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鬼神傳 第 10 頁


一日晚膳,夫妻坐下言談此事:「莫非神人降世,倘生一子保養,則我夫妻有倚,祖宗有賴。」夜入羅幃,夫妻交會之際,不期有孕在身。十月懷胎已滿,樂生一子,果應其言。夫妻不勝大喜。彌月之
作者:待考 / 頁數:(10 / 23)

一日晚膳,夫妻坐下言談此事:「莫非神人降世,倘生一子保養,則我夫妻有倚,祖宗有賴。」夜入羅幃,夫妻交會之際,不期有孕在身。十月懷胎已滿,樂生一子,果應其言。夫妻不勝大喜。時尚書屋

彌月之期,改名賜德。諸親六眷皆來恭賀。時尚書屋
不覺鬥牛每催,歲月如流,賜德長成七歲。其父略教之一二,賜德學讀誦問隨答,其父甚喜。次年,送與何能漢先生教授,連讀三年。一日先生出對,門前有竹一林,池塘一眼。時尚書屋
先生承物而出之,對云:「門前有竹能棲鳳。」賜德就將學館的物對之:「池上無魚不化龍。」先生讚歎高才。先生又出一對,海中有一龜,崗岸上有一獅子山,對云:「出水靈龜白日浪中浮海面。」
賜德對云:「望雲獅子青宵嶺頂臥煙霞。」先生又出一對:「屋上鰲魚難煲難蒸難待客。」賜德對曰:「祠前獅子不行不舞不驚人。」讀書不過三年,對答如流。時尚書屋
而至十五歲,四書、五經、春秋、禮記,無不通曉。每館中作會,俱占頭名。學問深廣,出言過眾。縱筆成文,開口成章。時尚書屋
考縣試占頭名,府試亦然。道試第1名案首黌宮。此人文章從無居第2之名。十七歲鄉試解元,十八歲二甲第1名進士,一連三捷。時尚書屋
一日事暇,訪拜詹事府左春坊洪文耀,原系江西吉安府吉水縣人氏。賜德訪拜,分賓坐定,言及親事:「可曾乘龍否?」賜德覆命:「學生家貧尚未緣娶。」文耀道:「既未乘龍,老夫家有一小女,年方二九,意欲招東牀。進士意下如何?」賜德再復:「家有嚴慈,小學生焉敢擅專。」
傍有吏科右給事道:「左春坊洪亦是吉水新科進士,鄧亦是吉水,翁婿同府又是同縣,豈不是姻緣偶然。老拙願為執柯,何等美哉。」自此輔就姻緣,招為一門東牀。一日翁婿坐下,洪文耀道:「賢婿,老夫自是家鄉一別,二十四秋未曾一返。時尚書屋
吾今年紀有了,意欲上本歸田,未知聖上準否?若是聖旨恩德,準吾本意,翁婿二人一同回鄉何不美哉。」於是上本,告老歸田。聖上準賜回鄉。洪文耀帶領家眷,翁婿二人一同回鄉。時尚書屋
文耀拜訪親家,賜德歸見父母,一家喜樂團圓聚會。時尚書屋

第10回
六夷騙扇 婦鬼雪冤 恩報關定 結果圓成
有一福建客,帶得武夷茶一百箱。共實本銀千兩,到廣東有對倍之利。其人姓洪名真官,未有家室。在省城娶得一氏,住第6鋪。時尚書屋
隨做廣東生理,將有五年。不料遇周三年大亂,真官外出,路遇強徒絶滅,何氏已知其故,請道功果召亡,安靈上旐畢。何氏思道:丈夫在生,置下屋舍物業。不覺自忖自思:又無兄弟伯叔,教我倚靠誰來。時尚書屋
欲待出事他人,又捨不得許多家業。左右兩難。次日召媒娘商議,媒婆一到,便問:「大娘喚我到來,有何見教?」何氏稱說「不敢。」特云:「黃媽到來見教一事。」
媽道:「何事?」「妾有一言說出,又恐羞殺人也。」媽道:「有事但說何妨。」何氏道:「我欲待出事他人,亦難捨先人靈去。但有俊俏才人,招一個人開管理家業,妾心足已。」
黃媽允諾,辭別而行。一日,媒婆訪實一人,昂然面進,見了何氏談論云云:「昨承大娘之命,老身訪實一人,系新會人氏姓周。其人生得俊俏,聰明伶俐,姿質寬容。約三十之年。時尚書屋
娘子意下若何?」何氏答曰:「甚美。如此請來,識會一面何如?」媒婆通知周姓,隨帶相會。二家相允,卜定吉期,自是招得周郎入門:「一定生涯,妾心安耳。」
周六夷計道:「明日把些銀兩,備買木料,請木匠工人鬥櫃。」於是買備木料並請工匠,那時街坊問云:「周六官明日開甚寶鋪?」夷答:「未定,開者得知。」不期將有一月,鋪中傢伙什物備齊。一日,何氏將此銀獻出,六夷接轉,稱言備買胡絲。時尚書屋
不想此人狡猾,待銀到手就走,一迅風去了永不復返。何氏終日哭天哭地,惱成一病。其時街坊議論紛紛:「這等婦子貪淫,死他不錯。」病將三月,何氏亦死。時尚書屋
家下無銀,只有一婢,賣銀十兩,備棺收殮,埋葬已畢。惟何氏死去陰靈不息,鬼魅甚狂,無人可進得其家。但是有人人其門者,登時飛砂走石。已經數年,皆是如此。時尚書屋
門走亦無關欄,任從豬狗屙屎。話下不題。時尚書屋
且說有一無賴之徒,叫做關亞定。終日以賭為生,有賭則飽,無賭則饑。一日輸窮,無奈就在鬼屋眠宿。自論云云:「人道此屋有鬼,就是有鬼,與他無仇無隙,就是有鬼何足慮哉。」
常常在此出入夜眠。一夜鬼現真形,行近亞定目前。定斷然不懼,問道:「你是誰家婦女,夤夜到來何干?」其鬼答曰:「我既說出君莫驚駭,妾身便是本宅一女鬼也。」定道:「你既是本宅女鬼,到來何事?」鬼道:「妾訴君家得知,都只為新會那周六夷,被他拐騙妾身銀兩六百。時尚書屋
故此滿懷堆積深恨此人,惱成耽憂之病,此自身亡。妾身欲報冤仇,無人待理。妾意欲浼君家代奴出力,以報前冤。」定道:「我並無能幹,安能與汝出力。」
鬼云:「不用能幹,自然報效。」鬼又問:「你慣賭者,怎麼為輸,怎麼為贏?」定道:「我擅買寶,其寶內之木,邊紅邊白。紅的是贏,白的是輸。」鬼道:「此有何難,明日跟隨君去,作一個暗號,指點君家贏得錢到手,買柴糴米。時尚書屋
不在你自炊,妾身代為君食如何?」定道:「有此美哉。」其鬼又說:「但你贏得錢財,代妾僱船一隻,到新會城。我便跟隨你去,到了他家,此段冤仇顯報,妾身安身。我亦常常護君左右,不忘大德。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