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今古奇觀 第 6 頁


石壁道:「且住。」問女兒月香道:「你有甚計較,使球兒自走出來麼?」月香想了一想,便道:「有計了。」即教養娘去提過一桶水來,傾在穴內。那球便浮在水面。再傾一桶,穴中水滿,其球隨水
作者:待考 / 頁數:(6 / 234)

石壁道:「且住。」問女兒月香道:「你有甚計較,使球兒自走出來麼?」月香想了一想,便道:「有計了。」即教養娘去提過一桶水來,傾在穴內。那球便浮在水面。時尚書屋

再傾一桶,穴中水滿,其球隨水而出。石壁本是要試女孩兒的聰明,見其取水出球,智意過人,不勝之喜。時尚書屋
閒話休敘。那官人在任不上三年,誰知命裡官星不現,飛禍相侵。忽一夜倉中失火,急去救時,已燒報官糧千餘石。那時米貴,一石值一貫五百。時尚書屋
亂離之際,軍糧最重。南唐法度,凡官府破耗軍糧至三百石者,即行處斬。只為石壁是個清官,又且火災無數,非關本官私弊,上官教替他分解保奏。唐主怒猶未息,將本官削職,要他賠償。時尚書屋
估價共該一千五百餘兩,把傢俬變賣,未盡其半。石壁被本府軟監,追逼不過,鬱成一病,數日而死。遺下女兒和養娘二口,少不得着落牙婆官賣,取價償官。這等苦楚,分明是:屋漏更遭連夜雨,船遲又遇打頭風。時尚書屋
卻說本縣有個百姓叫做賈昌,昔年被人誣陷,坐假人命事,問成死罪在獄。虧石知縣到任,審出冤情,將他釋放。賈昌銜保家活命之恩,無從報效。一向在外為商,近日方回。時尚書屋
正值石知縣身死,即往撫屍慟哭,備辦衣衾棺木與他殯殮。合家掛孝,買地營葬。又聞得所欠官糧尚多,欲待替他賠補幾分,怕錢糧干係,不敢開端惹禍。見說小姐和養娘都着落牙婆官賣,慌忙帶了銀子,到李牙婆家,問要多少身價。時尚書屋
李牙婆取出硃批的官票來看:養娘十六歲,只判得三十兩;月香十歲,到判了五十兩。卻是為何?月香雖然年小,容貌秀美可愛;養娘不過粗使之婢,故此判價不等,賈昌並無吝色,身邊取出銀包,兌足了八十兩紋銀交付牙婆,又謝他五兩銀子,即時領取二人回家。李牙婆把兩個身價交納官庫。地方呈明石知縣家財人口變賣都盡,上官只得在別項那移賠補,不在話下。時尚書屋
卻說月香自從父親死後,沒一刻不啼啼哭哭。今日又不認得賈昌是什麼人,買他歸去,必然落于下賤,一路痛哭不已。養娘道:「小姐,你今番到人家去,不比在老爺身邊,只管啼哭,必遭打罵。」月香聽說愈覺悲傷。時尚書屋

誰知賈昌一片仁義之心,領到家中,與老婆相見,對老婆說:「此乃恩人石相公的小姐,那一個就是伏侍小娘的養娘。我當初若沒有恩人,此身死於縲紲。今日見他小姐,如見恩人之面。你可另收拾一間香房,教他兩個住下,好茶好飯供待他,不可怠慢。時尚書屋
後來倘有親族來訪,那時送還,也盡我一點報效之心。不然之時,待他長成,應就本縣擇個門當戶對的人家,一夫一婦,嫁他出去,恩人墳墓也有個親人看覷。那個養娘依舊得他伏侍小姐,等他兩個作伴,做些女工,不要他在外答應。」月香生成伶俐,見賈昌如此分付老婆,慌忙上前萬福道:「奴家賣身在此,為奴為婢理之當然。時尚書屋
蒙恩人抬舉,此乃再生之恩。乞受奴一拜,收為義女。」說罷即忙下跪。賈昌那裡肯要他拜,別轉了頭,忙教老婆扶起,道:「小人是老相公的子民,這螻蟻之命,都出老相公所賜。時尚書屋
就是這位養娘,小人也不敢怠慢,何況小姐?小人怎敢妄自尊大。暫時屈在寒家,只當賓客相待。望小姐勿責怠慢,小人夫妻有幸。」月香再三稱謝。時尚書屋
賈昌又分付家中男女,都稱為石小姐。那小姐稱賈昌夫婦,但呼賈公賈婆,不在話下。時尚書屋
原來賈昌的老婆素性不甚賢慧。只為看上月香生得清秀乖巧,自己無男無女,有心要收他做個螟蛉女兒。初時甚是歡喜,聽說賓客相待,先有三分不耐煩了。卻滅不得石知縣的恩,沒奈何依着丈夫言語,勉強奉承。時尚書屋
後來賈昌在外為商,每得好綢好絹,先盡上好的寄與石小姐做衣服穿。比及回家,先問石小姐安否。老婆心下漸漸不平。又過些時,把馬腳露出來了。時尚書屋
但是賈昌在家,朝饔夕餐,也還成個規矩,口中假意奉承幾句。但背了賈昌時,茶不茶,飯不飯,另是一樣光景了。養娘常叫出外邊雜差雜使,不容他一刻空閒。又每日間限定石小姐,要做若干女工針指還他。時尚書屋
倘手遲腳慢,便去捉鷄罵狗,口裡好不乾淨。正是:人無千日好,花無百日紅。養娘受氣不過,稟知小姐,欲待等賈公回家,告訴他一番。月香斷然不肯,說道:「當初他用錢買我,原不指望他抬舉。時尚書屋
今日賈婆雖有不到之處,卻與賈公無干。你若說他,把賈公這段美情都沒了。我與你命薄之人,只索忍耐為上。」
忽一日,賈公做客回家,正撞着養娘在外汲水,面龐比前甚是黑瘦了。賈公道:「養娘,我只教你伏侍小姐,誰要你汲水?且放著水桶,另叫人來擔罷。」養娘放了水桶,動了個感傷之念,不覺滴下幾點淚來。賈公要盤問時,他把手拭淚,忙忙的奔進去了。時尚書屋
賈公心中甚疑。見了老婆,問道:「石小姐和養娘沒有甚事?」老婆回言:「沒有。」初歸之際,事體多頭,也就閣過一邊。又過了幾日,賈公偶然到近處人家走動。時尚書屋
回來不見老婆在房,自往廚下去尋他說話。正撞見養娘從廚下來,也沒有托盤,右手拿一大碗飯,左手一隻空碗,碗上頂一碟醃菜葉兒。賈公有心閃在隱處,看時,養娘走進石小姐房中去了。賈公不省得這飯是誰吃的,一些葷腥也沒有。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