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飛花艷想 第 8 頁


次早,梅公叫兩乘轎,一乘坐小姐,一乘自坐,親送到雪太守府裡來。雪太守已着人伺候,接進後衙。梅公就叫如玉小姐拜了雪太守四拜,隨即與雪太守也是四拜,說道:「骨肉之情,千金之托,俱在於此
作者:待考 / 頁數:(8 / 35)

次早,梅公叫兩乘轎,一乘坐小姐,一乘自坐,親送到雪太守府裡來。雪太守已着人伺候,接進後衙。梅公就叫如玉小姐拜了雪太守四拜,隨即與雪太守也是四拜,說道:「骨肉之情,千金之托,俱在於此。」雪太守道:「姊丈但請放心,小弟決不辱命。」

如玉小姐心下興咽,一句話也說不出,只是掩淚而已。雪太守即令治飯。梅公道:「小弟倒不敢領了,一則憑限要緊,一則已唯午時解維,停不得了。」雪太守道:「暫奏一杯,聊作渭城三唱,以壯行色。」
叫左右斟上酒來。雪太守恭上,梅公接了酒道:「今日與吾兄、小女一別,未知何日相逢!」雪太守道:「吉人自有天相,不日掃清小蠢,便可榮升,不須憂慮。」一連飲了三杯,梅公也回敬一杯,就要起身。如玉小姐含淚拜別,梅公亦泣然淚下,只得吞聲而別。時尚書屋
正是[
世上萬般苦楚事,無非死別與生離。時尚書屋
雪太守與梅公,直送出錢塘門方別。正是:
人事無端復雲雨,天心有意合姻緣。時尚書屋
待看雨散雲收後,一段良緣降自天。時尚書屋
未知後來何如,且聽下回分解。時尚書屋

第5回

 棲雲庵步月訪佳人

詩曰[
世間何事最難禁?才色相逢意便深。時尚書屋
在昔文王歌窈窕,至今司馬露琴心。時尚書屋
千秋佳話非虛業,百載良緣實素襟。時尚書屋
拙鳩空有爭巢力,那得鴛鴦度綉針。時尚書屋
話說柳友梅自那日遊湖遇見二美人之後,心下十分想慕,甚至廢寢忘食。到了次日,先打發抱琴回去,自己只托為考試進城,就與竹鳳阿、楊連城作別。劉有美亦自托有事別去不題。時尚書屋
只有柳友梅心上想著二位美人,一經往杭城中來,各處物色,並無下落,只得回身轉出城來。行了數里,到了一個曠野所在,柳友梅此時心上已走得個不耐煩,但遠遠望見一個小庵,中間樹林陰翳,竹影交加,雖然木土結構,卻也幽雅可愛。柳友梅尋訪了一日,不免神思睏倦,巴不能到個所在歇息,遂一徑到小庵來。時尚書屋
那小庵門前抱著一帶疏籬,曲曲折折,鮮花細草,點綴路徑;到得庵門,門栽着數株杉樹,排列着三四塊文石。柳友梅便于石上小憩。只見庵門上邊額着「棲雲庵」三字,中間走出一個老僧,近前把柳友梅仔細一看,驚問道:「相公莫非柳月仙麼?」柳友梅驚起,忙問道:「老師何得就知小生姓名?」老僧道:「老僧昨夜偶得一夢,夢見本庵伽藍菩薩吩咐道:『明日有柳月仙到此,他有姻緣事問你,你須牢待他。』今日老僧因此等了一日,並無一人,直到這時候才遇見相公,故爾動問。」
柳友梅一發驚訝,暗想道:「此僧素不相識,曉得我的姓氏,已就奇了,為何把小生的心事都說出來?我正要尋訪二美人的下落,何不就問他一聲。」因上前作揖道:「老師必是得道高僧,弟子迷途,乞師指示!」那老僧道:「不敢,不敢,且請到裡面坐。」
柳友梅隨着老僧,就一步步到正殿。殿上塑的是一尊白衣大士。柳友梅拜過,老僧就延至方丈,施禮畢,分賓主坐下。待過茶,那老僧問道:「請問相公尊居何處?因什到此?」柳友梅道:「小生山陰人氏,先京兆就是柳繼毅,昨同敝友遊湖,偶爾到此。」
老僧道:「原來就是柳太爺的公子,失敬了!數年前小僧在京時,也曾蒙令先尊護法,是極信善的,不意就亡過了,可嘆,可嘆!」柳友梅道:「敢問老師大號?」老僧道:「衲號靜如。」柳友梅道:「敢問老師與小生素未相識,緣何便如小生姓名,且獨見肺腑隱情?」老僧道:「小庵伽藍最是靈應,老僧因夢中吩咐,故爾詳察到此。老僧哪裡得知?」柳友梅道:「原來如此。」靜如就吩咐道人收拾晚齋。時尚書屋
柳友梅又問道:「寶剎這樣精潔,必定是一方香火了,但不知還是古剎,還是新建?」靜如道:「小庵叫做棲雲庵,也不是古蹟,也不是一方香火,乃是本府雪太守捐俸建造的,已造了四五個年頭。」柳友梅道:「雪太爺為何造於此處?」老僧道:「太爺只因無子,與他夫人極信心奉佛,為此建造這一所正殿,供奉白衣觀音,要求子嗣。連買田地也費了一二千金。」柳友梅道:「如今雪太爺有子麼?」靜如道:「兒子終有一個,他未生子時,已先生下一位小姐。」
柳友梅道:「莫說生一位小姐,便生十位小姐,也比不得一個兒子。」靜如道:「柳相公,不是這般說。若是雪太爺這位小姐,便是十個兒子,也比不得。」柳友梅道:「卻是為何?」靜如道:「這位小姐生得有沉魚落雁之容,閉花羞月之貌,自不必說;就是些描鸞刺繡,樣樣精工,也不為稀罕;最妙是古今書史,無所不通,做出來的詩詞歌賦,直欲壓倒古人。時尚書屋
就是雪太爺的詩文,也還要他刪改。柳相公,你道世上人家有如此一個兒子麼?」柳友梅聽見說出許多美處,不覺身脈酥蕩,神魂都把捉不定起來,暗想道:「據老僧說來,劉有義之言驗矣!」忙問道:「這位小姐曾字人否?」靜如道:「哪裡就有人字?」柳友梅道:「他父親現任黃堂,怕沒有富貴人家門當戶對的,為何尚未字人?」靜如道:「若論富貴,這就容易了。雪太爺卻不論富貴,只要人物風流,才學出眾。」柳友梅道:「這個也還容易。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