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蛇怨 第 94 頁


虹橋頭船上的中途被不知名的毒物毒殺的,因而滿口金牙的同福裡老闆站在大門口,臉上綻放出一個又一個金光燦燦的笑,千恩萬謝地向他們作揖道別。 一到街上,陸子磯和施朝安便分手了,施朝安覺得事不宜遲,先去趟阿德家,然後就去找潘
作者:胡蜂 / 頁數:(94 / 0)

昨夜,他一看岳炳生手背一直到胳臂上的皮肉烏黑髮紫,且已多處潰爛開來,但無齒印,不像王大毛一圈牙印清清楚楚。如果,這死胚被汝家女兒咬傷,他在沒死之前,沒有不說出來的理由呵!這事應當同汝家女兒無關才是!但陸子磯實在看不出來,是啥東西咬了這個岳炳生一口,送了他的老命。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陸子磯向一直追隨在他們左右的同福裡老闆搖搖頭,然後用徵詢的目光看著施朝安,是不是到此為止。如今陸子磯看施朝安的眼神,顯得非常熱絡。施朝安向陸子磯點點頭,然後朝那些站在那兒看他的同福裡的人默默地點頭招呼,與陸子磯一起走出同福裡的大門。
施朝安方纔已經答應同福裡老闆,為了不砸他們的牌子,對外聲稱岳炳生是在回虹橋頭船上的中途被不知名的毒物毒殺的,因而滿口金牙的同福裡老闆站在大門口,臉上綻放出一個又一個金光燦燦的笑,千恩萬謝地向他們作揖道別。
一到街上,陸子磯和施朝安便分手了,施朝安覺得事不宜遲,先去趟阿德家,然後就去找潘百曉講的禪杖浜那個玩了一輩子玉石的方老爺子。
陸子磯飛快地抬頭挺胸地走在藕河街的街上,他覺得這街上的風,清爽而又溫情,吹在臉上身上,覺得非常舒坦受用。
岳炳生被毒殺的事,用施朝安的話來說,幫了他一個大忙。那兩個日夜看著他的王大毛的嘍囉已經撤走了。這樣看起來,爹確有他的道理,這世上有無靈蛇大可質疑。明朝蛇醫雷驁宇所謂「靈蛇毒發,不可救藥,半個時辰內立斃。時尚書屋
中毒者通體如炭,口吐藍舌,心口隱有一點硃砂」的靈蛇之毒,很可能是雷驁宇道聽途說,有關這類人中毒癥狀的記載,極可能是為其他不知名的毒物所傷,雷驁宇顯然張冠李戴了。
這下好了,岳炳生不僅還他陸子磯清白,同時也洗清了他強加在郝妹女兒身上的不白之冤。
「這世上哪有什麼神呵怪呵的,」陸子磯開始臭罵自己,「蛇人,你,神經病一個!」
此時此刻,他真想找到郝妹,對她和她的女兒說聲對不起。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陸子磯步履輕快地向花山頭走去,準備待會兒到大橋頭出攤去。
施朝安走出警所大門時,肚子嘰裡咕嚕地叫了,哼,已經到了中午吃點心的辰光了!
那個阿德家後面弄堂的牆上牆下,被整得一塌糊塗,儘是被大力扯下的斷藤殘葉。施朝安在阿德娘的注視下,牆上牆下仔細查看了半日,基本可以確定,昨夜確實有人想在此攀爬牆頭。那麼這人除了死胚岳炳生,還會有誰呢?也就是說,岳炳生極有可能在這兒被什麼毒物咬傷,跌下牆來。要不,這人夜半三更在此整出這麼大動靜,怎麼解釋呢?
但他從阿德家出來,一到街上,就撞上陶巡警,被叫回了所裡。
負責王莊案子的人反饋回來的消息不太妙,到王莊來為那兄弟大佬弔喪的一批親親眷眷因為案情沒有進展,群情激憤,說要到桐鎮,到警所來閙事。
「觸,借他們個膽子,試試!」他拍着桌子對他的手下說。但話雖這麼說,事真閙開來,傳出去,那就太難堪了。王興國也定將再會拿這說事,大做文章。他知道這個鎮長與他的難過,一則嫌他不聽話,二則覺得他低能,所以這兩年三番五次到縣局給他上眼藥,把他說得一塌糊塗,一無是處。時尚書屋
那倆孩子被殺一案,一如王莊案,也是八字沒有一撇。他的手下查出來的全是一堆鷄毛蒜皮。誰欠誰七個銅板的賭債,誰誰誰把那倆孩罩着的小兄弟胖揍一頓,結過怨。但至于殺人嗎,而且還是倆!關鍵是那倆孩子家的大人,查下來也沒有不共戴天的仇家。時尚書屋
這委實他媽媽的有點撓頭。
施朝安現在只寄希望于手裡的這塊玉珮了,他深信只要解開麒麟玉珮的謎團,那麼就能揭示桐鎮一段塵封的歷史,揭開一個驚天大案的蓋子。如果他做到了這一點,那就鹹魚翻身,就足以向叔叔,向世人證明他施朝安不是吃素的,同時也讓王興國睜開他的狗眼瞧瞧,他施朝安不是一個混吃等死之輩。
如今對施朝安來說,這世上沒有比這更有誘惑力的事了。儘管昨夜他只睡了兩個時辰,但他精神頭很足。此時他只擔心一件事:對於這塊玉珮,那個方老爺子知道得同他一樣多。那樣一來,他就得徹底歇菜了。時尚書屋
施朝安一般不在外面吃飯,店主熱情過頭是一方面,說這說那,弄得他不能定下心來吃東西,另外就是會鈔,店主如同相打,推來搡去的,每次都得他發火,才收下他的銅鈿。他不要吃白食的,警所其他人吃不吃,他管不了,但他絶不吃白食。這時他不想回家耽誤辰光,於是便轉身折進街邊一家掛着一塊「丁鴻興」招牌的麵店。這麵店他吃過幾次,店不大,很清爽相,面的味道也不錯。時尚書屋
熱氣騰騰的店裡那幾張白木胚桌邊坐滿了人,有的坐兩人的長條凳上竟坐了三個人,肘碰肘地在吃麵,到處是呼嚕嚕呼嚕嚕的吃麵聲。客滿咧!施朝安退了出來,準備換家店。一個小伙計看見施朝安,即刻奔到賬柜上去叫店主丁鴻興,丁鴻興一見施朝安,立即像風一樣地刮出賬櫃,把他扯進店來。那個極有眼色的小伙計馬上同一張臨街的只能坐兩個人的小方桌上的客人商量,能不能騰個地方。時尚書屋
那兩個好說話的客人端着麵碗,不管施朝安如何阻攔,還是同其他吃客擠一張桌子去了。
「蝦仁鮑魚雙交一碗,緊湯!」丁鴻興親自向裡頭灶間長聲吆喝道。
難為他了!施朝安向這個胖乎乎的店主看了一眼,心想。他在這兒吃麵頂多不過三四次,但這個店主居然還記得他不喜歡吃湯。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