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蛇怨 第 96 頁


家吃過點心到學堂的學生。 「又去看啥西洋鏡,這樣熱閙?」施朝安向一個回頭對他點頭致意的瘦小男子大聲地問道。 瘦小男子身子一痙一痙地向前衝着,他也高聲大氣地對施朝安道:「看殺蛇,高申他們又殺大蛇!」 「快點走呢
作者:胡蜂 / 頁數:(96 / 0)

四目膠着片刻,施朝安隱隱感到一股殺氣撲面而來,不覺微微地眨了眨眼。但就在這當兒,冒闢塵已轉身離去,向一家餛飩店走去。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冒闢塵的那種眼神激怒了施朝安,他起身離座,輕輕地將銅鈿放在桌上,但這個動作顯得很刻意。店主丁鴻興顯然知道他的脾氣,也就沒有過來客氣,只是走出賬櫃賠笑相送。
施朝安走在街上還在想冒闢塵向他看過來的目光,哼,怎麼說,也算是個吃軟飯的主!施朝安覺得也可以暗中派人盯這個牛郎中的梢,如楊標他們那樣,把人先監視起來,看看這人一天到晚在做什麼。這個人看起來怪怪的,身上真有那麼股邪勁,三十多歲了,也不討家主婆,孤身一人在桐鎮一獃就是十幾年,究竟是咋回事?盯他的梢,摸摸他的底牌,可以!
一群人呼朋引類地從施朝安身後擁過,其中還有幾個回家吃過點心到學堂的學生。
「又去看啥西洋鏡,這樣熱閙?」施朝安向一個回頭對他點頭致意的瘦小男子大聲地問道。
瘦小男子身子一痙一痙地向前衝着,他也高聲大氣地對施朝安道:「看殺蛇,高申他們又殺大蛇!」
「快點走呢,大蛇肉頭結實,聽講可有吃頭了。去晚了,就賣個精光了!」一個蓬頭散髮的婦人,一邊疾走,一邊招呼另一個步履蹣跚的小腳老太太。
「那你等等我吶,光曉得催命一樣地催!」小腳老太太怨怨地喊道。
「哼,一天到晚,就知道吃,全是吃客!」施朝安對桐鎮人三句話不離吃,鄙視至極。
前面有個身着大紅衣褲的女孩逆人流而來,一臉淒惻絶望的神情,見了叫人不免有幾分垂憐。施朝安想起來了,這幾日,他在高申蛇行那兒見過她好幾次了。他不知道她小小年紀,為何要這樣傷心,為何整日價是一副要落淚的樣子。
施朝安看著走過來的紅衣女孩,柔聲問道:「小姑娘,幹嗎不開心,姆媽打呵!」
紅衣女孩冰冰冷地搖搖頭,過去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你是誰家的孩子呀?」施朝安又追問了一句,但那女孩既不回頭,也不吱聲,就那麼喪魂落魄地飄走了。
施朝安無趣地看看天色,然後快步向鎮西南的禪杖浜走去。
一縷月光,從倉房壁頂的一扇扇木柵欄窗口刷進來,四處的竹器家什和地面上一片銀色清暉。
康伯伯掃完地,倒拖着掃帚去熄掉倉房裡的幾盞燈,而後走到耳房門口,笨拙地摘下皮圍裙掛在房門口的大釘上,門邊的兩塊門板上,釘着兩張蠟黃的大蛇皮。康伯伯向那張新新鮮鮮的雌蛇的蛇皮看了一眼,語焉不詳地長嘆一聲「苦煞」!便咿呀一聲推開門來,僵直着身子,一腳跨進門裡。
剛剛安靜下來的蛇,突然在一隻隻竹箱中焦躁不安地游動了起來,其中一條杯口大小的黑蛇在游動中始終抬着那一雙獃滯的玻璃球似的眼珠,定定地注視着對面牆上那木柵欄窗,它那潤滑見光的額頭上帶著的那塊白斑在暗中閃閃爍爍。
康伯伯又回身立在門口,眼睛在倉房裡掃一圈。這時一道紅光,從木柵欄窗口飄然而下。康伯伯心頭咚的一聲,他定定神又仔仔細細看一圈,什麼也沒看見。
「老眼昏花,老眼昏花啊!」康伯伯用
京劇唱腔,念叨着,跨入耳房,然後關死房門,脫衣躺下。他摸出枕邊的酒瓶一氣連灌幾口,咂咂嘴說:「一天又過去哉!」他心滿意足地睡了。
遠遠近近的鷄鳴聲啼成一片,康伯伯一個激靈坐起來,心裡一片慌亂。蛇行外傳來陣陣低聲抱怨。晚了,晚了呀!平時這會兒,他早就敞開大門,把要出賣的蛇籠搬到門外的牆根下摞好,等那幾個殺蛇賣肉的夥計來開張。
「碰着個困鬼了!」康伯伯飛快穿好衣衫,耷拉兩腳去探鞋時,一下子瞧見一條碧綠如玉的小青蛇盤臥在門檻下酣睡。
「天哪!」康伯伯看見一條竹葉青在那,眼睛便直了。
竹葉青醒了,懵懵懂懂看康伯伯一眼,從容不迫地遊走了。康伯伯三步並作兩步拉開門,衝入倉房。倉房內靜寂無聲,一摞摞一排排竹籠竹簍的門戶洞開,裡頭空空如也。那條小青蛇在倉房中央兜個圈子,不疾不徐地鑽出陽溝,一甩尾巴就消失了。時尚書屋
「我的娘親呀!」康伯伯拍手拍腳地號哭起來。
晨曦將一片此起彼伏的老宅塗成曖昧的灰白,在這一片老宅中有一幢牆瓦顏色簇新的小樓,仿如一個抬頭挺胸的洋裝闊少睥睨着一群衣衫襤褸的鄉人。樓門前有一個頭髮花白的老人在掃地,他的長柄竹掃帚在地上有力的劃拉聲,在清晨的空氣中傳得很遠。這是高申一年前剛起的三進兩樓兩底的新宅院。
雪白滾壯的桂娘在床上一個大翻身,將臉轉向高申。她是高申新近討進門來的
新娘子,是縣上春滿坊的一個窯姐。用高申自己的話來說,那點新頭還沒過去,所以這一階段他就天天晚上在桂娘房裡睡。桂娘轉身過後,欲待再次睡去,但她忽然感到男人似乎在她的耳廓邊吹氣,於是就閉着眼睛用手輕輕去推高申,可手指卻觸及一片滑膩冰潤的皮膚,她當下一驚,睜開眼睛。
兩條小王錦蛇從高申的嘴裡向她探出半截身子,呈乙字形上下舞動着。高申渾身烏青,圓睜雙目,一臉猙獰。他的七竅沾滿了墨黑的血塊,一包小蛇從他的綻裂的腹腔裡拱進拱出。
桂娘發出一聲尖鋭的絶叫,連滾帶爬地衝出門去。
天大亮了,但王興國房間裡仍燃着幾盞洋燈,他光着上身,坐在雕花大床上,眼睛直勾勾地看著張阿二,一句話也沒有。高申同他的倆夥計,竟被蛇毒殺!他有點蒙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廣告&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