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魏閹全傳 第 34 頁


少頃,少愚出來見了禮,坐下,那少年的出去了。少愚道:「不知大駕降臨,失迎得罪。」進忠道:「豈敢。」把書子遞上道:「家叔致意老丈。」少愚道:「豈敢。」看了書子道:「原來令叔高
作者:佚名 / 頁數:(34 / 172)

少頃,少愚出來見了禮,坐下,那少年的出去了。少愚道:「不知大駕降臨,失迎得罪。」進忠道:「豈敢。」把書子遞上道:「家叔致意老丈。」

少愚道:「豈敢。」看了書子道:「原來令叔高升了,失賀。反承厚賜,到覺不安。」便叫小廝將禮物收進去,道:「催面來。」
進忠道:「還要到張老丈處去。」少愚道:「吃過麵我奉陪了去。」少刻面來,不獨氣味馨香,即小菜也十分精潔。吃畢,同少愚來候張白洋。時尚書屋
卻好白洋在家發貨,見少愚,便來見禮。時尚書屋
少愚道:「這位乃魏雲老令侄,新自湖廣來奉候。」白洋道:「請後面坐。」同到廳上坐下,把書遞上。白洋看了道:「前日有人進廣,我還寄了信去,不知已高升了。時尚書屋
這湖廣沙市是個好地方,我曾去買過板的,真是魚米之鄉。令叔得此美缺,可羡!可羡!老兄行李在何處?」進忠道:「在鈔關外陳華亭飯店裡。」白洋道:「叫坐店的取來,就在我這小樓上住罷。」
進忠道:「只是相擾不當。」白洋道:「至親怎說這話?」置酒相待。次日凡親眷相好的緞店,都同他候過。時尚書屋
原來雲卿在廣東時尋了幾萬銀子,有幾個機房緞店都有他的資本。他既認進忠為侄,這些人如何不奉承他?今日張家請,明日李家邀,戲子、姊妹總是上等的。進忠本是個放蕩慣的,遂終日沉湎酒色,不到一月,將百金盤費都用盡了,來向陳少愚借銀子。少愚來與白洋商議道:「雲卿原叫他來避難,以館谷相托,沒有叫把銀子他用,須作個計較,回他方好。」
白洋道:「雲卿家裡的事,我都盡知,他並沒有侄子,此中有些蹊蹺。」少愚道:「他既有親筆書子,料也不假,我們也不必管他是不是,只是支了去難算賬。」
白洋道:「他既開口,又不好回他,酌量處點與他,存着再算。不日也要差人去賀他,那時再關會他也可。」於是兩家湊了一百兩與他。進忠得了銀子,又去揮灑,不上兩個月又完了。時尚書屋

又向別家去借。時尚書屋
光陰迅速,又早到暮春天氣。一日,同了個好朋友閒步到小東門內城河邊一個酒館內飲酒,揀了河房內座頭坐下。果然好座臨流酒肆,但見:
門迎水面,閣壓波心。數株楊柳盡飄搖,幾處溪塘還窈窕。四圍空闊,八面玲瓏。闌干倒影浸玻璃,軒檻晶光浮碧玉。時尚書屋
盛鋪玉饌,游魚知味也成龍;滿貯瓊漿,過鳥聞香先化鳳。綠楊影裡系青驄,紅葉橋邊停畫舫。時尚書屋
進忠等倚窗而坐,但見荷錢貼水,荇帶牽風。飲了半日,進忠起身小解,只聽得背後有人叫道:「魏大哥幾時來的?」進忠回頭一看,說道:「賢弟何以也在此處?」你道此人是誰?乃進忠在石林莊結拜的盟弟劉瑀。 二人相見,真是他鄉遇故知,歡喜不盡,攜手在垂楊之下敘闊。進忠道:「賢弟因何也在此?」
劉瑀道:「自別哥哥之後,久無音信,不到一年,客老並你姨丈俱去世了。小弟同李二哥上京訪問哥哥消息,住了兩三個月也沒人知道。後遇吏科裡的長班談起,方知哥哥往湖廣去了。李二哥也回去了。時尚書屋
小弟承一個朋友薦到魯公公門下,今魯公公奉差到此清查鹽務,故小弟在此,有一年多了,近日聞程中書事壞,正慮哥哥沒信,前有湖廣出差的,已托他去訪信。不知哥哥怎麼到此?」進忠便將漢口遇難的事說了一遍。劉瑀道:「正是吉人天相,兄弟在此相會,也是奇緣。」二人復入座來與那人見禮,劉瑀亦邀過鹽政府的眾人各各見禮。時尚書屋
通過姓名坐下,將兩桌合做一桌,叫小二重拿餚饌,大家痛飲至晚方散。劉瑀道:「我們同到哥哥寓所去認識認識,明日好來奉候。」眾人同進忠來到張白洋家樓上。白洋聽見是鹽政府裡的人,不敢出來。時尚書屋
進忠對張家的小廝道:「請你家老爹出來,這是我的兄弟。」白洋聽了,才出來相見。時尚書屋
進忠道:「這是我結義的兄弟。」白洋就叫留他們吃酒。劉瑀道:「恐府裡關門,改日再領。」說罷別了。時尚書屋
次日清晨,進忠才起來,劉瑀同陸士甫、李融已來了。後又有兩三乘轎子來,都是昨日同席的。因劉瑀面上,故此個個都來拜。相見茶罷欲別,進忠道:「反承諸位先施,少刻即同舍弟到府奉謁。」
劉瑀道:「明日再陪哥哥奉看諸公,今日先有小東在湖船上,並屈白老談談。」白洋道:「小弟尚未盡情,怎敢叨擾。」進忠道:「總是親戚,不必過謙。」白洋道:「也罷,弟先作面東,眾人一同來到麵館吃麵。」
進忠問劉瑀道:「客老並姨爺歿了,姨母可好麼?」劉瑀道:「姨娘多病,月姐也嫁了。姨娘生了一子尚小,家事沒人照管,也漸漸凋零了。」進忠嘆息一會。時尚書屋
吃過麵,同到小東門城河邊上舡,見湖舡上已有兩個姊妹在內,出艙迎接,真是生得十分標緻,但見他:冰肌玉骨,粉面油頭。杏臉桃腮,醞釀就十分春色;柳眉星眼,妝點出百種丰神。花月儀容,蕙蘭心性。靈竅中百伶百俐,身材兒不短不長。時尚書屋
聲如鶯囀喬林,體似燕穿新柳。一個是迎輦司花女,一個是龍舟殿腳人。時尚書屋
眾人下舡,讓進忠首座,兩個姊妹見了禮,問道:「此位爺尊姓?」張白洋道:「是魏爺。」進忠道:「請教二位尊姓雅號?」劉瑀道:「這位是馬老玉,這位是薛老紅,皆是邗上名姝。」又有一班清唱,開了舡,吹唱中流,過虹橋到法海寺、平山堂各處遊玩了半日,才下船入席。眾人觥籌交錯,笑語喧闐。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