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今古奇觀 第 10 頁


待等天明,鐘離公打轎到城隍廟中焚香作禮,捐出俸資百兩,命道士重新廟宇,將此事勒碑,廣諭眾人。又將此夢備細寫書報與高公知道。高公把書與兩個兒子看了,各各驚訝。鐘離夫人年過四十,忽然得
作者:待考 / 頁數:(10 / 234)

待等天明,鐘離公打轎到城隍廟中焚香作禮,捐出俸資百兩,命道士重新廟宇,將此事勒碑,廣諭眾人。又將此夢備細寫書報與高公知道。高公把書與兩個兒子看了,各各驚訝。鐘離夫人年過四十,忽然得孕生子,取名天賜。時尚書屋

後來鐘離義歸宋,仕至龍圖閣大學士,壽享九旬。子天賜,為大宋狀元。高登、高升俱仕宋朝,官至卿宰。此是後話。時尚書屋
且說賈昌在客中,不久回來,不見了月香小姐和那養娘。詢知其故,與婆娘大閙幾場。後來知得鐘離相公將月香為女,一同小姐嫁與高門。賈昌無處用情,把銀二十兩,要贖養娘送還石小姐。時尚書屋
那趙二恩愛夫妻,不忍分拆,情願做一對投靠,張婆也禁他不住。賈昌領了趙二夫妻,直到德安縣。稟知大尹高公,高公問了備細,進衙又問媳婦月香,所言相同。遂將趙二夫妻收留,以金帛厚酬賈昌,賈昌不受而歸。時尚書屋
從此賈昌惱恨老婆無義,立誓不與他相處。另招一婢,生下兩男。此亦作善之報也!後人有詩嘆云:
人家嫁娶擇高門,誰肯周全孤女婚?時尚書屋
試看兩公陰德報,皇天不負好心人!
第3卷

 滕大尹鬼斷傢俬

玉樹庭前諸謝,紫荊花下三田。塤篪和好弟兄賢,父母心中歡忭。多少爭財競產,同根苦自相煎。相持鷸蚌枉垂涎,落得漁人取便。時尚書屋

這首詞名為《西江月》,是勸人家弟兄和睦的。且說如今三教經典,都是教人為善的。儒教有十三經、六經、五經,釋教有諸品《大藏金經》,道教有《南華沖虛經》及諸品藏經,盈箱滿案,千言萬語,看來都是贅疣。依我說,要做好人,只消個兩字經,是「孝弟」兩個字。時尚書屋
那兩字經中,又只消理會一個字,是個「孝」字。假如孝順父母的,見父母所愛者,亦愛之;父母所敬者,亦敬之。何況兄弟行中,同氣連枝,想到父母身上去,那有不和不睦之理?就是傢俬田產,總是父母掙來的,分什麼爾我?什麼肥瘠?假如你生於窮漢之家,分文沒得承受,少不得自家輓起眉毛,掙扎過活。見成有田有地,兀自爭多嫌寡,動不動推說爹娘偏愛,分受不均。時尚書屋
那爹娘在九泉之下,他心上必然不樂。此豈是孝子所為?所以古人說得好,道是:難得者兄弟,易得者田地。怎麼是難得者兄弟?且說人生在世,至親的莫如爹娘,爹娘養下我來時節,極早已是壯年了,況且爹娘怎守得我同去?也只好半世相處。再說至愛的莫如夫婦,白頭相守,極是長久的了。時尚書屋
然未做親以前,你張我李,各門各戶,也空着幼年一段。只有兄弟們,生於一家,比幼相隨到老,有事共商,有難共救,真像手足一般,何等情誼!譬如良田美產,今日棄了,明日又可掙得來的;若失了個弟兄,分明割了一手,折了一足,乃終身缺陷。說到此地,豈不是難得者兄弟,易得者田地?若是為田地上壞了手足親情,到不如窮漢,赤光光沒得承受,反為乾淨,省了許多是非口舌。時尚書屋
如今在下說一節國朝的故事,乃是「滕縣尹鬼斷傢俬」。這節故事是勸人重義輕財,休忘了「孝弟」兩字經。看官們或是有弟兄沒兄弟,都不關在下之事,各人自去摸着心頭,學好做人便了。正是:
善人聽說心中刺,惡人聽說耳邊風。時尚書屋
話說國朝永樂年間,北直順天府香河縣,有個倪太守,雙名守謙,字益之,家累千金,肥田美宅。夫人陳氏,單生一子,名曰善繼,長大婚娶之後,陳夫人身故。倪太守罷官鰥居,雖然年老,只落得精神健旺。凡收租、放債之事件件關心,不肯安閒享用。時尚書屋
其年七十九歲,倪善繼對老子說道:「人生七十古來稀。父親今年七十九,明年八十齊頭了,何不把家事交卸與孩兒掌管,吃些見成茶飯,豈不為美?」老子搖着頭,說出幾句道:「在一日,管一日;替你心,替你力,掙些利錢共穿吃。直待兩腳壁立直,那時不關我事得。」每年十月間,倪太守親往莊上收租,整月的住下。時尚書屋
莊戶人家肥鷄美酒盡他受用。那一年,又去住了幾日。偶然一日,午後無事,繞莊閒步,觀看野景。忽然見一個女子同着一個白髮婆婆向溪邊石上搗衣。時尚書屋
那女子雖然村妝打扮,頗有幾分姿色:發同漆黑,眼若波明,纖纖十指似栽蔥,曲曲雙眉如抹黛。隨常布帛,俏身軀賽着綾羅;點景野花,美丰仪不須釵鈿。五短身材偏有趣,二八年紀正當時。倪太守老興勃發,看得獃了。時尚書屋
那女子搗衣已畢,隨着老婆婆而走。那老兒留心觀看,只見他走過數家,進一個小小白籬笆門內去了。倪太守連忙轉身,喚管莊的來,對他說如此如此,教他訪那女子跟腳,曾否許人,若是沒有人家時,我要娶他為妾,未知他肯否?管莊的巴不得奉承家主,領命便走。時尚書屋
原來那女子姓梅,父親也是個府學秀才。因幼年父母雙亡,在外婆身邊居住。年一十七歲,尚未許人。管莊的訪得的實了,就與那老婆婆說:「我家老爺見你女孫兒生得齊整,意欲聘為偏房。時尚書屋
雖說是做小,老奶奶去世已久,上面並無人拘管。嫁得成時,豐衣足食,自不須說;連你老人家年常衣服、茶、米,都是我家照顧;臨終還得個好斷送,只怕你老人家沒福。」老婆婆聽得花錦似一片說話,即時依允。也是姻緣前定,一說便成。時尚書屋
管莊的回覆了倪太守,太守大喜!講定財禮,討皇曆看個吉日,又恐兒子阻擋,就在莊上行聘,莊上做親。成親之夜,一老一少,端的好看!有《西江月》為證: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