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飛花艷想 第 12 頁


」柳友梅忙問道:「卻是為何?願詳其說。」靜如道:「柳相公,你是讀書人,最聰明的,豈不知六花是雪,五花為梅?這分明梅雪爭春的意思了。柳相公的姻緣想不在梅邊定雪邊矣。」柳友梅恍然大悟道
作者:待考 / 頁數:(12 / 35)

」柳友梅忙問道:「卻是為何?願詳其說。」靜如道:「柳相公,你是讀書人,最聰明的,豈不知六花是雪,五花為梅?這分明梅雪爭春的意思了。柳相公的姻緣想不在梅邊定雪邊矣。」柳友梅恍然大悟道:「聞師之言,如夢方覺,如醉方醒,既已良緣有在,我柳友梅便蹈湯赴火,亦所不辭!只恐好事多磨,良緣難遂耳。」

靜如道:「柳相公,你不須憂慮!本庵伽藍菩薩簽訣最驗,可把婚姻事往問一問,便知端的了。」柳友梅道:「正該如此。」
隨即梳洗過,走到神前拜了四拜,通誠鄉貫、姓名、年月、心事,將簽筒搖上幾搖,不一時求着一簽,上寫道:
五十功名心已灰,那知富貴逼人來。時尚書屋
綉幃雙結鴛鴦帶,葉落霜飛寒色開。時尚書屋
柳友梅看見,驚嘆道:「神明之言,卻與老師所詳有些暗合,但不知應在何時?」靜如道:「據此簽看,本當應在秋冬之際,這姻緣兩重不須說了,但必要金榜題名,然後洞房花燭哩。」柳友梅道:「若到此日,當重修廟字,再整金身。」靜如道:「這個自然,到後日應驗了,方信者僧不是誑語。」柳友梅拜謝過,便欲別去。時尚書屋
靜如道:豈有此理,且請用過早膳去。”柳友梅只得坐下吃過飯,然後別去,尋那張、李二生,再看雪小姐的真詩。時尚書屋
正是[
朝雲深鎖梨花夢,夜月空閒綠綺心。時尚書屋
不向幽閨尋女秀,世間何處覓知音。時尚書屋
畢竟柳友梅與二小姐如何作合,且聽後來分解。時尚書屋

第7回

 假張良暗計圖連理

詩曰[
閒將青史悶難禁,古古今今事業深。時尚書屋
謀似子房懷隱恨,智如諸葛淚余襟。時尚書屋
月當圓處還須缺,花若穠時便被侵。時尚書屋
可笑愚痴終不悟,幾番機變幾番心。時尚書屋
卻說張良卿因一時酒後興高,便沒心把雪小姐的心事,都對柳友梅說了。後見柳友梅再三留意,又見詩句清新,到第2日起來,倒想轉來,心下到有幾分不快,因走到亭子中來。只見李君文蓬着頭,背剪着手,走來走去,像有心事的。張良卿見了道:「老李,你想什麼?」李君文也不答應。時尚書屋
張良卿走到面前,李君文惱着臉道:「我兩個是聰明人,平日間自道能賽張良,勝諸葛,今日為何做這樣糊塗事起來?」張良卿道:「卻是為何?」李君文道:「昨夜那姓柳的,又非親,又非故,不過是一時乍會,為何把真心話,通對他說了,況他年又少,人物又生得風流逸秀,詩又做得好,他曉得這個消息,卻不是鴻門宴上放走了沛公!我們轉要與他取天下了。好不煩難麼!」張良卿道:「小弟正在這裡懊悔,來與你商議,如今卻怎生區處?」李君文道:「說已說了,沒什計較輓回。」張良卿道:「昨夜我也醉了,不知他的詩,必竟與我如何,拿來再細看看。」李君文遂在書架上取下來,二人同看了一回,面面相覷。時尚書屋
張良卿道:「這詩反覆看來,倒像是比我的好些。我與你莫若竊了他,一家一首,送到府裡去,燥脾一燥脾,風光一風光,有何不可?小柳來尋時,只回他不在便了。」李君文道:「小弟昨夜要他做第2首,便已有心了,今仔細思量,還有幾分不妥。」張良卿道:「有什麼不妥?」李君文道:「我看那柳月仙,小小年紀,也像個色中餓鬼,他既曉得這個消息,難道倒罷了不成?況他又是錢塘學裡,他若自寫了去,一對出來,我們轉是抄舊捲了,那時便有許多不妙。」
張良卿道:「兄所言亦是。卻又有一計在此,何不去央央學裡的周齋夫,叫他收詩的時節,但有柳月仙的名字,便藏匿過了,不要與他傳進,難道怕他飛了進去不成?」李君文道:「此計甚妙!但只是詩不傳進,萬一府裡要他,到學裡查起來,這事反為不美。就是柳月仙見裡面不回絶他,終不心死。到不如轉同他去做個明修棧道,暗度陳倉的計罷。」
張良卿道:「怎麼一個明修暗度?」李君文道:「只消將這兩首詩通來寫了自家的名字,卻把兄昨日做的,轉寫了柳月仙的名字,先暗暗送與周齋夫,與他約通了,然後約同了柳月仙,當面各自寫了,一同送去。那周齋夫自然一概收侍。這叫做『明修棧道』了,卻暗暗輓周齋夫換了送去。那小姐若看見了你的詩好,自然把柳月仙遺棄了。時尚書屋
那時他自掃興而去,兄便穩取荊州了。這不是『暗度陳倉』麼?」張良卿聽了,滿心歡喜道:「好算計,好算計!求要求韓信,拜要拜張良,畢竟兄有主意!只是要速速為之。周齋夫那裡,卻叫那個好去。」李君文道:「這個機密事,如何叫得別人?須是小弟自去。時尚書屋
只是老周是個利徒,須要破些鈔,方得事妥。」張良卿道:「成大事者,不惜小費,這個如何論得!稱二兩頭與他,許他事成再謝。」李君文道:「二兩也不少了。」張良卿只得袖了二兩銀子,用封筒封了,就將柳友梅二首詩,用上好花箋,細細寫了,落了自家的名字;轉將自家的詩,叫李君文寫了,作柳友梅的,卻不曉得柳友梅的名字,只寫着「柳月仙題」。時尚書屋
寫完了,李君文並銀子同放在袖中,一徑到錢塘學裡來,尋周齋夫。正是:
損人偏有千般巧,利己仍多百樣奸。時尚書屋
誰識者天張主定,千奸百巧總徒然。時尚書屋
原來這周齋夫,姓周名榮,乃是錢塘學裡的一個老值路,綽號叫做「周酒鬼」,為人喜殺的是白物,耽殺的是黃湯;但見了銀子,連性命也不顧;倘拿着酒杯,便頭也割下來。凡有事央他,只消一壺酒、一個紙包,隨你轉遞文字、賣囑秀才這些險事也都替你去做了。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