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狄青演義 第 21 頁


卻說兵部迎接的王爺,第1位潞花王趙壁;第2位汝南王鄭印,是鄭恩之子;第3位勇平王高瓊,高懷德之子;第4位靜山王呼延顯,呼延贊之子;第5位東平王曹偉,曹彬之子。此五位王爺,除了潞花王
作者:待考 / 頁數:(21 / 131)

卻說兵部迎接的王爺,第1位潞花王趙壁;第2位汝南王鄭印,是鄭恩之子;第3位勇平王高瓊,高懷德之子;第4位靜山王呼延顯,呼延贊之子;第5位東平王曹偉,曹彬之子。此五位王爺,除了潞花王一人,皆在七旬以外,在少年時,皆是馬上功名,故今還來看軍人操演。時尚書屋

當下五人徐徐而至,許多文武官員伺候兩邊,林貴悄悄將狄青肩背一拍,狄青便高聲大喊:「千歲王爺冤枉,救命呵!」一連三聲,孫兵部獃了一獃。有四位王爺不甚管閒賬的,只有汝南王鄭印,好查察軍情,問:「甚麼人喊叫?左右速速查來!」當下孫兵部低頭不語,接了五位王爺坐下,一同開言問道:「孫兵部,因何此時尚未開操?」孫秀道:「啟上眾位千歲,因有步卒一名,在正對公位的粉壁上胡亂題詩戲侮,將他查明正法,故而還未開操。」鄭王爺間道:「詩句在哪裡?」孫秀道:「現在對壁上。」汝南王踱上前去,將詩詞一看,思量這幾句詩詞,也不過自稱高才,求人薦用之意,並非犯了什麼軍法。時尚書屋
想孫秀這奸賊,又要屈害軍人,本藩偏要救脫此人。既踱回坐下。早有軍兵稟覆:「千歲,小人奉命查得叫屈之人,乃是一名步兵,姓狄名青。」王爺吩咐帶他進來,汝南王呼道:「孫兵部,此乃一軍卒無知偶犯,且姑饒他便了,何以定要將他斬首?」孫秀呼聲:「老千歲,這是下官按軍法而行,理該處斬的。」
千歲冷笑道:「按什麼軍法?只恐有些仇怨是真。」一言未了,帶上狄青,捆綁得牢牢的跪下,王爺吩咐:「放了綁,穿上衣。」狄青連連叩首,謝過千歲活命之恩。王爺道:「你名狄青麼?」狄青俯伏稱是。時尚書屋
王爺又問:「你犯了什麼軍法?」狄青道:「啟稟千歲,小人並未犯軍法,只為壁上偶題詩句,便乾孫大人之怒,要立時處斬。」鄭千歲聽了,點頭言道:「你既充兵役,便知軍法,今日原算狂妄。孫兵部,本藩今日好意,且饒恕他如何?」孫秀道:「狄青身當兵役,豈不知軍法厲害,擅敢如此不法,若不執法處斬,便于軍法有乖了。」王爺冷笑道:「你言雖有理,只算本藩今日討個情,饒恕於他吧。」
孫秀道:「千歲的鈞旨,下官原不敢違逆,但狄青如此狂妄,輕視軍法,若不處決,則千萬之眾,將來難以處管了。」鄭千歲道:「你必要處斬他麼?本藩偏要釋放他。」
一旁激惱了靜山王道:「孫兵部,你太不情了!縱使狄青犯了軍法,鄭千歲在此討饒,也該依他的。」四位王爺不約同心,一齊要救困扶危,你言我語,只弄得孫秀啞口無言,發紅滿面。深恨五人來此,殺不成狄青,又不好收科,只得氣悶悶的言道:「既蒙各位千歲的鈞旨,下官也不敢復講了。但死罪既饒,活罪難免。」

汝南王道:「據你說便怎麼樣?」孫秀道:「打他四十軍棍,以免有礙軍規。」鄭千歲道:「既饒他死罪,又何苦定打他四十棍,且責他十棍也罷。」
二人爭執多時,孫秀皆以軍法為言,眾位王爺覺得厭煩了,勇平王大言道:「若論軍兵犯了些小軍律,念他初次,可以從寬概免。如責他四十棍,也過于狠毒,也罷,且打他二十棍,好待孫兵部心頭略遂,不許復多言了。」孫秀聽了大慚,不敢再辭,即離了坐位,悄悄吩咐范總兵用藥棍,范總兵應允。原來孫秀平日間製造成藥棍,倘不喜歡其人,或冒犯於他,便用此藥棍。時尚書屋
打了二十棍,七八天之內,就要兩腿腐爛,毒氣攻于五臟,就嗚呼哀哉了。打四十棍對日死,打三十棍三日亡,打二十棍不出十天外,打十棍不出一月,也就要死的。時尚書屋
范總兵當日領命將藥棍拿到,按下小英雄一連打了二十棍,痛得好厲害。打畢,稟上千歲,已將狄青打完了繳令。王爺命且放他起來。孫秀吩咐:「除了他名,拈他出去!」然後發令人馬操演。時尚書屋
此日金鼓齊鳴,教場中閙熱操演,只有狄青被藥棍打了二十,苦痛難忍,血水淋漓,真覺可憫,出了教場而去。時尚書屋
不知狄青性命如何,且看下回分解。時尚書屋
第10回
 受傷豪傑求醫急 濟世高僧贈藥良
慢言教場中操演軍馬,卻說狄青被藥棍打了二十,痛楚難當,雖是英雄猛漢強健之軀,也難忍此疼痛。一程出了教場,連心胸裡也隱痛起來,可憐一路慢行遲步,思思想想,暗道:這孫兵部好生奇怪!吾與他並非冤仇,為何將我如此欺凌?若無千歲解救,必然一命嗚呼了。想我狄青,年方二八,指望得些功勞,為國家出力,以繼先人武烈,豈知時命不齊,運多鈍賽,受此欺凌。但想孫秀,你非為國家求賢之輩,枉食厚祿,職司兵權,倘我狄青日後得有寸進,不報此怨,誓不立於朝堂。時尚書屋
當下鮮血淋漓,不住滴流,猶如刀割一般,走了半裡之遙,實欲走回周成店中。不想痛得挨走不動,不覺行至一座廟堂,不曉是何神聖,只得挨踱進店中,權且在丹墀上臥下歇息。呼喘叫痛之餘,約有半個時辰,來了一位本廟司祝老人,定睛一看,動問道:「你是何人?睡臥于此。」狄青道:「吾乃城守營林老爺手下兵役,因被孫兵部責打二十棍,兩腿疼痛,難以行走,故于此處歇止片時。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