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幻中游 第 9 頁


詩已題完,千思萬想,總是無路。長嘆道:「這等薄命,卻不如早死為妙。」遂取了一根帶子,拴在門上闌上。正伸頭時,忽見觀音老母,左有金童,右有玉女,祥雲靄靄,從空而降。把帶子一把扯斷
作者:待考 / 頁數:(9 / 29)

詩已題完,千思萬想,總是無路。長嘆道:「這等薄命,卻不如早死為妙。」遂取了一根帶子,拴在門上闌上。正伸頭時,忽見觀音老母,左有金童,右有玉女,祥雲靄靄,從空而降。時尚書屋

把帶子一把扯斷,叫道:「石娘子,為何起此短見?只因石生的魔障未消,你的厄期未過。所以目下夫妻拆散。你的富貴榮華全在後半世哩。我教你兩句要言:作尼莫犯比丘戎,遇僧須念彌陀經。時尚書屋
這兩句話就可以全你的名節,保你的性命。切記勿忘。外有藥面一包,到萬難解脫時,你把這藥,向那人面上灑去。你好逃生。」
翠容一一記清了。正要說話,那菩薩已騰空去了。翠容起來看時,桌上果有藥一包。上寫「催命丹」三字。時尚書屋
仍舊包好,帶在身邊。出來焚香拜謝一番,方纔回房。不題。時尚書屋
卻說王詮又生一計,使錢買着縣裡的衙役,拿着一張假文來向翠容道:「石公子已經亡故,河工還未修完。現有長安縣的關文,叫家裡人去修完河工,以便收屍。翠容不知是計,認以為真,痛哭了一場。對差人道:“我家裡實沒人來領屍,煩公差大哥回稟縣上老爺,給轉一路回去罷。」
差人道:「這也使的,但須有些使費。」翠容把首飾等物,當了幾兩銀子交與差人拿去。差人回向王詮道:「房小姐認真石公子是死了。」住了些時,王詮着人來題媒,翠容不允。時尚書屋
後又叫家人來討債,翠容答道:「我是一個女人,那有銀子還債。」王詮又行賄縣公,求替他追比這宗賬目。這羅田縣知縣,姓錢名為黨。是個利徒,就差了原差,飛簽火票,立拿房氏當堂回話。時尚書屋
差人朝夕門口喊叫,房翠容那敢出頭。誰料禍不單行,房應魁做守備時,有一宗打造的銀子,私自使訖,並未奏銷清楚。上憲查出,聞其已死,行文着本縣代為變產填補虧空。遂把他的宅子盡封去了。時尚書屋
翠容只得賃了兩間房子,在裏邊安身。時尚書屋
王詮見翠容落得這般苦楚,又託了他的一個姨娘姓毛,原是房家的緊鄰。來向翠容細勸道:「你是少年婦人,如何能打官司?又沒銀子給他,萬一出官,體面安在?依我看來,你這等無依無靠,不如嫁了他為妥。到了他家,那王詮斷不輕賤看你。」翠容轉想道:「菩薩囑付的言語,或者到了他家能報我仇,也未可知。」
遂假應道:「我到了這般田地,也無可奈何了。任憑王家擺佈罷。」毛氏得了這個口角,就回信給王詮。次日,王詮就着他姨娘送過二十兩銀子來,叫翠容打整身面。時尚書屋

怕他夫人不准,擇了一個好日子,把房翠容娶在另一處宅子上去。這正是:
真心要赴陽台會,卻成南柯夢一場。時尚書屋
話說王詮到了晚間進房,把翠容仔細一看,真是十分美貌。走近前來,意欲相調。翠容正色止住道:「我有話先向你說知,我丈夫石生,與你何等相與。定要娶我,友誼安在?且我母親與你何仇,暗地着人治死?」王詮道:「你我已成夫婦,往事不必再提。」
翠容道:「咱二人實系仇家,何得不思雪夙恨。」遂把那藥面拿在手中,向王詮臉上一灑。那王詮哎喲一聲,當即倒地而死。翠容見王詮已死,打開頭面箱子。時尚書屋
把上好的金珠,包了一個包袱。約值千金,藏在懷中。開了房門,要望路而走。忽然就地颳起一陣大風,把翠容刮在半虛空裡,飄飄蕩蕩,覺着刮了有兩三千里,方纔落下。時尚書屋
風氣漸息,天色已明。抬頭看時,卻是觀音堂一座。時尚書屋
進內一看,前邊一座大殿,是塑的佛爺。轉入後殿,裡面是觀音菩薩。盡後邊才是禪堂。從禪堂裡走出一個老尼來,年近七旬。時尚書屋
問道:「女菩薩,你是從何處來的?」房翠容答道:「妾是黃州府羅田縣人。丈夫姓石,今夜被狂風颳來的。不知這是什麼去處?離羅田縣有多少路程?」老尼道:「這是四川成都府城西,離城三里地。此去黃州,約有兩千多路。」
翠容道:「奴家既到這裡,斷難一時回家了。情願給師傅做徒弟罷。」老尼道:「我比丘家有五戒,守得這五戒,才可出的家。」翠容問道:「是那五戒?」老尼道:「目不視邪色,耳不聽邪聲,口不出邪言,足不走邪徑,心不起邪念。」
翠容道:「這五件,我都守得住。」老尼道:「你能如此,我給你閒房一座住着。各自起火,早晚不過替我掃掃殿,燒燒香。除此以外,並無別事派你了。時尚書屋
若是願意,你就住下。」翠容道:「這卻甚好。」遂拜老尼為師。折變了些首飾,以此渡日。時尚書屋
翠容想道:「菩薩說,『作尼莫犯比丘戒』這句我明白了。『遇僧須念彌陀經』,僧者,佛也。」就一日兩次,來佛殿前焚香禱祝。不題。時尚書屋
房翠容在外莫說。時尚書屋
但不知茂蘭回來如何?再聽下回分解
第07回

窮秀才故入陰魔障

話說石茂蘭看守河工三年,方纔回家。進的城來,無處投奔。只得先往岳丈家去看看。到了房宅門口,見物是人非。時尚書屋
甚是驚異,打聽旁人說:「房守備夫婦俱沒了。他家小姐被王詮設法娶去。王詮已死,房小姐並不知歸往何處去了。這宅子是奉官變賣填補虧空了。」
茂蘭聞說,大驚失色。回想:「不聽翠容之言,所以致有今日。」暗地裡痛哭一場。前瞻後顧,無處紮腳。時尚書屋
遂投城外客店裡宿下。反覆思想,欲還在此處住罷,這等落寞難見親朋。不如暫往襄陽,以便再尋生路。店裡歇了一夜,次早就往襄陽府去了。時尚書屋
到得襄陽,見那城郭宏整,人煙輻湊。居然又是個府會,比黃州更覺熱閙。落到店中,歇了兩日。買了些紙來,畫了幾張條山,寫了幾幅手卷。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