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幻中游 第 2 頁


峻峰來到跟前,側耳一聽,卻說的是劉全進瓜,翠蓮還魂一回。峻峰自思道:「無稽之談,殊覺厭聽。」往前走去,到了琉璃場前。心中觸道:“這是天師府舊第,昔日天師在京,此地何等熱閙?目今天師
作者:待考 / 頁數:(2 / 29)

峻峰來到跟前,側耳一聽,卻說的是劉全進瓜,翠蓮還魂一回。峻峰自思道:「無稽之談,殊覺厭聽。」往前走去,到了琉璃場前。心中觸道:“這是天師府舊第,昔日天師在京,此地何等熱閙?目今天師歸山,落得這般蒼涼。時尚書屋

天運有升沉,人事有盛衰。即此可以想見一班。“憑弔了一會,嗟嘆了幾聲。遂口詠七言律一首,以舒慨云:
景物變遷誠靡常,結廬何須飾雕樑。時尚書屋
阿房雖美宮終焚,銅雀空名台已荒。時尚書屋
舞館歌樓今安在?頽垣碎瓦徒堪傷!
古來不乏名勝地,難免後人作戰場。時尚書屋
詩才詠完,回頭看時,路旁一人,手拿舊書一部,插草出賣。要過來看,乃是《牡丹庭記》。峻峰想道:「此書是四大傳奇之一,系湯玉茗所作。我卻未曾看過。時尚書屋
店中悶坐無聊,何不買來一看,以當消遣。」因問道:「這書你要多少錢?」那人答道:「要錢四百文。」峻峰道:「這書紙板雖好,卻不甚新鮮了。從來殘物不過半價,給你二百錢罷。」
那人道:「還求太爺高升。」峻峰喜其說話吉利,便道:「既要看書,何得惜錢。」叫來喜接過書來,付與他錢二百五十文。那人得錢欣然而去。時尚書屋
峻峰迴到店中,吃了晚飯。叫來喜點起燭來,把這書放在桌上。從頭看起,初看《驚夢離魂》以及《冥判》諸出,見其曲詞雅倩,集唐工穩,幽思奧想,別有洞天。極口稱道:「玉茗公真才人也!」及看到《開墓還魂》一出,鼓掌大笑道:「人氣聚則生,氣散則死。時尚書屋
死生者人之所必不免也。死而復生,那有此理?」伯有作歷,申生見巫,韓退之猶以為左氏浮誇,無足取信。湯玉茗才學名世,何故造此誕漫不經之語,惶惑後人也。疑鬼疑神,學人大病。時尚書屋
家有讀書子弟,切不可令見此書,以蕩其心。”遂叫來喜就燭上一火焚之。峻峰在京候驗不題。時尚書屋

但未知蕙郎與夫人在家如何?再看下回分解
第02回

幼神童一相定終身

卻說蕙郎在家,自他父親上京去後,逐日不離書房,功夫愈加純正。母親竺氏亦時常查考,凡平日讀過的書籍,從新溫了一遍。每逢三八會期,求他母親命題一道,作文一篇。非迎送賓客,足跡並不到大門。時尚書屋
如是者,兩月有餘。一日,偶到門前,見街上走路的,這個說呂公在世,那個說陳摶復生。唧唧噥噥,三五成群,一直往東去了。蕙郎問趙才道:「這是為何?互相稱獎。」
趙才答道:「十字街口東,有個相面先生,說他系雲南大理府人,姓曹名奇,道號通玄子。一名曹半仙。他的相法,是從天台山得來的。相的委實與眾不同,因此鬨動了一城人。時尚書屋
大相公何不也去相相呢!」蕙郎道:「我去是要去,倘或太太找我,你說上對門王相公家講書去了。」趙才應道:「曉得。」
蕙郎出了大門,往東直走。又轉過兩道小巷,抬頭一看,已是寓首了。但見口東路北,一簇人圍着個相士。裡三層,外三層,擁擠不動。時尚書屋
蕙郎到了跟前,並不能鑽入人空裡去,只得在外邊靜聽。聞其指示詳細,評斷決絶,心中已暗暗稱奇。適值相士出來小解,看見蕙郎便驚道:「相公也是來相面的嗎?」蕙郎答道:「正是。」相士道:「好個出奇的貴相!」蕙郎道:「小生陋貌俗態,有何奇貴?先生莫非過獎了。」
相士道:「良驥空群,自應詫目,豈是過獎。相公真要相時,今日天色已晚,一時相不仔細。明日飯後,在敝寓專等,肯賜光否?」蕙郎道:「既是如此,明日定來請教。但不知先生寓在何處?」相士道:「從這條街上東去,見一個小衚衕,往北直走,走到盡北頭,向東一拐,又是一條東西街,名為賢孝坊。時尚書屋
從西頭往東數,路北第5家,就是敝寓。門口有招牌可認。」蕙郎道:「我明日定去領教,但恐先生不在家,被人請去。」相士道:「一言約定,決不相欺。」
蕙郎作別而去。相士也收拾了壇場,去回寓所。時尚書屋
卻說蕙郎回到家中,步進書房。適趙才送茶到此,蕙郎問道:「太太曾找我麼?」趙才答道:「不曾。請問大相公,曾叫他相過否?」蕙郎道:「這人真正相的好,但今日時候迫促,相不仔細,說定明日在下處等我。我稟知太太,明日飯後,一定要去的。」
蕙郎把相面一事擱在心頭,通夜並沒睡着。次早起來,向母親竺氏道:「今日天氣晴明,孩兒久困書房,甚是疲倦,意欲出去走走。街上有個相士,相的出奇,還要求他給相相。孩兒不敢擅去,特來稟知母親。」
夫人道:「這我卻不禁止,你但出去,務要早回,我才放心。」蕙郎答道:「孩兒也不敢在外久住,毋煩母親囑咐。」用過早飯,封了五錢銀子,藏在袖內。並不跟人,出門徑往賢孝坊去了。時尚書屋
蕙郎一來,這正是:
展開奇書觀異相,鼓動鐵舌斷英才。時尚書屋
蕙郎到了這街西頭,向東一望,路北第5家門口,果然有個招牌,上寫「通玄子寓處」五字。蕙郎走到門前,叫道:「曹先生在家麼?」內有一小廝應道:「現在。」蕙郎走進大門。往西一拐,又有個朝南的小門。時尚書屋
進了這門,迎門是一池竹子。竹子旁邊,有兩株老梅,前面放著許多的花盆。轉過池北是三間堂房,前出一廈,甚是乾淨。往裡一看,後檐上放著一張條桌,上面擺着三事。時尚書屋
前邊八仙桌一張,擱着幾本相書,放著文房四寶。牆上掛一橫匾,寫道:「法宗希夷」四字。旁邊貼一對聯,上寫道:
心頭有鑒斷明天下休咎事,
眼底無花觀遍域中往來人。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