經在他們的住處附近盯了兩天。而那個租住在王家祠堂路口,到桐鎮不足一年的老廣僅僅是因為可疑:一個做廣式小點心,小生意的人,居然隔天就吃只鷄!
楊標事先設了伏,這兩個人剛剛從外頭乘船回到鎮上,一回到住處就落了網。
楊標說,凡是可疑之人,他們一般的做法,都是先盯梢,再犯疑,那就逮起來再說,審不出結果,便施以酷刑。他說在用刑方面,李鎮公極有章法,他有「宮廷秘方」,重刑之下,必有懦夫。而且他們有尚方寶劍,可以先斬後奏,所以沒有什麼顧忌,只要新聞紙不捅出來,就天知地知人不知,他們什麼事也沒有。
伯爵對王瞎子之死的好奇,激起了施朝安的好奇。他沒有尚方寶劍,不能沒有任何憑據,將人先逮起來再講。但他為什麼不可以蒙面一下,等事有個結果,再同人抹桌子算賬呢!
但越接近虹橋頭,施朝安越猶豫。此事一旦敗露,他在桐鎮就沒法混了。可按規矩辦,這事又不知什麼時候才能浮出水面?突然,施朝安想到這人要的還不只是兩條人命,阿耿伯的老伴哭得死去活來,死過去幾趟,現在已經困倒,只有出氣沒有進氣的分了。而王瞎子娘如今也是不吃不喝不困,終日傻坐在兒子靈堂前,看上去,日子也不多了。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再說,那賊人也委實太不把他施朝安放在眼裡,竟在他的鼻子底下,連殺王瞎子和阿耿伯兩人。這是欺侮桐鎮無人啊,呀呀呀,呸!
施朝安啥也不想了,他前後左右一瞅,脫下褂子撕開,仔細將頭臉包裹起來,將其餘的布片揣進懷裡。他緊了緊掖在腰上的槍,擎一刃在手,翻過皂角樹欄,在河灘上狂奔起來。
岳炳生的家小幾年前已在水家浜上岸落戶,他的船除了他的夥計赤卵阿四,再無他人。赤卵阿四排行老四,一家人全在虹橋頭的網船上幫工。十歲了,夏天他還光個屁股,所以被人喚作赤卵阿四。
那艘仍舊散髮着桐油味的船泊在兩條網船外側,船頭一側插着一支長竹篙,如旗杆那般招搖。那條靠岸的網船搭在河灘上的跳板,已經收了。施朝安一提氣,飛身躍上那條網船的船頭,但未等那船身游悠下沉,他腳尖一點,又上了第2條網船的艙頂,再一擰身,便輕輕地落在岳炳生船頭的艙門前。但他側耳一聽,不覺大為敗興,艙門內竟無一點聲息,再一看,艙門上掛着銅鎖一把。時尚書屋
日,他好不容易痛下這樣的決心,可這廝居然不在船上!
施朝安略一躊躇,用刀別下兩扇艙門的搭配鎖頭,一提,艙門無聲無息地開了。他矮身進入船艙。
兩條薄被縟捲成長條,整整齊齊地摞在艙底,艙內瀰漫著濃重的桐油煙草味和魚腥氣。施朝安覺得不能這麼白來一趟,搜一搜,萬一搜到點什麼與案子有關的東西來呢!一想到這裡,他看看虹橋下的點點漁火,立即點起那盞油燈,翻箱倒櫃起來。
突然,施朝安感到船身一晃,忽地向下一沉,再往上一悠,立即意識到來人了。他吹熄燈火,飛快地打開後艙門,鑽到船尾。但他剛一顯身,只聽得船頭上傳來一聲斷喝:「好你個毛賊,竟敢偷到我們船上來了!」
施朝安看見隔壁兩條船上幾個捉魚人,舞動着魚叉棍棒,沿他們自己的船舷向他這邊散開,想包抄過來,把他趕到水裡。那個手執柴刀跳上岳炳生的船頭的,一矬身,便進了前艙,咚咚咚地奔船尾而來。施朝安看看黑亮亮的河水,一縱身上了艙頂。水裡是斷斷不能去的,這些貨,個個都是浪裡白條。時尚書屋
他在艙頂上急走幾步,避過那些人頭,輕輕一躍,連過兩船,一下子就到了河灘。但他剛想過樹欄,一個捉魚人猛地起出插在船頭的長竹篙,隔船呼地掄了過來。施朝安一俯身,避過竹篙,一擰腰,側身跳過樹欄,再一點地,便挺身上岸。這時泊在周邊的網船的燈陸續亮了,船上有敲銅盆竹筒的,也有用腳使勁跺響船板的,接着便是齊聲大呼:「捉賊呵,不要叫他跑了!」
有幾個赤膊赤腳的捉魚人抄着傢伙從船頭跳上河灘,向施朝安如風一般地撲過來。第1條船上的那個漢子站在船艄上激動而又自豪地對趴在另一條船舷上的人說:「你看看,我講有賊,你還不信。我的船一動,我就覺察不對,炳生同他的夥計今夜去同福裡吃酒,講好晚點回船的,讓我留個心。喊你,你還不信,你看看!」
施朝安頭一低,躲過掄竹篙的朋友第2次向他拍來的竹篙,一矮身沿樹欄飛奔而去。那竹篙總是慢一拍,呼呼地破空敲下,勁勁地將他身後的樹枝樹葉打得啪啪啪地亂飛。那人一見對施朝安鞭長莫及了,便朗聲警告道:「下次再來,敲斷你的腳,弄殺你!」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