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魏閹全傳 第 12 頁


吳益之忙扯住他袖子,公子便來摸他袖內,卻有把在內。公子道:「這是甚麼?」一把拿出來,卻是柄棕竹真金扇,上面是李臨淮寫的。公子道:「我們逐年打雁,今年倒被小雁兒嗛了眼睛,這樣個小孩子
作者:佚名 / 頁數:(12 / 172)

吳益之忙扯住他袖子,公子便來摸他袖內,卻有把在內。公子道:「這是甚麼?」一把拿出來,卻是柄棕竹真金扇,上面是李臨淮寫的。公子道:「我們逐年打雁,今年倒被小雁兒嗛了眼睛,這樣個小孩子,轉被他瞞過了。」

吳益之道:「這並不幹雲卿的事,都是老一的騷風發了來纏他的。」一娘道:「可是說胡話,你看見的?」吳益之道:「不要強嘴,好好拜我兩拜,我代你做媒。」一娘道:「無因怎麼拜得起來。」公子道:「卻也怪你們不得,這樣一對嬌滴滴的人兒,怎叫他們不動火?吳相公連日也想你得緊,如今也說不得偏話,拿骰子來擲擲看,遇著雙喜相逢的,今日就陪伴他。時尚書屋
我先擲起。」
一擲不遇,次到吳益之,止遇一個,飲了一杯。到雲卿,一擲,卻是三二六麼三四,遇了個單的。再到一娘,又遇了卻是雙喜相逢,乃是二二四二四六。時尚書屋
吳益之呵呵大笑道:「真是天定的了,取兩個大杯來吃合卺。」就與公子二人各奉一杯,雲卿害羞起身要走,被吳益之抓住。又替他二人串了酒,各飲交杯。公子唱曲,吳相公奉餚,眾人取笑了半日。時尚書屋
吳益之道:「媒人是大爺,伴婆便讓我,老吳不來討喜,只討個頭兒罷。」一娘還是假意推卻,雲卿轉認真害羞起來。時尚書屋
正在花攢錦簇的飲酒,忽見個家人慌忙進來稟道:「鄆城縣張爺欽取了吏部,來拜老爺,老爺叫請大爺去會哩。」原來這張公是公子的房師。吳益之道:「我也要會會他,只是誤了他二人的佳期,怎處?」公子笑道:「不妨!你兩人竟在此宿罷,我叫人送鋪蓋來,明早來扶頭罷!」一娘道:「不好,還是回去罷。」吳益之道:「又來撇清了。」
公子帶笑向一娘道:「他是個童男子兒,你開他的黃花時,須婉款些。」說過,遂同吳益之出門上馬而去。時尚書屋
二人送到門外,攜手回來,百般歡笑頑耍,巴不得到晚。在灑雪軒耍了一會,就爐上燉起天水泡新茶來吃。將晚時,只見兩個小廝押着鋪蓋進來,鋪在凝香閣上。晚間,雲卿討了水來,二人洗了手腳上床,那兩個小廝也去睡了。時尚書屋
是日天氣甚熱,不用蓋被,銀燭高燒,二人交媾直至三更。方摟抱而臥,哪知交四更時,忽然雷生西北,閃起東南,只聽得盆傾大雨電掣鞭雷。時尚書屋
好大雨,足下了一個更次才漸小了。正是:

電掣紫蛇明,雷轟群蟄哄,螢煌飛火光,霹靂崩山洞。列缺滿天明,震驚連地縱。紅綃一閃發萌芽,萬里江山都撼動。時尚書屋
二人睡思正濃,忽被霹靂驚醒,覺得有些寒氣逼人,遂扯被來蓋了。一會雷雨才住,檐溜無聲,只聽得樓板上簌簌有聲。雲卿掀開帳子低頭一望,卻好一閃過去,見地下有一堆紅東西,沒有看得明白。接着又是一閃,才看見是一條大赤蛇盤在樓板上,昂着頭向床上望。時尚書屋
雲卿嚇得縮進被去,蒙頭緊抱而睡,不敢噴聲。又隔了一會,閃也住了,才伸出頭來,不見動靜。小便急了,沒奈何,輕輕揭開帳子,見窗上有月光,照見樓板上,並無蛇影。想道:「花園中草木多,該有大蛇。時尚書屋
想是因雷雨大,從屋上下來的,雨住時自然去了。」摸摸一娘時,猶自酣睡未醒。只得爬下床來,披上衣服,見月明如晝。雖不見蛇的蹤跡,卻又不敢開門,只得站在桌上,從窗眼裡往外溺。時尚書屋
溺完下來,正要上床,才掀開帳子,一手摸着蛇尾,嚇了一跳。忙把帳子大開看時,只見一條大紅蛇,盤在一娘身上,昂頭向外,眼放兩道金光。見了人,往被裡一鑽,嚇得雲卿大叫一聲,跌倒在樓板上。未知性命如何,先見四肢不動。時尚書屋
正是[
身如五鼓銜山月,命似三更油盡燈。時尚書屋
畢竟不知雲卿性命若何?且聽下回分解。時尚書屋
第4回
 賴風月牛三使勢 斷吉凶跛老灼龜
詞曰[
世事等蜉蝣,朝暮營營不自由。打破世間蝴蝶夢,休休,滌盡塵氛不惹愁。富貴若浮鷗,幾個功名到白頭。昨日春歸秋又老,悠悠,開到黃花蝶也愁。時尚書屋
話說魏雲聊上床,見了赤蛇,嚇倒在地。一娘聞聲驚醒,身邊不見可人,口裡連叫:「莫冷呀,可曾穿衣服?」又叫兩遍,也不應。揭開帳子不見人影,再低頭,只見月光映着衣服在地下。忙坐起扯那衣服時,只見雲卿睡在地下。時尚書屋
忙下床來摸時,渾身皆冷,四肢不動,只口中微微有氣,不知何故。時尚書屋
忙扯下被來代他蓋好,抱住了以口度氣,少頃才伸出氣來。自己才穿上衣服,開了樓門叫起小廝來。那小廝道:「早哩,忙起來做甚?」一娘道:「魏官人肚痛哩,快燒些湯來。」小廝忙起來開門,去了一會才送上滾湯來。時尚書屋
看見雲卿睡在地下,道:「正經床上不睡,在地下舞弄做甚。」一娘接過滾水來,度了幾口下去,漸漸身上才暖,同小廝扶他上床。小廝才去,一娘復脫衣上床,摟着雲卿偎了一個時辰,方伸出氣來。翻轉身來說道:「嚇殺我也!」
一娘心中的一塊石頭才落下去,又不敢勞動問他,只得又摟着睡了一會,方說道:「嚇殺了!」一娘道:「怎樣的?」雲卿道:“打閃時,見一條赤蛇盤在地下,你睡着了,我要小便,伸出頭看時,窗上月光明亮,蛇已不見。時尚書屋
我便起來小解,回來上床時,一手摸着個蛇尾,已是害怕;及揭開帳子看時,見一條大紅蛇盤在你身上,見我來就往被裡一鑽,我故此嚇倒了。「一娘道:」想是你眼花了,我並不覺,你沒有嚇得死,我到好被你嚇死了!你如今好些麼?「雲卿道:」此刻不覺怎麼的,只是心裡還有些跳。“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