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飛花艷想 第 7 頁


』莫非此生已知此題,故乘着春光賦就的麼?若果就是他,真可謂風流才子矣。」如玉小姐道:「原來如此!若果是他,古稱潘安貌,子建才,殆蒹之矣。」朝霞笑道:「我想越中今日有兩位佳人,只怕沒
作者:待考 / 頁數:(7 / 35)

』莫非此生已知此題,故乘着春光賦就的麼?若果就是他,真可謂風流才子矣。」如玉小姐道:「原來如此!若果是他,古稱潘安貌,子建才,殆蒹之矣。」朝霞笑道:「我想越中今日有兩位佳人,只怕沒有兩個才子來相配對。」雪小姐道:「越中人文淵藪,你哪裡曉得就沒有麼?」梅小姐道:「有或有之,只恐當面錯過耳。」

雪小姐道:「既已當面,焉忍錯過!」朝霞冷笑一聲,忙問道:「敢問二小姐,不錯時,卻如何?」雪小姐才要說,卻好船已到錢塘門。梅兵道的大坐船已近,如玉小姐與雪夫人、瑞雲小姐作別回船。雪太守處早有人役伺候,就上岸登轎進城而去。正是:
數載親情才見面,一朝分手便相離。時尚書屋
怎知天意由來合,雪與梅花仍舊依。時尚書屋
畢竟二小姐別後何如,且聽下回分解。時尚書屋
第4回

 梅兵憲難途托嬌女

詩曰[
緩急人生所不無,全憑親友力相扶。時尚書屋
陳雪友誼幾知己,嬰杵芳名為託孤。時尚書屋

仗義終須仗義起,奸讒到底伏讒辜。時尚書屋
是非豈獨天張主,人事其間不可誣。時尚書屋
話說如玉小姐,與雪夫人、瑞雲小姐別後,隨着梅兵備回船。梅小姐接住,梅公道:「日間汝舅舅邀我到昭慶寺賞梅,不料未及終席,人報提學院到,你舅舅只得又去接他。甚矣,烏紗之苦、皂隷之俗哉!」言未畢,雪太守也到,梅公接進船,即命小姐拜見過。坐畢,雪太守道:「早間失陪,多有獲罪。時尚書屋
前日學院發牌,先考紹興,不期今日就到敝郡,固此小弟惟恐失迎,只得去接他。況李念台與小弟雖然也是年家,為人甚是古執,既在宦途,不得不如此。姊丈托在至戚,當相諒耳!」梅公道:「說哪裡話,你我既系至親,當脫略虛文,以真情相告。那李念台點了浙學院,原與小弟同出京。時尚書屋
我也曾面囑他,越地人文極盛,幸為小弟擇一佳婿。今既到此,他必不失信。兄若進見時,尚與我致意。」雪太守道:「領教,領教!只是目下還有一事,小弟方纔回衙,見塘報甚是緊急,說閩中一路,山寇猖獗,劫了庫,殺了知府,近日又沿及兩廣,人心惶惑,吾想吾兄此行正當亷地,且有甥女年幼,路途遙遠,盜賊竊發,如何去得!」梅公聽了,撫髀加嘆道:「閩寇作亂,小弟離京時已聞此信。時尚書屋
小弟只為權臣當道,朝政日非,因此討這個外差出來,訪一佳婿,以完小女終身,就是小弟晚年也得半子相依,不憂無靠。不料佳婿未逢,風波頓作,這也是我命運使然。《詩》不雲乎:『它不懷歸?畏此簡書。』今已王命在躬,是有進無退了。」
如玉小姐在旁聽見,驚得面如土色,半晌的不言不語,不覺吊下淚來說道:「此事怎了?」雪太守道:「我兄是一定要去的,只是甥女,恐去不得,莫若留到小弟衙齋,暫住幾時,俟平靜日,送到任所何如?」梅公聞言,說道:「吾兄之言,正合愚意,但只是小女,自令姐去後,無一刻不在膝下,小弟此番出山,也只為擇婿而行,誰料婿尚未得,女又相離。今者閩越山川,道途險厄,天涯父女,至戚睽違,心雖鐵石,寧不悲乎!雖承老舅厚誼,見領小女,但小弟此去,多凶少吉,尚不知父女相見何期!」言至此,不覺撲簌之掉下幾點淚來。如玉小姐與朝霞從旁聽見,亦不覺潛然淚下。如玉小姐道:「爹爹暮年,且是文士,當此賊寇猖獗之際,爹爹深入虎口,恐禍生叵測。時尚書屋
據孩兒看來,爹爹何不急上疏告病還鄉,或者聖明憐念,另遣人去,也未可知。」梅公嘆道:「我豈不知?但我為嚴氏弄權,討差出外,這些有見識的,也就紛紛告退,眼見得朝廷已無人。當此天步艱難之際,內有權臣,外養巨寇,若不早除外患,必致遺害腹心;況此間賊寇,名雖為寇,原系良民,總為饑寒逼迫,賊類相扳,以至于此。我若此去,當撫則撫,當剿則剿,誓必掃清巢穴,以報國家。時尚書屋
我已備員兵選,奉命出京,又復不去,這分明臨難退縮了。不惟負罪名教,且為嚴黨所笑矣!如何使得?」如玉小姐道:「爹爹所言,俱為臣大義,非兒女所知。只是爹爹此去,水土異鄉,乏人侍奉,倘病竊發,暮年難堪,叫孩兒放心不下。」雪太守道:「父女離別,自難為情,然事已至此,已無可奈何。時尚書屋
姊丈既以甥女見托,甥女即吾女也,當擇一佳婿報命。還有一話,弟倒忘了,前日姊丈見教的詩題,極有趣味,弟未及和,已發到學裡去了。吾想越中大郡,定有美才,不日文宗考試,自拔一二佳士,或者良緣有□,得一佳婿,也未可知。甥女是個閨閣英流,含配個文章魁首。」
梅公聞言,便改容拭淚道:「聞兄之言,頓開茅塞,若肯為小弟擇一佳婿,小弟雖死異域,亦含笑矣!」因看著如玉小姐道:「我明日送你到舅舅衙中,不必說是舅舅,只以父女稱呼,便好為你尋親。」如玉小姐道:「孩兒既蒙嫡親舅舅收管,就如母親在的一般,料然安妥。只望爹爹盡心王事,以靖群醜,則侍奉有日,萬勿以孩兒為念。」梅公道:「你既有托,我已心安,我閩中此去,七尺之軀悉聽于天矣。時尚書屋
今夜尚圖相聚,明日便一片正帆、千里關山耳。且將酒來,我與舅舅痛飲幾杯,以敘別情。」正是:
江洲衫袖千年淚,易水衣冠萬古愁。時尚書屋
莫道英雄不下淚,英雄有淚只偷流。時尚書屋
左右斟上酒,二人共飲了一回,不覺更深。雪太守徑道回府。梅公吩咐小姐道:「你今夜收拾停當,明日好到舅舅府中去。」小姐聽了,不敢違拗,即忙打點。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