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國色天香 第 5 頁


卿何苦而惑之•」瑞蘭曰:「禱禳古有之,子產亦公孫泄良止,而鄭人安況病 一人耶•」世隆曰:「左氏所以為誣也。夫海神廣利廣德,又有曰天妃敕封護國庇民,而強 盜海中,專借其力於舟楫風波之
作者:待考 / 頁數:(5 / 126)

卿何苦而惑之•」瑞蘭曰:「禱禳古有之,子產亦公孫泄良止,而鄭人安況病 一人耶•」世隆曰:「左氏所以為誣也。夫海神廣利廣德,又有曰天妃敕封護國庇民,而強 盜海中,專借其力於舟楫風波之中,顧乃受其享獻,樂其金帛,縱盜害民,其可勝記!信神 明之最靈者莫如海神,既不能靈于海盜,顧能靈於我耶•卿勿復言」瑞蘭曰:「痊病有貳道 ,巫與醫而已,君其欲醫乎•」世隆喜而從之,得折肱家而克濟。但世隆病中每念于花月, 蘭以死拒,乃止,嘗稽其醫中詩詠一二,以備玩焉。•

藥名詩曰:

血蝎天雄紫石英,前胡巴戟指南星。•
相思子也忘知母,虞美人兮幸寄生。•
鶯宿全朝當白芷,馬牙何日熟黃精。•
蛇床蟬腿漸陽起,芎藥枝頭萬斛情。時尚書屋

藥方詩曰:

國老不能和百藥,將軍無計掃餘殃。•
黃連何為連身苦,龍骨應知骨自香。•
吐露清愁情已闕,金花在目興應忙。•
蛇床獨活相思子,此德當歸續命湯。時尚書屋
世隆病漸痊。主人思古邀梨園子弟侑賀于西閣。世隆起見,笑曰:「此頑童也,生所羞比。 」思古曰:「何謂頑童•」世隆曰:「具載三風十愆中。」
思古意猶未解。世隆具以晉姜 男 破老,漢弄兒來夢兒,太子承乾事告。思古乃出淨酒奉喜。席罷,瑞蘭曰:「妾聞黃公媼言 ,地中病者,非傀儡侑神,則有梨園子弟,舍是則病後有變。」
世隆曰:「傀儡制自師涓 ,以怒紂,陳孺子竊之以助漢,何為禍•何為福•況梨園所演,一皆虛誕。蔡伯喈孝感鶴鳥, 指為無親;趙朔亡而謂借代于酒堅,韓厥立趙後而為伏劍于後宰門,晉靈公命獒犬、張彌以殺趙盾,乃歸之屠氏,膳夫蒸熊掌不熟,斷其手指,以人掌代熊掌。男人莫 看《西 廂》,女人莫看《東牆》,固以元稹之薄,秀英之陋,然始終苟合,亦非實事,陳 湘受月梅寫帕之投,終為夫婦。郭華吞月英綉鞋之污,卒幾于死,或冒為《 玉匣》。時尚書屋

蕭 氏之夫本漢婁敬,詐曰文龍。劉智遠之祖本於沙陀,詐曰漢裔。以蘇秦之遊說,雲長之忠義 , 寇準之於舜英,蒙正之於千金,皆非所演,中體能從其侑賀,只自誣耳,又豈可允從之哉。時尚書屋
」瑞蘭曰:「非兄熟於故典,何以到此。」乃相攜出於邸樓門。時尚書屋
樓亦佳境,四窗天設圖畫, 簾 泊燕鶯,日供絃管,人如在華胥中。世隆強瑞蘭立會,蘭曰:「白龍魚渚烏乎可•」世隆曰 :「楚王蘭台景也,何妨。」時有口占一律,以示意雲。•

世隆詩曰:

神仙自古好樓居,樓上風流更有餘。•
柳骨經霜爭似舊,花心冒雨謾如初。•
洞賓破橘描飛鶴,妃子沉香引醉魚。•
昨夜星家應駭月,女牛出局會天墟。時尚書屋
世隆樓會後,又犯陰陽。瑞蘭曰:「大丈夫何不自拔至是耶•」世隆曰:「其如花神迫人 何•」瑞蘭曰:「妾無賴之過也。願君千萬珍重。」時烏鴉日噪,蘭心驚有大故。時尚書屋
世隆曰: 「王 梅溪謂鴉為忠臣,東方朔占鴉吉多凶少。卿非夷隷治,何以識其音,顧亦驚之若是耶•」蘭 曰:「不但此也,妾亦多異夢。」世隆曰:「從心莫如夢,卿心予病故耳。」瑞蘭曰:「夢 關人者大。時尚書屋
鶴九其齡,羊存其身,射月炊臼,朱箜先進第10一,皆以夢得之。妾夢異,必有 異 事,非關君病而已。」方議論間,床幃忽然自裂,瑞蘭泣下。世隆曰:「變怪亦不足深信, 犬 作人言,猿代婢爨,鼠談客死,杯酒化血,鼓出於庭,未聞竟為凶也。」
瑞蘭曰:「君徒以 大口誣人耳。妾自保一死足矣。」潸然而淚。世隆曰:「卿勿憂,我以未病卜之。」
時甲寅 已卜,得澤水困卦,甲應已體,犯三刑五位,卯才逢劫,子地合父,入空騰蛇,又臨應動。 世隆始懼,曰:「非我絶子,子將絶我矣。」乃作詩禳之。•

世隆詩曰:

乾坤丕泰萬濟屯,已過師 中尚旅塵。•
未濟當時成既濟,同人何日見家人。•
騰蛇直應妻逢劫,驛馬臨時父合身。•
只喜眼前些少好,陰將陽掩不勝春。時尚書屋
瑞蘭曰:「如君詩,是亦李崔州寇萊州渡海讖矣。」•
言未幾,聞庭外聲,瑞蘭出覘簾下,則一鸚鵒棲庭檜,隷役紛紛呼引不歸。鸚鵒見瑞蘭,飛 入叩頭呼曰:「玉娘子萬福。」——蓋鸚鵒乃尚書向使虜得之,養十餘年,名曰飛郎。有古 徐丞相比歸,隷役欲入取,飛郎歸驛報尚書曰:「瑞蘭娘子在那大屋間。」
尚書命庶男留兒 跟往。——蓋留兒乃尚書侍婢所生,母棄亂中而留其兒,因名曰留兒——一至黃公店,見瑞 蘭于廊右,相持而泣,從者又達尚書來,父子相見,哀惻過甚。世隆聞之,曰:「怪今至矣 ,奈何!」尚書詢其因,瑞蘭陳之至”寄身世隆”處,尚書悵然曰:「壞我楊妃蘭矣!」敕令 同歸瑞蘭曰:「桃花犬猶不忘主,蛩蛩巨虛,何曾負汝•況瑞蘭以人名,可以鳥喙耶 •」尚書曰:「爾忘父母,則梟獍矣,其罪尤大。」瑞蘭曰:「前日瑞蘭,則父母之子,今 日瑞蘭,則世隆之妻,本匏蠶女,從夫婦耶,抑從父母耶•」尚書曰 :「汝忘大史,而棄後氏耶•」瑞蘭曰:「後氏私法章于家,罪在後 氏。時尚書屋
瑞蘭以世隆為鐘建,時無昭王,私作樂尹,罪固不專在於 瑞蘭。」尚書曰:「父一而已,汝獨不念蔡仲耶。」復又曰:「汝不行,我將以沉香母待 汝 矣。」蘭泣曰:「傅殷為龍女傳書,洞庭君尤高其義,懇為婚姻,況人扶瑞蘭于難,今又臥 病于床,使瑞蘭遽從父歸,令人飲恨九泉,瑞蘭安忍為之!」尚書亦憐之,乃令引出。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