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蛇怨 第 90 頁


面的半拉褂子,卷巴卷巴揣進懷裡。他手摁在腰間的槍上,心想:拳腳現在又算個啥,你就是渾身本事,頂得了槍子? 施朝安的槍法,年年在縣局射擊賽中穩坐頭把交椅。 奶奶的,橫豎橫!有個捉魚人說岳炳生同他的夥計在同福裡吃酒,
作者:胡蜂 / 頁數:(90 / 0)

那幾個眼看追不上施朝安的捉魚人,紛紛停下步來,立在原地看他的身影消失在黑暗中。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觸,差一點兒偷鷄不成蝕把米!」施朝安回望虹橋頭那點點漁火,扯動嘴角,笑了。但他轉念一想,馬上又笑不出來了。如果岳炳生真是殺人兇手,這樣一來,豈不就打草驚蛇了!施朝安即刻悔青了腸子,大罵自己豬頭。怪不得他跟叔叔學藝那會兒,有一次叔叔以為他不在,就對誇讚他施朝安的一個朋友說過,他這個侄兒,除了輕功,一無是處,他的拳腳連做個
保鏢都不配,更不用說捕快了。叔叔指指施朝安的腦袋瓜講,主要這兒缺點活。
「觸,啥輕功還好,連個捉魚人都騙不過!」施朝安對自己對叔父生出幾分不滿,便一把扯下蒙面的半拉褂子,卷巴卷巴揣進懷裡。他手摁在腰間的槍上,心想:拳腳現在又算個啥,你就是渾身本事,頂得了槍子?
施朝安的槍法,年年在縣局射擊賽中穩坐頭把交椅。
奶奶的,橫豎橫!有個捉魚人說岳炳生同他的夥計在同福裡吃酒,索性趁這個狗頭還什麼都不知道,就殺到同福裡去。
施朝安決意死馬當作活馬醫,不管怎樣,也得把這個岳炳生審上一審。再這樣舉棋不定,一旦錯失良機,到時候,他施朝安將懊悔終生。
施朝安一進藕河街街口,就見一條大漢馱着一人踉蹌而來,大漢身後跟着同福裡的一個小跑堂。再一細看,那大漢竟是岳炳生的夥計赤卵阿四。同福裡的小跑堂一見施朝安,立刻奔過來苦兮兮地對施朝安說,岳炳生不行了。
赤卵阿四背上的岳炳生雙目緊閉,鼻息微弱。他一臉黑氣,口內流着涎水,微微向外耷拉的舌頭一片深藍。
「毒掌?」施朝安心裡一驚。他馬上想到了據說被蛇郎中毒掌所傷的王大毛,也是這副德性,繼而他心一緊,想到了陸子磯,「他干的!」
是同福裡的這個小跑堂發現的岳炳生,他路過後院,看到岳炳生癱在同福裡的後院牆下。他拖不動,立即跑進岳炳生包下的那間緊靠後院的房間,叫起睡得東倒西歪的赤卵阿四,讓他抬人。小跑堂和赤卵阿四到跟前那會兒,岳炳生還能口齒不清地說話哩。他說喝得酒醉糊塗,摸出去,想蹲坑拉屎,就摸到後院找地來了。時尚書屋
後院啥都沒有,連只貓都不見,不知是啥東西在他手上臉上盯了一口,立時疼得七葷八素,看啥都看不大清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趕緊送花山頭!」施朝安鬆了口氣,不知為啥,他對這個陸子磯很有些好感。現在只有他能救這個岳炳生了。看見赤卵阿四有些猶豫,他厲聲喝道:「還不快點!」
赤卵阿四掉轉頭,便向花山頭而去。本來他要把岳炳生背到王記藥局坐堂郎中家裡去的。施朝安跟在赤卵阿四和同福裡的小跑堂身後,邊跑邊為陸子磯感到慶幸,多虧這個岳炳生也被啥東西咬了一口,中毒了。這印證了他對張阿二說過的,王大毛有可能在其他地方中毒碰巧發作的話,要不然,陸子磯真還不曉得怎樣才能洗清自己呢!可他立即又想到阿耿伯,被人放蛇,毒殺滅口。時尚書屋
是不是有人也對岳炳生如法炮製呢?
「我這次……不殺人……玉呀,只要……玉……」
岳炳生突然在赤卵阿四背上,抬抬長着一頭花白短髮的方腦袋,含糊不清地嘟囔這麼一句。
赤卵阿四回問小跑堂施朝安:「說啥呢?」
「啥玉不玉的,聽不清吶!」小跑堂拍拍赤卵阿四,要他快點。若是岳炳生死了,總歸要破同福裡名氣的。
施朝安也沒聽清,他隱約聽到有岳炳生的嘟囔聲中,有個「玉」字。但就這個「玉」字,讓他欣喜若狂。他現在認定那張有關岳炳生的條子,絶對不是空穴來風。這次岳炳生被放翻,可以證明殺王瞎子和阿耿伯的,還有一個幕後兇手。時尚書屋
這個幕後兇手從那塊陰陽玉珮浮出水面那一刻起,就想讓那塊陰陽玉珮的事重新人間蒸發。玉珮身上顯然有一段見不得天日的故事,因而他不惜連殺兩人。
無論如何,岳炳生的口供是打開玉珮秘密的一把鑰匙,他必須活着!想到這裡,他一把抓着一身酒氣,步履歪斜的赤卵阿四道:「我來!」
施朝安接過已經是死重死重的岳炳生,邁開大步,向花山頭急奔而去。
陸子磯剛一迷糊,又是一陣敲門聲,半個時辰前才有人敲過門,是買藥的。陸子磯怨懟地一打開門,施朝安就背着岳炳生一頭撞了進來。陸子磯定睛一看,這警長背上的人已經是死人一個。他和爹自打雲遊四方捉蛇賣藥治蛇傷以來,被人在深更半夜拍門喊醒的事,不知遇到過多少起,但從未撞見過有人背來過死人。時尚書屋
躺在長凳上那個死人,渾身墨黑,口吐藍舌,心口泛出一點色如硃砂的圓暈。
大驚失色的陸子磯彷彿親見郝妹之女——那個紅衣女孩,一躍而起,張開大口,下嘴咬人的模樣。
「這等妖孽,留她作甚!」陸子磯重重地將洋油燈蹾在桌上,喃喃自語道。
「炳生呵炳生,你就這樣走了啊!」赤卵阿四得知岳炳生已死,不由得失聲放悲,號啕大哭起來。
這時,遠處荒野裡有一隻狗嗚哩嗚哩地低聲叫着,聲音如泣如訴,仿如孤魂冤鬼。
第9章
血 仇(1)
一扇厚重的大門咣噹一聲開了,冒闢塵慢步走出門去,身上的鞭傷都已結痂了,他直覺得渾身上下緊繃綳的。他知道那樓窗後面有雙眼睛在看他,但他頭也不抬地帶上門,順着小巷向前走去。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