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巧聯珠 第 11 頁


店主人見聞生進來,就把他上下看了又看,替他搬了行李,送在一間乾淨客房安歇。到了晚間,就問道:「相公可要請一位大姐麼?我們這裡許一娘、王素素、孟若蘭都是極有名的,相公可要請一個來?」
作者:煙霞逸士  / 頁數:(11 / 37)

店主人見聞生進來,就把他上下看了又看,替他搬了行李,送在一間乾淨客房安歇。到了晚間,就問道:「相公可要請一位大姐麼?我們這裡許一娘、王素素、孟若蘭都是極有名的,相公可要請一個來?」聞生搖頭道:「不要。」店主人道:「既然相公不要,我們這裡埂子上是極好玩的,相公用了晚飯,去步月如何?」聞生想道:「我聞揚州女色馳名天下,今既到此,就去看看也好,況且月色甚佳。」就叫燕喜跟了,步到埂子上來。時尚書屋

只見家家門首掛着幾盞紅燈,燈下站着些女子,也有一個的、也有兩個的,都是喬模喬樣。但見:
笑語盈階,香風指面。朦朧月下遠看,個個西施親切;燈前近視,人人嫫母。面涂鉛粉,好似廟裡泥人;嘴點胭脂,酷似屠家豬舌。手搖團扇,人前扭捏假風流;鬢插蘭花,門前低眉留顧盼。時尚書屋
莫言國色天香,都是油頭粉面。
聞生見了道:「聞名不如見面。向聞揚州妓女,今不道如此!看了污目,快回去罷。但可笑天下的往往着魔。」只見那些妓女,見一個少年相公,又穿得衣裳齊楚,就如蒼蠅見血的一般。時尚書屋
也有扯他的,也有扭他的,也有道「相公吃茶去」的,也有道「請舍下坐坐」的……,醜態萬狀。聞生見了,又好氣,又好笑,急急回店中來。心中有事,一夜無眠。
次日絶早起來,又到碼頭上問了一番,並無影響。悶悶不樂,心下想道:「我當初只謂功名之事,如今又添了這段姻緣,小姐雖然說明,老方如何曉得其中就裡!須得一個人先與他說知,我就好見他。」想一想道:「他原叫老富替我做媒,我不如仍央富子周,但不知老方在何處。我且回去,私下見了富子周,求他替我作伐,功名事且再作處。」
主意已定,就要收拾回蘇州來。正要拿銀子算還飯錢,開得拜匣,吃了一驚,帶來盤費連包都不見了。就叫燕喜問道:「我拜匣內銀子如何不見?」燕喜道:「鑰匙在相公身邊,我哪裡知道。」聞生道:「前日晚間明明在的。時尚書屋
這是店主人騙我們看月,盜去無疑。」
原來這店家看見聞生是個後生,又止跟得一個小使,曉得不是老江湖。趁他看月,撬開拜匣把銀子偷了。聞生就叫店主人道:「我拜匣內二十兩銀子,如何一夜就不見了?分明我昨夜看月,你偷了我的,快拿出來還我!」店主人道:「又來奇了。你拜匣內東西,如何問我!又不曾交付與我。時尚書屋

我這裡來千去萬,管不得許多。如何賴人做賊?」聞生道:「不是我賴你,若是賊偷,如何門又好的?鎖又好的?不是你是誰!」店主人大嚷大閙,街上人都哄攏來一齊道:「相公你錯了。他一個開店的人,豈偷你銀子?捉賊見臟,不要冤屈了人。」聞生無言可答,又氣又惱。時尚書屋
店主人道:「既然賴我做賊,快請還我房錢,請到別處去吧!」就把聞生行李亂搬出來。
聞生正在進退無門之際,只見燕喜道:「王相公走過去了!」聞生道:“哪一個下缺約200字
第5回
 因途窮幸逢良友 覊旅店喜遇佳音

詩曰:

飄泊淮揚道,天涯若比鄰。
分金徵友誼,流水解琴聲。
歧路今多泣,青銀舊有名。
人生感義氣,寧復戀華榮。
話說聞生失了盤費,回去不得,與店主人爭閙。正在進退無門之際,只見燕喜道:「王楚蘭相公走過來了!」聞生走出店來一看,果然是王楚蘭,便叫道:「楚蘭兄何往!」王楚蘭回頭一看,見是聞生,連忙回來作揖。就在店中坐下,王楚蘭問道:「吾兄何故在此!小弟聞兄失意之後,次日即到尊府奉候,說兄絶早出門,尚未曾歸。次日又去,說兄不知何往,老伯十分着急。時尚書屋
又過了數日,聽見令母舅處有人到,說見到令母舅處去。為何卻在此間?」聞生道:「一言難盡!小弟原要到家母舅處,因在呂城遇著老仆,說家母舅已前兩日起身,小弟赴到此處,又杳無影響,如今敢不知過去,也不知尚未曾到。幸遇仁兄,卻不知到此何干?」王楚蘭道:「小弟因沒有科舉,在家納悶不過,向有小鋪在此,來清理一番。適纔走過,聽見是兄聲音,不料兄在此。時尚書屋
卻為何與店主人爭嚷?」聞生就把失去盤費之事,告訴一遍。王楚蘭就叫店主人分咐道:「這聞相公是南京胡老爺的外甥,胡老爺就到,所以在此等他。你就不偷銀子,也不該如此放肆!況且門又不開,拜匣又是好的,這銀子不是你偷,此何處去了?你若不還,我就處你。」店主人見了王楚蘭,有些着忙,指天立誓,又叩頭陪禮。時尚書屋
二人只得罷了。
王楚蘭就請聞生到自己寓中,備酒對飲。王楚蘭道:「兄曉得考壞之故乎?」聞生道:「並不知道。」王楚蘭道:「自兄行後,富子周去見趙太尊,求他對宗師講。宗師回他說:『此生之文原不該考壞,因有顯官見托,不得不然。時尚書屋
我憐此生之才,故尚留他一綫。』小弟細細打聽,才知方古庵托錢刑廳對兄下石。世途可畏,一至于此!」聞生聽了,獃了半日,口中嗟嘆不已道:「這事如何是好?」王楚蘭見他如此,便道:「古人云:不遇盤根錯節,不足以見利器。你我既已讀書,偶然考壞,何足介意?縱使自己文章考壞,古人季人因貧、孟明三敗,尚不可以成敗論英雄,況此無妄之禍。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