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蛇怨 第 91 頁


在哪裡,只是像服侍自己的男人那樣服侍他。這使他對她又多了一分好感。 這個小女人他現在有點讀不懂了,原先他以為她只是一頭髮情的小母狗,現在看來,她並非如此簡單。在與她一起的這段日子裡,多數時間他只是一個聽眾,什麼時
作者:胡蜂 / 頁數:(91 / 0)

這次她將他接到火燒弄,又一住那麼些天,表明她已不要臉了。他出門前,她不容置疑地告訴他,他待會兒必須回來,待徹底養好傷再走。不然,她就滿世界敲鑼打鼓地去尋他。她顯然豁出去了,有辱王府門風的她,以後將如何面對她的父親王伯爵和全體桐鎮人。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這使他頭一回替她擔了一分心思。
冒闢塵決定再過一程離開這王憶陽,他不能將自己置於陸子磯這條毒蛇的眼皮之下。那日夜半在門口撞見王大毛的兩個嘍囉,讓他驚恐了很久。相比較之下,王憶陽這兒會安全得多。在這期間,她居然根本不提他在警所那檔子事,也不問他去錢家莊之前那個下午他在哪裡,只是像服侍自己的男人那樣服侍他。時尚書屋
這使他對她又多了一分好感。
這個小女人他現在有點讀不懂了,原先他以為她只是一頭髮情的小母狗,現在看來,她並非如此簡單。在與她一起的這段日子裡,多數時間他只是一個聽眾,什麼時候都是她在講話,從省城到桐鎮,再從桐鎮到省城,角角落落裡的事她都會翻出來講上一講,直講得舌頭起沙。每當她滔滔不絶地在說著什麼的時候,他不難感到她內心的一種荒涼。有時他為此而動了一點惻隱之心,因為她與他一樣也是一個孤獨者。時尚書屋
他想待他辦完這幾件大事後,再回花山頭去。
冒闢塵照例兜開了圈子,確信無人跟蹤盯梢,才又轉回到寶塔街,而後拾級走上禹積橋。
一上橋頂,一陣陣蓬勃水氣直撲面門而來,冒闢塵不覺渾身肌肉一緊,霎時如針扎般的鋭痛立即扯滿他的前胸後背。他不由得閉了閉眼睛,靜等這陣痛疼過去。那個傷科郎中前幾日來給他換藥時,帶來王瞎子被殺的那個消息,讓他氣急攻心,人暈了很久很久。對他來說,這就意味着這世上最有價值的這樣一個線索斷了。時尚書屋
同時,他又對始終隱在暗處的仇人的強勢更加擔心。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面對傷科郎中吧嗒吧嗒的兩片薄嘴唇,「當時應該滅了那男孩」的念頭,從他心裡一掠而過。但他很快開始自責自己的殘忍和墮落。如此,你同那些人渣的區別在哪裡!多少年來,正因為你恪守絶不濫殺的底線,你還是一個人。而後他告訴自己:這筆賬可以算在那個他恨不能殺千刀的警長頭上。時尚書屋
他吃不準現如今他有否引起了他的那些影子仇人的警覺,但他能吃準的是,因為這個該死的警長,他絶對受到了一些人的注意。想到這一點,他如坐針氈。他決定回頭定找個機會,宰了這個狗日的警長。
橋東有一河灣,灣裡的河埠頭邊上有一座門字形的棧橋佇立水中,一出河灣,水面在這驟然變得開闊起來,幾隻鷗鳥左右翩飛,追隨着河面上一艘張開大小帆檣的七桅大船順河而下。
桐鎮鎮中市河由西而來,出此橋,沿幾十里塘岸,一路撒歡直奔水天一色的大江。
冒闢塵想到了那個好似閒來無事、隨意走走的北方漢子,想到這一段時間,鎮上驟然多出來的那些陌生面孔和從王府開進開出的船隻,本能地感到是他苦苦等待了十多年的那個人要來了。
眼前這水這塔,那鳥那船,使冒闢塵心中平添了幾分風蕭蕭兮易水寒式的惆悵。冒闢塵別過臉去,面向河東穩穩地坐在橋頭上開始抽菸,今日是他同薄一冰約好的日子。這些年來,他跟任何人都沒說過王憶陽的事,這仁兄只知道他住花山頭。
如果他不考入省立畜牧獸醫學堂,如果他不與這個薄一冰同窗,或者薄一冰的老家不在太平鎮,那麼他的一生可能就完全是另外一種樣子了。冒闢塵常常這樣想。
薄一冰的老家就在桐鎮大江下游幾十里地外的太平鎮,冒闢塵想這恐怕是他與薄一冰最初親近起來的主要原因。冒大爹少小離家,一口的桐鎮口音,而薄一冰的口音與此地極為接近。他一走進省立畜牧獸醫學堂的宿舍時,薄一冰衝他一笑,頭一句話便是:「想來你就是『毛筆塵』。」
冒大爹一天到晚就這麼嗓門亮亮地將冒闢塵喊作毛筆塵的。時尚書屋
大爹一直喊出喊進,只要他讀書讀得上去,哪怕大爹賣短褲也要供他讀書學本事。考取這家學堂時,大爹就瞞着他賣了僅有的幾畝地,把他送到了省城。
笫二年的暑期,他架不住薄一冰三請四請,便一塊兒去了太平鎮。
此時他倆已經可以嫻熟地劁豬閹鷄並能診治牲口的常見病了,於是便走村串戶,出門去賺錢。他們幾個從鄉下考進來的同學,第1個學期一結束回到鄉下就開始這麼幹了。冒闢塵在自家的村子幹這活時,大爹顛顛地跟到東跟到西,連嘴都合不攏了。
火爐浜是離薄一冰的老家太平鎮不遠的一個小村子,那兒有不少人家都養羊。一入冬,有很多人家殺了羊便連皮帶肉地燜一鍋,再加十多種作料用文火慢慢地煨,待羊肉稀酥塌爛後便連汁帶肉地凍在一處,再切成羊糕,挑到鎮上去叫賣。火爐浜的羊羔肉噴香撲鼻,入口即化,極受歡迎,冬日裡在大江中東去西來的船工,如果吃上了這火爐浜的羊羔肉,要對人從冬天講到夏天再從夏天講到冬天的。
這是一個山清水秀的村莊,草屋蓑衣老牛,葦蕩荷塘,水邊垂柳,還有戲水的白鵝麻鴨,都給冒闢塵一種世外桃源的印象。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