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蛇怨 第 95 頁


子知道不,胳肢窩裡夾條袱跑鄉的那個,死掉啦,賊偷!屋裡沒有值銅鈿的貨色,賊骨頭火了,就殺人了。我剛出街,聽講虹橋頭的網船上昨夜賊偷,先往船艙裡放迷香,放倒船上人,再偷,阿凶險!」 「聽說還死掉一個人,迷香有毒,迷倒了
作者:胡蜂 / 頁數:(95 / 0)

丁鴻興被施朝安趕回賬櫃,他開始打量店裡的吃麵人。這些人顯然都不認識他,看上去全是桐鎮周邊的鄉下人。一個自以為對世事無所不知的中年男人,隔桌朝旁邊一個打着夾板的老者招呼道:「哦,交關辰光勿見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那老者舉舉打着夾板的胳膊回道:「這段辰光從柴堆上滾下來,跌斷隻手,不出街了。」

「嚯,軟組織挫傷!」那中年男人權威地說道。
被「軟組織挫傷」這樣一個術語震住了的老者連連點頭道:「是的,是的!」
施朝安瞥了那中年男人一眼,目光轉向窗外,一臉事不關己的模樣,但卻豎起耳朵,捕捉來自店內四面八方的閒話內容。
一個吃着陽春麵的中年壯漢在同另一個就着二兩肉絲麵低頭在吃酒的中年漢子攀談着。
「喔喲,這段辰光桐鎮實在不太平哦,王瞎子知道不,胳肢窩裡夾條袱跑鄉的那個,死掉啦,賊偷!屋裡沒有值銅鈿的貨色,賊骨頭火了,就殺人了。我剛出街,聽講虹橋頭的網船上昨夜賊偷,先往船艙裡放迷香,放倒船上人,再偷,阿凶險!」
「聽說還死掉一個人,迷香有毒,迷倒了,再也沒有醒過來!」
施朝安的嘴角上泛起一絲令人不易察覺的冷笑。
一個穿著草鞋的漢子,喝下最後一口麵湯,把筷子啪地扔在桌上,插進來,長嘆一聲道:「這樣下去,怎麼了得呵,這日子可再怎麼過哦!」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怎麼過?」一個青頭小伙,把褲腿捲到膝蓋上的一隻赤腳踩在長凳上,笑道,「都去做烏龜賊強盜,就可以吃香的喝辣的了。你偷我,我搶你,大家就這麼搞好了!」
施朝安特想照那個青頭小伙的扁臉上狠狠地來上一拳。這時他的面來了,他接過麵碗,重重地蹾在桌上,湯濺了一桌。丁鴻興拿了塊抹布,衝過來,動作幅度很大地抹起了桌子。丁鴻興掃了那個扁臉小伙一眼,走進賬櫃回笑道:「這麼瞎講亂講,當心捉你進去!」
扁臉小伙冷笑道:「哼,捉我進去?我們村坊上,那天天大魚大肉的主,說句難聽的,他們這些銅鈿銀子都透着一股子血腥氣。前兩年還梭條魚炒 鹹菜過個年,爺娘死,一張蘆席裹一裹,就埋掉了的,連只薄皮棺材也買不起。可這兩年,嘿,抖起來了,一桌一桌吃,兩樓兩底的新房子也造起來了。從前都是做一日吃一日的窮鬼,又沒見他們做過啥生意,這大把大把的銅鈿銀子哪裡來!啥人查過?不捉他們,捉我進去?」
施朝安猛地想起陶巡警說過的「一夜暴富,這錢物不是做賊偷來的,就是做烏龜強盜搶來的」的話。施朝安很遺憾,為什麼不讓縣局調派兩個其他鎮上警所的人來,混到這些地方,看看能不能摸到點什麼情況呢?他決定待會兒就捎信給季局長。
施朝安吃掉最後一口面,一抬頭忽然看見冒闢塵大步向這兒走來。
冒闢塵遠遠地看見施朝安也在這兒吃麵,不覺有些意外,也有些忌諱。他常在這兒吃麵,王莊那一雙寶貨兄弟他就是月前才在這爿麵店聽來的。
當年小連莊那個該死的老頭說到他們十幾個人中間有一對雙胞胎兄弟時,他覺得這倆兄弟應當比其他人更容易找到。十多年過去了,他一五一十地把其他十幾個賊人死胚都送到該去的地方去了,這中間有的人原本就在環大湖的鄰鎮落腳,有的盆滿鉢滿後遷出震湖縣,搬到外縣去了,可還是被他揪出洞來。但他卻始終沒有覓到這倆兄弟的蹤影。
有的大湖強盜不僅搶劫殺人時蒙面,就是同生共死,彼此做過幾票「生意」的,不知對方姓甚名誰、家住何方的也多得是。聚在一起,他們也常以諢號相稱,絶少有知根知底的。這對雙胞胎兄弟的諢名就叫黑白無常,黑兄白弟。冒闢塵就知道這麼多。時尚書屋
那日,王莊一個販豬人,灌了瓶老白幹下去,說到了那黑大佬的家主婆,雪白粉嫩,奶是奶,腿是腿,若能讓他睡一夜,他死起來口眼就閉了。
聽到這黑白兄弟大佬的消息後,冒闢塵第2天就去了王莊,但連這兄弟大佬的人影也沒見着。明的暗的,冒闢塵連去幾回,可回回撲空。那天,他覺得是老天爺眷顧於他冒闢塵,才讓他在虹橋頭撞上了這黑白無常兄弟。那大佬喝得摔來倒去,靠在悶聲不響,但殺氣騰騰的兄弟身上,神氣活現地叫嚷着要僱船。時尚書屋
「誰……去王莊,船錢翻番,大爺有銀子!」那大佬擎着滿滿噹噹的錢袋,將袋裏的袁大頭抖得嘩嘩響。
牙關咬得鐵緊的冒闢塵站在橋上,他分明看到這倆兄弟的額角上寫了個「死」字。
那日,他已不指望能從這兄弟大佬那兒得到他們劫來的任何一樣東西了,但沒想到得來全不費功夫,這倆死胚竟會打包恭候。活幹得非常順手稱心,唯一遺憾的是,看到這雙胞胎兄弟家要搬場,他便不等天黑就不顧一切地下手了。未能審上一審,也沒來得及告訴這倆殺胚,他是誰。
那個一副倒霉德性的大佬步出白場,走到稻柴垛後掏出老二,正要行事,他一聲「黑無常」,那傢伙應一聲,他披一身稻柴,一躍而起,一刀封喉。
不過,審不審,也就那麼回事,按以往的經驗,這對雙胞胎兄弟應當和那些殺胚一樣,不可能比黑龍潭的龍頭大哥——連大林知道得更多。
冒闢塵一向清楚,這類面飯店茶館店小酒店,還有汰浴的混堂之類的地方,也是這些個各類雜七雜八信息交匯的地方。他已不止一次地在這些地方掘出過有價值的線索來了。
這時施朝安的目光定定地落在了他身上,冒闢塵毫不示弱地回望過去。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