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今古奇觀 第 2 頁


田大住手,向樹大哭。兩個兄弟道:「此樹值得甚麼?兄長何必如此痛惜!」田大道:「吾非哭此樹也。思我兄弟三人,産於一姓,同父合母,比這樹枝枝葉葉,連根而生,分開不得。根生本,本生枝,枝
作者:待考 / 頁數:(2 / 234)

田大住手,向樹大哭。兩個兄弟道:「此樹值得甚麼?兄長何必如此痛惜!」田大道:「吾非哭此樹也。思我兄弟三人,産於一姓,同父合母,比這樹枝枝葉葉,連根而生,分開不得。根生本,本生枝,枝生葉,所以榮盛。時尚書屋

昨日議將此樹分為三截,那樹不忍活活分離,一夜自家枯死。我兄弟三人若分離了,亦如此樹枯死,豈有榮盛之日,吾所以悲哀耳!」田二、田三聞哥哥所言,至情感動:「可以人而不如樹乎?」遂相抱做一堆,痛哭不已。大家不忍分析,情願依舊同居合爨。三房妻子聽得堂前哭聲,也來看時,方知其故。時尚書屋
大嫂、二嫂各各歡喜。惟三嫂不願,口出怨言。田三要將妻逐出,兩個哥哥再三勸住。三嫂羞慚,還房自縊而死,此乃自作孽不可活。時尚書屋
這話閣過不題。再說田大可惜那棵紫荊樹,再來看時,其樹無人整理,自然端正,枝枯再活,花萎重新,比前更加爛熳。田大喚兩個兄弟來看了,各人嗟訝不已。自此田氏累世同居。時尚書屋
有詩為證[
紫荊花下說三田,人合人離花亦然。時尚書屋
同氣連枝原不解,家中莫聽婦人言。時尚書屋
第2句說:「花萼樓中合被時。」那花萼樓,在陝西長安城中,大唐玄宗皇帝所建。玄宗皇帝就是唐明皇,他原是唐家宗室,因為韋氏亂政,武三思專權,明皇起兵誅之,遂即帝位。有五個兄弟,皆封王爵,時號「五王」。時尚書屋
明皇友愛甚篤,起一座大樓,取《詩經·棠棣》之義,名曰「花萼」。時時召五王登樓歡宴。又製成大幔,名為「五王帳」。帳中長枕大被,明皇和五王時常同寢其中。時尚書屋
有詩為證[
羯鼓頻敲玉笛催,朱樓宴罷夕陽微。時尚書屋
宮人秉燭通宵坐,不信君王夜不歸。時尚書屋
第4句說:「千秋羞詠《豆萁詩》。」後漢魏王曹操長子曹丕,篡漢稱帝。有弟曹植,字子建,聰明絶世,操生時最所寵愛,幾遍欲立為嗣而不果。曹丕銜其舊恨,欲尋事而殺之。時尚書屋

一日,召子建問曰:「先帝每誇汝詩才敏捷,朕未曾面試。今限汝七步之內,成詩一首。如若不成,當坐汝欺誑之罪。」子建未及七步,其詩已成。時尚書屋
中寓規諷之意。詩曰:
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時尚書屋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時尚書屋
曹丕見詩感泣,遂釋前恨。後人有詩為證:
從來寵貴起猜疑,七步詩成亦可危。時尚書屋
堪嘆釜萁仇未已,六朝骨肉盡誅夷。時尚書屋
說話的,為何今日講這兩三個故事?只為自家要說那「三孝廉讓產立高名」。這段話文不比曹丕忌刻,也沒子建風流,勝如紫荊花下三田,花萼樓中諸李。隨你不和順的弟兄,聽著在下講這節故事,都要學好起來。正是:
要知天下事,須讀古人書。時尚書屋
這故事出在東漢光武年間。那時天下又安,萬民樂業,朝有梧鳳之鳴,野無谷駒之嘆。原來漢朝取士之法,不比今時。他不以科目取士,惟憑州郡選舉。時尚書屋
雖則有博學宏詞,賢良方正等科,惟以孝廉為重。孝者,孝弟;廉者,廉潔。孝則忠君,廉則愛民。但是舉了孝廉,便得出身做官。時尚書屋
若依了今日的事勢,州縣考個童生,還有幾十封薦書。若是舉孝廉時,不知多少分上鑽刺,依舊是富貴子弟鑽去了。孤寒的便有曾參之孝,伯夷之廉,休想揚名顯姓。只是漢時法度甚妙,但是舉過某人孝廉,其人若果然有才有德,不拘資格,驟然升擢,連舉主俱紀錄受賞;若所舉不得其人,後日或貪財壞法,輕則罪黜,重則抄沒,連舉主一同受罪。時尚書屋
那薦人的與所薦之人休戚相關,不敢胡亂。所以公道大明,朝班清肅。不在話下。時尚書屋
且說會稽郡陽羡縣,有一人姓許,名武,字長文。十五歲上,父母雙亡。雖然遺下些田產僮僕,奈門戶單微,無人幫助。更兼有兩個兄弟,一名許晏,年方九歲,一名許普,年方七歲,都則幼小無知,終日趕着哥哥啼哭。時尚書屋
那許武日則軀率僮僕耕田種圃,夜則挑燈讀書。但是耕種時,二弟雖未勝耰鋤,必使從旁觀看。但是讀書時,把兩個小兄弟坐于案旁,將句讀親口傳授,細細講解,教以禮讓之節,成人之道。稍不率教,輒跪于家廟之前,痛自督責,說自己德行不足,不能化誨,願父母有靈,啟牖二弟,涕泣不已。時尚書屋
直待兄弟號泣請罪,方纔起身,並不以疾言倨色相加也。室中只用鋪陳一副,兄弟三人同睡。如此數年,二弟俱已長成,家事亦漸豐盛。有人勸許武娶妻。時尚書屋
許武答道:「若娶妻,便當與二弟別居。篤夫婦之愛而忘手足之情,吾不忍也。」繇是晝則同耕,夜則同讀,食必同器,宿必同床。鄉裡傳出個大名,都稱為「孝弟許武」。時尚書屋
又傳出幾句口號,道是:「陽羡許季長,耕讀晝夜忙。教誨二弟俱成行,不是長兄是父娘。」
時州牧郡守俱聞其名,交章薦舉,朝廷征為議郎,下詔會稽郡。太守奉旨,檄下縣令,刻日勸駕。許武迫于君命,料難推阻,分付兩個兄弟:「在家躬耕力學,一如我在家之時,不可懈惰廢業,有負先人遺訓。」又囑咐奴僕:「俱要小心安分,聽兩個家主役使,早起夜眠,共扶家業。」
囑咐已畢,收拾行裝。不用官府車輛,自己僱了腳力登車,只帶一個童兒,望長安進發。時尚書屋
不一日,到京朝見受職。長安城中,聞得孝弟許武之名,爭來拜訪識荊,此時望重朝班,名聞四野。朝中大臣探聽得許武尚未婚娶,多欲以女妻之者。許武心下想道:「我兄弟三人,年皆強壯,皆未有妻。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