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今古奇觀 第 9 頁


話休絮煩。再說月香小姐,自那日進了鐘離相公衙內,次日,夫人分付新來婢子,將中堂打掃。月香領命,攜帚而去。鐘離公梳洗已畢,打點早衙理事,步出中堂。只見新來婢子獃獃的把着一把掃帚,
作者:待考 / 頁數:(9 / 234)

話休絮煩。再說月香小姐,自那日進了鐘離相公衙內,次日,夫人分付新來婢子,將中堂打掃。月香領命,攜帚而去。鐘離公梳洗已畢,打點早衙理事,步出中堂。時尚書屋

只見新來婢子獃獃的把着一把掃帚,立於庭中。鐘離公暗暗稱怪,悄地上前看時,原來庭中有一個土穴,月香對了那穴,汪汪流淚。鐘離公不解其故,走入中堂,喚月香上來,問其緣故。月香愈加哀泣,口稱不敢。時尚書屋
鐘離公再三詰問,月香方纔收淚而言道:「賤妾幼時,父親曾于此地教妾蹴球為戲,誤落球于此穴。父親問妾道:『你可有計較,使球自出於穴,不須拾耳?』賤妾答云:『有計。』即遣養娘取水灌之,水滿球浮,自出穴外。父親謂妾聰明,不勝之喜。時尚書屋
今雖年久,尚然記憶。睹物傷情,不覺哀泣。願相公俯賜矜憐,勿加罪責。」鐘離公大驚道:「汝父姓甚名誰?你幼時如何得到此地?須細細說與我知。」
月香道:「妾父姓石,名璧,六年前在此作縣尹。只為天火燒倉,朝廷將父革職,勒令倍償,父親病鬱而死,有司將妾和養娘官賣到本縣賈公家。賈公向被冤系,感我父活命之恩,故將賤妾甚相看待,撫養至今。因賈公出外為商,其妻不能相容,將妾轉賣于此。時尚書屋
只此實情,並無欺隱。」今朝訴出衷腸事,鐵石人知也淚垂。時尚書屋
鐘離公聽罷,正是兔死狐悲,物傷其類:「我與石壁一般是個縣尹,他只為遭時不幸,遇了天災,親生女兒就淪于下踐。我若不聞不見,到也罷了。天教他到我衙裡,我若不扶持他,同官體面何存?石公在九泉之下,以我為何如人!」當下請夫人上堂,就把月香的來歷細細敘明。夫人道:「似這等說,他也是個縣令之女,豈可賤婢相看。時尚書屋
目今女孩兒嫁期又逼,相公何以處之?」鐘離公道:「今後不要月香服役,可與女孩兒姊妹相稱。下官自有處置。」即時修書一封,差人送到親家高大尹處。高大尹拆書觀看,原來是求寬嫁娶之期。時尚書屋
書上寫道:「婚男嫁女,雖父母之心,捨己成人,乃高明之事。近因小女出閣,預置媵婢月香。見其顏色端麗,舉止安詳,心竊異之。細訪來歷,乃知即兩任前石縣令之女。時尚書屋
石公廉吏,因倉火失官喪軀,女亦官賣,轉展售于寒家。同官之女,猶吾女也。此女年已及笄,不惟不可屈為媵婢,且不可使吾女先此女而嫁。仆今急為此女擇婿,將以小女薄奩嫁之。時尚書屋

令郎姻期,少待改卜,特此拜懇,伏惟請諒。鐘離義頓首。」
高大尹看了道:「原來如此!此長者之事,吾奈何使鐘離公獨擅其美!」即時回書云:「鸞鳳之配,雖有佳期;狐兔之悲,豈無同志。在親翁既以同官之女為女,在不佞寧不以親翁之心為心?三複示言,令人悲惻。此女廉吏血胤,無慚閥閲。願親家即賜為兒婦,以踐始期。時尚書屋
令愛別選高門,庶幾兩便。昔蘧伯玉恥獨為君子,仆今者願分親翁之誼。高原頓首。」
使者將回書呈與鐘離公看了。鐘離公道:「高親家願娶孤女,雖然義舉。但吾女他兒久已聘定,豈可更改?還是從容待我嫁了石家小姐,然後另備妝奩,以完吾女之事。」當下又寫書一封,差人再達高親家。時尚書屋
高公開書讀道:「娶無依之女,雖屬高情;更已定之婚,終乖正道。小女與令郎,久諧風卜,準擬鸞鳴。在令郎停妻而娶妻,已違古禮,使小女舍婿而求婿,難免人非。請君三思,必從前議。時尚書屋
義惶恐再拜。」
高公讀畢,嘆道:「我一時思之不熟。今聞鐘離公之言,慚愧無地。我如今有個兩盡之道,使鐘離公得行其志,而吾亦同享其名。萬世而下,以為美談。」
即時覆書云:「以女易女,仆之慕誼雖殷。停妻娶妻,君之引禮甚正。仆之次男高升,年方十七,尚未締姻。令愛歸我長兒,石女屬我次子。時尚書屋
佳兒佳婦,兩對良姻。一死一生,千秋高誼。妝奩不須求備,時日且喜和同。伏冀俯從,不須改卜。時尚書屋
原惶恐再拜。」鐘離公得書,大喜道:「如此處分,方為雙美。高公義氣,真不愧古人,吾當拜其下風矣。」
當下,即與夫人說知,將一副妝奩剖為兩分,衣服首飾,稍稍增添。二女一般,並無厚薄。到十月望前兩日,高公安排兩乘花細轎,笙簫鼓吹,迎接兩位新人。鐘離公先發了嫁妝去後,隨喚出瑞枝、月香兩個女兒,教夫人分付他為婦之道。時尚書屋
二女拜別而行。月香感念鐘離公夫婦恩德,十分難捨,號哭上轎。一路趲行,自不必說。到了縣中,恰好湊着吉日良時,兩對小夫妻,如花如錦,拜堂合卺。時尚書屋
高公夫婦歡喜無限。正是:
百年好事從今定,一對姻緣天上來。時尚書屋
再說鐘離公,嫁女三日之後,夜間忽得一夢:夢見一位官人,幞頭象簡,立於面前,說道:「吾乃月香之父石璧是也。生前為此縣大尹,因倉糧失火,賠償無措,鬱鬱而亡。上帝察其清廉,憫其無罪,敕封吾為本縣城隍之神。月香吾之愛女,蒙君高誼,拔之泥中,成其美眷,此乃陰德之事。時尚書屋
吾已奏聞上帝。君命中本無子嗣,上帝以公行善,賜公一子,昌大其門。君當致身高位,安享遐齡。鄰縣高公與君同心,願娶孤女,上帝嘉悅,亦賜二子高官厚祿,以酬其德。時尚書屋
君當傳與世人廣行方便,切不可凌弱暴寡,利己損人。天道昭昭,纖毫洞察!」說罷,再拜。鐘離公答拜起身,忽然踏了衣服前幅,跌上一交,猛然驚醒,乃是一夢。即時說與夫人知道,夫人亦嗟呀不已。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