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魏閹全傳 第 33 頁


進忠走至檐前跪下。那官兒道:「你實說是哪裡人?姓甚名誰?因何到此?」進忠道:「小的委實姓張,北直人,因壞船落水至此。」官兒道:「你是幾時落水的?」進忠道:「九月十二日在漢口落水,昨
作者:佚名 / 頁數:(33 / 172)

進忠走至檐前跪下。那官兒道:「你實說是哪裡人?姓甚名誰?因何到此?」進忠道:「小的委實姓張,北直人,因壞船落水至此。」官兒道:「你是幾時落水的?」進忠道:「九月十二日在漢口落水,昨夜三更時上岸的。」官兒道:「胡說!你是十二落水,今日已是十六了,豈有人在水中三四日不死的?況漢口到此是上水,豈有逆流的哩?這都是虛言,你若不實說,我就要動刑了。」

進忠想道:「我若說出真情,又恐惹起前事來;若不說,又恐動刑。」半日不敢開言。那官兒道:「我且問你,這金牌子是誰與你的?」
進忠道:「是小的自小帶著的。」官兒道:「是誰與你帶的?」進忠道:「是小的母親與小的帶的。」官兒道:「你母親姓甚麼?」進忠道:「姓侯。」官兒道:「這等你,你不是姓張了。時尚書屋
你起來對我實說。這牌子的緣由,我也知道些,你若不實說,我就夾你哩!」
那官兒屏退左右。進忠被他強逼不過,又見左右無人,只得實說道:“小的實系姓魏,名進忠,肅寧縣人。去年隨母親往北京尋親。小的母親有個姨弟在京,叫小的拿這牌子去尋,說這牌子原是他的。時尚書屋
後找尋不遇,在京中住下。時尚書屋
後遇吏科王老爺薦小的到中書程老爺衙內做親隨,今跟程中書來湖廣清稅,昨在漢口被盜,把船打碎,落水飄到此地。爬上岸在廟門前避風,被巡更的拿來。這是實話,並無半字虛情,求老爺開恩。「那官兒聽罷,即忙走下來拉他坐。時尚書屋
進忠道:」小的是犯人,怎敢坐?「那官兒道:」我就是你母親的姨弟魏雲卿,我一向想念你母子,不意在此地相會。「二人見了禮坐下,雲卿道:」你令堂今在何處?「進忠道:」陪王吏科的夫人往臨清去了,刻下尚在臨清。“
雲卿話畢,叫人取棉衣出來與進忠換,只顧拿着金牌子看來看去,不覺眼中流淚。正是:
十載分離無見期,一朝重會不勝悲。時尚書屋
可憐物在人何處,各自天涯不共歸。時尚書屋
雲卿道:「我與你母親別了十數年,無日不想念,他一向在何處的?我在京中等他許久,怎麼到去年才進京?」進忠又將途中遇難的事說了一遍。時尚書屋

雲卿磋嘆不已,便叫拿酒吃。少頃,擺上酒,二人對酌。進忠問道:「王老爺說老爺榮任廣東,怎麼在這裡?」雲卿道:「這是湖廣沙市,我先在廣東做巡檢,新升荊州衛經歷,刻下奉差在此收稅,你且寬住些時,我差人去接你母親來此相會。」飲至更深,安點進忠後衙安歇。時尚書屋
雲卿此時尚不知程中書的事,過了幾日,才接到撫院的牌道:「凡程中書所委的官員及一切隨從人役,逃竄者,俱着該地方官嚴緝解省。」雲卿看畢,來對進忠說道:「撫按行下牌來,叫拿程中書的餘黨,你正是文上有名字的。我這裡是個川廣的要路,耳目極多,你在此住不得了!」進忠道:「既住不得,我去罷。」
雲卿道:「你往哪裡去?」進忠道:「到臨清看母親去。」
雲卿道:「不好。你到山東去,這漢口是必由之路,那裡恐有人認得你,如何去得?如今卻有所在,你可以安身,到那裡權避些時,待事平了,再向臨清去不遲。」進忠道:「哪裡?」雲卿道:「揚州府我有幾個親戚在那裡開緞鋪,那裡是個花錦地方,我寫兩封書子與你去,盤纏館谷都不必愁。」
次日置酒與他餞行,又做了些寒衣,行李置備齊全。雲卿寫了書子並送人的禮物,都交與進忠道:「這兩封書子,一個姓陳號少愚,一個姓張號白洋,總是我的至親。你今認做我的侄子。恐路上有人盤問,你換了巾兒去,拿兩隻巡船送你到江西界口,切不可出頭露面,要緊。」
進忠收拾行李,雲卿把了一百兩盤纏,着個家人次日黎明送進忠上船,拜別而去。正是:
西風江上草淒淒,忽爾相逢又別離。時尚書屋
從此孤舟天際去,雲山一片望中迷。時尚書屋
進忠上了船,終日躲在艙內,順風而下,不日到了江西界口。搭上鹽課船,打發差船回去。一路上正值幕秋時候,只見楓葉拖丹,波光疊翠,山高月小,水落石出,無限真山真水。十數日才到儀征。時尚書屋
江口換舡,不半日,便到了揚州府鈔關口,住舡上岸,進得城來,只見人物繁華,笙歌聒耳,果然好個揚州城,只見:
脈連地肺,勢占天心。江流環帶髮岷峨,岡勢回龍連蜀嶺。隋宮佳勝,迷樓風影尚豪華;謝傅甘棠,邵伯湖堤遺惠澤。竹西歌吹,邗水樓舡。時尚書屋
青娥皓齒擁高台,掩映紅樓連十里。異貝明珠來絶域,參差寶樹集千家。玉人待月叫吹蕭,豪客臨風思跨鶴。詩成東閣,梅花佳句羡何郎;景集平山,太守風流懷永叔。時尚書屋
九曲池錦帆蕩漾,廿四橋青簾招搖。粉黛如雲,直壓倒越、吳、燕、趙;繁華似海,漫誇他許、史、金、張。時尚書屋
正是[
文章江北家家盛,煙月揚州樹樹花。時尚書屋
進忠入城來到埂子上,見一路鋪面上擺設得貨物璀璨,氤氳香氣不息。到街盡處,一帶高樓,一家門面下懸着粉牌,上寫道:「定織妝花銷金灑綫」。時尚書屋
一面上是:「零剪紗羅綾緞絹綢」。樓檐下懸着一面橫牌,寫着:「陳少愚老店」。進忠走進店來,見櫃欄前擁擠不開,五六個夥計都在那裡搬貨不閒。時尚書屋
進忠只得坐在櫃旁椅子上。等了一會,只見柜上一個少年的道:「老兄要甚麼貨?請過來看。」進忠站起身,拱拱手道:「我不買貨,九老官可在家麼?」
少年的道:「家叔還未出來,老兄有何見教?」進忠道:「雲卿家叔有書要面會令叔。」那少年道:「家叔就出來,請進去坐。」進忠來到廳上坐下。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