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魏閹全傳 第 32 頁


」撫院只得具題出去,畢竟本內為他回護,不日旨下,道:「程士宏暴虐荊、湘,以致激變商民,着革職解交刑部嚴審。馮應京倡率百姓毀辱欽差,着錦衣衛差官扭解來京,交三法司審擬具奏。其餘愚民着
作者:佚名 / 頁數:(32 / 172)

」撫院只得具題出去,畢竟本內為他回護,不日旨下,道:「程士宏暴虐荊、湘,以致激變商民,着革職解交刑部嚴審。馮應京倡率百姓毀辱欽差,着錦衣衛差官扭解來京,交三法司審擬具奏。其餘愚民着加恩寬免,欽此。」撫院接了旨,官校即將馮公上上刑具,荊、湘之民扶老攜幼,皆各出資財送與官校,才放鬆了刑具。時尚書屋

有送至中途者,有直送至京到法司處代他打點的,各衙門都用到了錢。旨下,先廷杖一百再審。法司擬成斬罪,監候秋後處決。旨下依議,有詩贊之曰:
驅除狼虎保黔黎為國亡家死不辭。時尚書屋
荊楚萬民沾惠澤,淚痕不數峴山碑。時尚書屋
馮參政雖然受刑,卻因百姓打點過,故未曾重傷。後遇神宗恩赦,只于削職,此是後話。時尚書屋
再講魏進忠被人打碎船落在水中,昏昏沉沉隨波上下,就如昏睡一樣,任其飄泊。忽然甦醒過來,只覺得身上寒冷,開眼看時,卻是睡在一塊大石之上。只見明月滿天,霜華遍地,正是九月中旬天氣,身上只穿了兩件裌衣,已被水濕透,好生寒冷。站起身來一望,只見面前一派大江,滔滔聒耳,蘆花滿岸,心中甚是淒慘。時尚書屋
忽隱隱聞犬吠之聲,爬下石頭來沿江而走,前面一條小路,不知方向。正走時,只見路旁兩個雪白的貓兒相打,進忠上前喝了一聲,那貓兒跑入葦中去了。進忠又不敢進去,恐有虎狼,站了一會,那貓又跑出來在前面打。進忠又趕上幾步,那貓又進去了。時尚書屋
進忠只得跟着他走,及走進去,卻是一條大路,那兩個貓仍在前面趕跑,進忠便緊緊跟着他走,就如引路的。時尚書屋
走有三四里遠,望見前面高岸上有一簇人家居住,倒也齊整。但見那:倚山通路,傍岸臨流。處處柴扉掩,家家竹院扃。江頭宿鷺夢魂安,柳外啼鵑喉舌冷。時尚書屋
短篴無聲,寒砧不韻。紅蓼枝搖月,黃蘆葉鬥風。陌頭村犬吠疏籬,渡口老漁眠釣艇。燈火稀,人煙靜,半空皓月懸明鏡。時尚書屋

忽聞一陣白蘋香,卻是西風隔岸送。時尚書屋
進忠爬到岸上,那貓也不見了,人家都關門閉戶,沒處投宿。見前面有座門樓,及走至跟前看時,卻是一座廟宇,兩扇紅門緊閉,不敢去敲,只得在廟門前儋下坐著避風露。少頃,忽聽得噹噹的鑼響,梆聲正打三更。又見對過小巷內走出頭小狗兒來,望着進忠汪汪亂吠。時尚書屋
那更夫走近廟前,見狗亂叫,便走來看,只進忠獨坐在此,遂把鑼亂敲。後面走出七八個人來,手持槍棍走上來,一條繩子把進忠鎖起,不由分說拉著就走。眾人擁着一直來到一處。時尚書屋
眾人敲門,裡面問道:「甚麼事?」外面應道:「捉了賊來了。」裡面開門,只見門內兩邊架上插滿刀槍。那些人把進忠帶到裡面鎖在柱子上,眾人去了,關上門也不來問他,竟自一哄而去。這才是:
運不通時實可哀,動心忍性育雄才。時尚書屋
已遭三日波濤險,又受囹圄一夜災。時尚書屋
進忠鎖在柱上,懊惱了半夜。天明時,眾捕役吃了早飯,正要來拷問他,只見一人手持一面小白牌進來道:「昨夜拿的賊哩?老爺叫帶去哩,坐堂了。」眾捕快答應,帶了進忠,來到一個衙門進來,只見那:
檐牙高啄,骨朵齊排。桌圍坐褥盡銷金,筆架硯台皆錫鑄。雙雙獄卒,手提着鐵鎖沉枷;對對弓兵,身倚定竹批木棍。白牌上明書執掌:專管巡盜、巡鹽;告示中更載着委差:兼理查船、過稅。時尚書屋
雖然是小小捕衙官,若論威風也赫耀。時尚書屋
快手將進忠帶到丹墀下,見上面坐著個官兒,生得十分清秀,年紀只好三十多歲。進忠心內想道:「我在京時,這樣官兒只好把他當做螞蟻,今日既然到此,只得沒奈何跪下。」正是:在人矮檐下,不敢不低頭。那官兒先叫上更夫問道:「這人從何處捉來的?」更夫道:「小的夜裡巡更,至龍王廟前,見他獨坐在門樓下,故此叫保甲同捉了來。」
官兒道:「帶上來。」問道:「你是哪裡人?姓甚麼?為何做賊?」進忠不敢說出真姓名來,遂假說道:「小的姓張,北直人,因販貨到荊州來,賣在漢江口,遭風落水,虧抱住一塊船板流到這裡。夜間爬到岸上,人傢俱閉了門,無處投宿,只得在門下避風,被他們拿來,其實沒有做賊。」那官兒聽了,走下公座來,看見他身穿白綾裌襖,下襯着白綢褂子,穿的花綢褲子都被扯壞了,心中想道:「此人身上穿得齊整,卻不像個做賊的。」
故意喝道:“半夜獨行,非做賊而何!
再搜他身上可有臓物。「皂隷上前,將他身上搜了一遍,沒有東西。只見他手指上扣着個金牌子,稟道:」身上並無一物,隻手上有個小金牌子。「官兒道:」取上來看。時尚書屋
「皂隷將繩子扯斷拿上來。那官兒接過來一看,吃了一驚。沉吟了一會,正要問他的原由,忽見報事的慌慌張張的來報道:」稟老爺,本府太爺的船快到界口了。「那官兒道:」且收禁。時尚書屋
“又叫過個家人來,向他耳邊說了幾句,遂下公座上馬去了。衙役將進忠帶到倉裡,送他在一間房裡坐下。時尚書屋
少頃,忽見一人送點心來與他吃,午後又送出酒飯來。進忠想道:「我是個犯人,為何送點心酒飯我吃?」心中狐疑不解。直至上燈時,只見個穿青衣的走進來道:「老爺叫你哩!」進忠跟他走過穿堂,直至私衙,心中愈覺可疑。見上面點着樺燭,那官兒坐在堂中。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