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魏閹全傳 第 28 頁


」進忠接過來,低下頭吃了,又斟了杯奉上。二人遂一遞一杯。吃過了一會,程公顏色才漸漸和了。進忠乘機問道:「老爺為甚着惱?」程公道:「今日進朝,受了一肚子氣。」進忠道:「誰敢和老爺
作者:佚名 / 頁數:(28 / 172)

」進忠接過來,低下頭吃了,又斟了杯奉上。二人遂一遞一杯。吃過了一會,程公顏色才漸漸和了。進忠乘機問道:「老爺為甚着惱?」程公道:「今日進朝,受了一肚子氣。」

進忠道:「誰敢和老爺合氣?」
程中書道:「怎耐二陳那閹狗,着實可惡!」進忠道:「為甚麼!」程公道:「因楊太監要往陝西織造馱絨,送我一萬銀子,央我討他分上。我對他說,他倒當面允了,只是不發下旨來。後又去求他幾次。總回我:」無不領命,只等皇爺發下來,即批准了。時尚書屋
『如今等了有兩個多月,也不發下來。楊爺等不得,又去央李皇親進去說了,登時旨意就下來了。你說可惱麼?當日內裡老爺在時,好不奉承,見了我都是站在旁邊呼大叔,如今他們一朝得志,就大起來了。早間我要當眾人面前辱他們一場,被眾太監勸住。時尚書屋
「進忠道:」世情看冷暖,人在人情在。內裡老爺又過世了,如今他們勢大,與他們爭不出個甚麼來。只才是』早上不做官,晚上不唱喏。‘李皇親原是皇上心坎上的人,怎麼不奉承他?那些差上的太監們撰了無數的錢,進朝廷者不過十之一二,司禮監到得有七八分。時尚書屋
據小的意思,不如上他一本,攪他一攪。「程公道:」怎麼計較哩?「進忠道:」老爺本上只說歷年進貢錢糧拖欠不明,當差官去清查。皇上見了,無不歡喜,自然是差老爺去了。「程公道:」好雖好,又恐那狗骨頭見與他們不便,又要按住了哩。時尚書屋
「進忠道:」內裡老爺掌朝多年,難道沒有幾個相好的在皇上面前說得話的麼?就是他同夥中也有氣不忿的,老爺多請幾位計議,就許他們些禮物,包管停妥。「一夕話,把個程中書一肚子怒惱都銷入爪哇國去了,滿面上喜笑花生,將他一把摟過去親嘴道:」好聰明孩子,會計較事,若成了,也彀你一生享用哩!“只才是:
自古讒言可喪邦,一時聳動噁心腸。時尚書屋
士宏不悟前賢戒,險把身軀葬漢江。時尚書屋
兩人一遞一杯,飲至更深,上床安歇。程中書因心中歡喜,更覺動興。進忠欲圖他歡喜,故意百般做作,極力奉承。二人顛狂了半夜,才相摟相抱而睡。時尚書屋

次日起來,不進朝,便來拜殷太監。這殷太監原是在文書房秉筆的,田太監歿了,就該他掌朝,因神宗歡喜二陳,就越次用了,卻把他管了東廠——也是第1個大差。他平日與田太監極厚,故程中書來拜他。傳進帖去,正值殷太監廠中回來,至門首下轎。時尚書屋
門上稟知,就叫請會。程中書進來,見了禮,到書房坐下。時尚書屋
殷太監道:「自令母舅升天后,一向少會,咱們這沒時運的人,是沒人睬咱的。今日甚風兒吹你到此?承你不忘故舊,來看看咱好。」
程中書道:「因家母舅去世,被人輕薄,也無顏見人。今日沒有進去,特來叩請老公公的安。」殷太監道:「承受你。小的們,取酒來燙寒,閒敘閒敘。」
家人移過桌子放在火盆邊,大碗小碟的擺了一桌餚品。金盃斟上酒來,二人對酌多時,程中書道:「近日又差了幾位出去了?」殷太監道:「那些狗攘的,辦着錢只是鑽刺他們出去,撰了無數的錢來,只揀那有時運的,便成幾萬的送他,似咱們這閒涼官兒,連屁也不朝你放個。」程中書道:「這也不該。楊柳水大家灑灑才是。時尚書屋
難道就沒得用人之時。」殷太監道:「這起狗骨頭兒,眼界無人,會鑽刺的都弄了去。你留他,我明日不弄他們個盡根也不算手段。包管叫他們總送與皇爺,大家窮他娘。」
程中書道:「朝廷的錢糧,年年報拖欠,總是他侵挪去了。」殷太監道:「甚麼拖欠?都是他們通同作弊,只瞞着皇爺一個。」程中書道:「何不差人去清查?」殷太監道:「咱也有此意。若差內官去,又是他們一夥子的人;要差個外官去,又恐不體咱的心。」
程中書道:「小侄到無事,可以去走走。只是內裡無人扶持。要求個分上又沒錢使。似昨日楊公公的事,是李皇親說的,就靈驗了。」
殷太監道:“這狗攮的也是神鑽哩!我說怎麼下來得這樣快,原來是這個大頭腦兒。時尚書屋
若你老先兒肯去,都在咱身上。咱有個好頭兒,管你一箭就上垛。「程中書道:」多謝老公公美意。但不知是那個頭兒?「殷太監道:」李皇親是小李娘娘的兄弟。時尚書屋
咱明日去鄭娘娘位下求個分上,只求皇爺批下,竟落文書房,看那小狗攮的可敢留住麼!「程中書道:」妙極,妙極!但不知要多少禮物?“
殷太監道:「少也得萬石米。」程中書道:「小侄是個窮官,怎辦得起?」
殷太監道:「你措一半,我代你借一半,等你回來補我。」程中書道:「拜託,回來加利奉還。」殷太監道:「田哥分上,說甚麼利錢?只是弄得這些狗攮的頭落地,方稱我心。」程中書辭了起身,殷太監道:「你把禮兒先送來,本也預備現成,等皇爺在鄭娘娘處頑耍,咱着人送信來,你再進本,咱央娘娘即時批出,這叫做迅雷不及掩耳,叫他們做手腳不迭。」
說畢,別了。時尚書屋
程公回來。進忠隨來,脫了衣服。程公道:「果如你的計,十分停妥。」
便將殷太監的話對進忠說了。進忠道:「事不宜遲,恐久則生變,就乘今夜送去。」程中書忙取出一百個元寶,用食盒裝好,差了四個人抬着,進忠拿了帖子,送到殷太監家來。時已初更,大門關了,門上不肯傳。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