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今古奇觀 第 1 頁


(明) 抱瓮老人 編序 第1卷 三孝廉讓產立高名第2卷 兩縣令競義婚孤女第3卷 滕大尹鬼斷傢俬第4卷 裴晉公義還原配第5卷 杜十娘怒沉百寶箱第6
作者:待考 / 頁數:(1 / 234)



(明) 抱瓮老人 編

序 

第1卷
 三孝廉讓產立高名第2卷 兩縣令競義婚孤女
第3卷
 滕大尹鬼斷傢俬第4卷 裴晉公義還原配
第5卷
 杜十娘怒沉百寶箱第6卷 李謫仙醉草嚇蠻書
第7卷
 賣油郎獨占花魁第8卷 灌園叟晚逢仙女
第9卷
 轉運漢遇巧洞庭紅第10捲 看財奴刁買冤家主
第10一卷 吳保安棄家贖友第10二卷 羊角哀捨命全交
第10三卷 沈小霞相會出師表第10四卷 宋金郎團圓破氈笠
第10五卷 盧太學詩酒傲王侯第10六卷 李講公窮邸遇俠客
第10七卷 蘇小妹三難新郎第10八卷 劉元普雙生貴子

第10九卷 俞伯牙摔琴謝知音第2十捲 莊子休鼓盆成大道
第2十一卷 老門生三世報恩第2十二卷 鈍秀才一朝交泰
第2十三卷 蔣興哥重會珍珠衫第2十四卷 陳御史巧勘金釵鈿
第2十五卷 徐老仆義憤成家第2十六卷 蔡小姐忍辱報仇
第2十七卷 錢秀才錯占鳳凰儔第2十八卷 喬太守亂點鴛鴦譜
第2十九卷 懷私怨狠仆告主第3十卷 念親恩孝藏兒
第3十一卷 呂大郎還金完骨肉第3十二卷 金玉奴棒打薄情郎
第3十三卷 唐解元玩世出奇第3十四卷 女秀才移花接木
第3十五卷 王嬌鸞百年長恨第3十六卷 十三郎五歲朝天
第3十七卷 崔俊臣巧會芙蓉屏第3十八卷 趙縣君喬進黃柑子
第3十九卷 誇妙術丹客提金第4十卷 逞多財白丁橫帶

小說者,正史之餘也。《莊》、《列》所載化人、傴僂丈人等事,不列于史。《穆天子》、《四公傳》、《吳越春秋》皆小說之類也。《開元遺事》、《紅線》、《無雙》、《香丸》、《隱娘》諸傳,《車癸車》、《夷堅》各志,名為小說,而其文雅馴,閭閻罕能道之。時尚書屋
優人黃繙綽、敬新磨等搬演雜劇,隱諷時事,事屬烏有;雖通於俗,其本不傳。時尚書屋
至有宋孝皇以天下養太上,命侍從訪民間奇事,日進一回,謂之說話人;而通俗演義一種,乃始盛行。然事多鄙俚,加以忌諱,讀之嚼蠟,殊不足觀。元施、羅二公,大暢斯道;《水滸》、《三國》,奇奇正正,河漢無極。論者以二集配《伯喈》、《西廂》傳奇,號四大書,厥觀傳矣!
迄于皇明,文治聿新,作者競爽。勿論廓廟鴻編,即稗官野史,卓然夐絶千古。說書一家,亦有專門。然《金瓶》書麗,貽譏于誨淫;《西遊》、《西洋》,逞臆于畫鬼。時尚書屋
無關風化,奚取連篇?墨憨齋增補《平妖》,窮工極變,不失本末,其技在《水滸》、《三國》之間。至所纂《喻世》、《醒世》。《警世》三言,極摹人情世態之歧,備寫悲歡離合之致,可謂欽異拔新,洞心馬戒目;而曲終奏雅,歸於厚俗。即空觀主人壺矢代興,爰有《拍案驚奇》兩刻,頗費搜獲,足供談麈。時尚書屋
合之共二百種。卷帙浩繁,觀覽難周;且羅輯取盈,安得事事皆奇?譬如印纍纍,綬若若,雖公選之世,寧無一二具臣充位。余擬拔其尤百回,重加授梓,以成巨覽;而抱瓮老人先得我心,選刻四十種,名為。時尚書屋
夫蜃樓海市,焰山火併,觀非不奇;然非耳目經見之事,未免為疑冰之蟲。故夫天下之真奇才,未有不出於庸常者也。仁義禮智,謂之常心;忠孝節烈,謂之常行;善惡果報,謂之常理;聖賢豪傑,謂之常人。然常心不多葆,常行不多修,常理不多顯,常人不多見,則相與驚而道之。時尚書屋
聞者或悲或嘆,或喜或愕。其善者知勸,而不善者亦有所漸恧悚惕,以其成風化之美。則夫動人以至奇者,乃訓人以至常者也。吾安知閭閻之務不通於廊廟,稗秕之語不符于正史?若作吞刀吞火、冬雷夏冰例觀,是引人云霧,全無是處。時尚書屋
吾以望之善讀小說者。時尚書屋

姑蘇笑花主人漫題

第1卷

 三孝廉讓產立高名

紫荊枝下還家日,花萼樓中合被時。時尚書屋
同氣從來兄與弟,千秋羞詠《豆萁詩》。時尚書屋
這首詩為勸人兄弟和順而作,用着三個故事。看官聽在下一一分剖。時尚書屋
第1句說:「紫荊枝下還家日。」昔時有田氏兄弟三人,從小同居合爨。長的娶妻,叫田大嫂;次的娶妻,叫田二嫂。妯娌和睦,並無閒言。時尚書屋
惟第3的年小,隨着哥嫂過日。後來長大娶妻,叫田三嫂。那田三嫂為人不賢,恃着自己有些妝奩,看見夫家一鍋裡煮飯,一桌上吃食,不用私錢,不動私秤,便私房要吃些東西,也不方便。日夜在丈夫面前攛掇:”公堂錢庫田產,都是伯伯們掌管,一出一入,你全不知道。時尚書屋
他是亮裡,你是暗裡。用一說十,用十說百,那裡曉得?目今雖說同居,到底有個散場。若還家道消乏下來,只苦得你年幼的。依我說,不如早早分析,將財產三分撥開,各人自去營運,不好麼?”田三一時被妻言所惑,認為有理,央親戚對哥哥說,要分析而居。時尚書屋
田大、田二初時不肯,被田三夫婦外內連連催逼,只得依允。將所有房產錢谷之類三分撥開,分毫不多,分毫不少。只有庭前一棵大紫荊樹,積祖傳下,極其茂盛,既要析居,這樹歸着那一個?可惜正在開花之際,也說不得了。田大至公無私,議將此樹砍倒,將粗本分為三截,每人各得一截,其餘零枝碎葉,論秤分開。時尚書屋
商議已妥,只待來日動手。次日天明,田大喚了兩個兄弟,同去砍樹。到得樹邊看時,枝枯葉萎,全無生氣。田大把手一推,其樹應手而倒,根芽俱露。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