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今古奇觀 第 4 頁


忽一日,許武致家書於二弟。二弟拆開看之,書曰:「匹夫而膺闢召,仕宦而至九卿,此亦人生之極榮也。二疏有言:『知足不辱,知止不殆。』既無出類拔萃之才,宜急流勇退,以避賢路。」晏、普
作者:待考 / 頁數:(4 / 234)

忽一日,許武致家書於二弟。二弟拆開看之,書曰:「匹夫而膺闢召,仕宦而至九卿,此亦人生之極榮也。二疏有言:『知足不辱,知止不殆。』既無出類拔萃之才,宜急流勇退,以避賢路。」

晏、普得書,即日同上疏辭官,天子不許。疏三上,天子問宰相宋均,道:「許晏、許普壯年入仕,備位九卿,朕待之不薄,而屢屢求退,何也?」宋均奏道:「晏、普兄弟二人,天性孝友。今許武久居林下,而晏、普並駕天衢,其心或有未安。」天子道:「朕並召許武,使兄弟三人同朝輔政何如?」宋均道:臣察晏、普之意,出於至誠。時尚書屋
陛下不若姑從所請,以遂其高。異日更下詔征之,或先朝故事,就近與一大郡,以展其未盡之才,因使便道歸省,則陛下好賢之誠,與晏、普友愛之義,兩得之矣。”天子準奏,即拜許晏為丹陽郡太守,許普為吳郡太守,各賜黃金二十斤,寬假三月,以盡兄弟之情。許晏、許普謝恩辭朝,公卿俱出郭,到十里長亭,相餞而別。時尚書屋
晏、普二人星夜回到陽羡,拜見了哥哥,將朝廷所賜黃金,盡數獻出。許武道:「這是聖上恩賜,吾何敢當!」教二弟各自收去。次日,許武備下三牲祭禮,率領二弟到父母墳塋,拜奠了畢,隨即設宴遍召裡中父老。許氏三兄弟都做了大官,雖然他不以富貴驕人,自然聲勢赫奕。時尚書屋
聞他呼喚,尚不敢不來,況且加個請字。那時眾父老來得愈加整齊。許武手捧酒卮,親自勸酒。眾人都道:「長文公與二哥、三哥接風之酒,老漢輩安敢僭先!」比時風俗淳厚,鄉黨序齒,許武出仕已久,還叫一句「長文公」。時尚書屋
那兩個兄弟,又下一輩子,雖是九卿之貴,鄉尊故舊,依舊稱「哥」。許武道:「下官此席,專屈請鄉親下降,有句肺腑之言奉告。必須滿飲三杯,方敢奉聞。」眾人被勸,只得吃了。時尚書屋
許武教兩個兄弟次第把盞,各敬一杯。眾人飲罷,齊聲道:「老漢輩承賢昆玉厚愛,借花獻佛,也要奉敬。」許武等三人,亦各飲訖。眾人道:「適纔長文公所論金玉之言,老漢輩拱聽已久,願得示下。」
許武疊兩個指頭,說將出來。言無數句,使聽者毛骨聳然。正是:斥鷃不知大鵬,河伯不知海若。聖賢一段苦心,庸夫豈能測度。時尚書屋

許武當時未曾開談,先流下淚來。嚇得眾人驚惶無措,兩個兄弟慌忙跪下,問道:「哥哥何故悲傷?」許武道:「我的心事,藏之數年,今日不得不言。」指着宴、普道:「只因為你兩個名譽未成,使我作違心之事,冒不韙之名,有玷于祖宗,貽笑于鄉裡,所以流淚。」遂取出一卷冊籍,把與眾人觀看。時尚書屋
原來是田地屋宅及歷年收斂米粟布帛之數。眾人還未曉其意。許武又道:「我當初教育兩個兄弟,原要他立身修道,揚名顯親。不想我虛名早著,遂先顯達。時尚書屋
二弟在家,躬耕力學,不得州郡征闢。我欲效古人祁大夫,內舉不避親,誠恐不知二弟之學行者,說他因兄而得官,誤了終身名節。我故倡為析居之議,將大宅良田,強奴巧婢,悉據為已有。度吾弟素敦愛敬,決不爭競。時尚書屋
吾暫冒貪饕之跡,吾弟方有廉讓之名。果蒙鄉裡公評,榮膺徵聘。今位列公卿,官常無玷,吾志已遂矣。這些田房奴婢都是公共之物,吾豈可一人獨享?這幾年以來所收米穀布帛,分毫不敢妄用,盡數工載在那冊籍上。時尚書屋
今日交付二弟,表為兄的向來心跡,也教眾鄉尊得知。」
眾父老到此,方知許武先年析產一片苦心,自愧見識低微,不能窺測,齊聲稱嘆不已。只有許晏、許普哭倒在地,道:「做兄弟的蒙哥哥教訓成人,僥倖得有今日。誰知哥哥如此用心!是弟輩不肖,不能自致青雲之上,有累兄長。今日若非兄長自說,弟輩都在夢中。時尚書屋
兄長盛德,從古未有。只是弟輩不肖之罪,萬分難贖。這些小家財原是兄長苦掙來的,合該兄長管業。弟輩衣食自足,不消兄長掛念。」
許武道:「做哥的力田有年,頗知生殖。況且宦情已淡,便當老于耰鋤,以終天年。二弟年富力強,方司民社,宜資莊產,以終廉節。」晏、普又道:「哥哥為弟而自污。時尚書屋
弟輩既得名,又俗得利,是天下第1等貪夫了。不惟玷辱了祖宗,亦且玷辱了哥哥。萬望哥哥收回冊籍,聊減弟輩萬一之罪!」
眾父老見他兄弟三人交相推讓,你不收,我不受,一齊向前勸道:「賢昆玉所言,都則一般道理。長文公若獨得了這田產,不見得向來成全兩位這一段苦心。兩位若徑受了,又負了令兄長文公這一段美意。依老漢輩愚見,宜作三股均分,無厚無薄,這才見兄友弟恭,各盡其道。」
他三個兀自你推我讓。那父老中有前番那幾個剛直的,挺身向前,厲聲說道:「吾等適纔分處,甚得中正之道。若再推遜,便是矯情沽譽了。把這冊籍來,待老漢與你分剖!」許武弟兄三人更不敢多言,只得憑他主張。時尚書屋
當時將田產配搭,三股分開,各自管業。中間大宅,仍舊許武居住。左右屋宇窄狹,以所在慄帛之數補償晏、普,他日自行改造,其僮婢亦皆分派。眾父老都稱為公平,許武等三人施禮作謝,邀入正席飲酒,盡歡而散。時尚書屋
許武心中終以前番析產之事為歉,欲將所得良田之半,立為義莊,以贍鄉裡。許晏、許普聞知,亦各出已產相助。裡中人人歎服。又傳出幾句口號來,道是:「真孝廉,惟許武;誰繼之?晏與普。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