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魏閹全傳 第 36 頁


次日辰牌方起,只聽得店門外人聲亂嚷,劉瑀走出來看,卻是府裡的差人。見他來,便站起身來道:「劉大爺來得早呀。」劉瑀道:「諸位有甚事?」差人道:「還是為織造的事。如今將近三個月來,
作者:佚名 / 頁數:(36 / 172)

次日辰牌方起,只聽得店門外人聲亂嚷,劉瑀走出來看,卻是府裡的差人。見他來,便站起身來道:「劉大爺來得早呀。」劉瑀道:「諸位有甚事?」

差人道:「還是為織造的事。如今將近三個月來,府裡日日催逼,拿過兩三次的違限了,昨日又發在廳裡比,他們連睬也不睬,這是瞞不過爺的。蘇杭已折號了,將近起身,這裡還沒些影響哩。」劉瑀道:「本是急了,略寬一日罷。」
差人道:「一刻也難寬。」劉瑀叫陳少愚取出二十兩銀子與他們,他們那裡肯受?眾人出來,做好做歹的把他們撮弄去了,復入來同吃了早飯。時尚書屋
劉瑀道:「事甚緊急,須早作法,不要空使了瞎錢到沒用哩!」眾人散去,少愚留下進忠、劉瑀來,道:“外日小婿的事,承二位盛情提拔,感激不盡。時尚書屋
如今這差事還望計較。「劉瑀道:」奈刻下監主又在安東未回,怎處?「少愚道:」此事須是求你監主計較才好,不知幾時才回來。「劉瑀道:」有些時哩!
令婿進了學也該去謝謝他,或可乘機與他談談,老頭兒是個好奉承的人,見令婿遠去,自然依允。「進忠道:」此話也是,須內裡有個人提拔他才好,老頭兒有些不拔不動哩!「劉瑀道:」倒是李融還有些靈竅。「進忠道:」那孩子有些走滾,恐拿他不定。「劉瑀道:」他與陸士南厚,我們與他商議去。時尚書屋

三人起身到倉巷裡陸士南家來,小廝進去說了,出來道:「請爺少坐,家爺就出來。」茶罷,士南出來相見,又向少愚謝道:「夜來多擾,酒吃多了,此刻頭還疼哩!」對小廝道:「快泡苦茶來吃。」進忠道:「有件事來與兄相商。少愚老丈的差事緊急,要叫他令婿往安東去走走,一則謝薦,二者求免差事,特來請教。」
士南道:「好雖好,只是內裡無人提拔老頭兒。」
劉瑀道:「正為此,故來求老兄一字與尊可。」士南道:「與那個?」進忠道:「李三兒。」士南笑道:「多承抬舉,摸也沒摸着,好不決裂的孩子,雖是心腸熱,卻也拿他不定。」少愚道:「否則,另求一位也好。」

士南道:「別人都不中用,還是他有些用處,須尋他個降手去才得妥帖。如今他與徽州吳家的個小郎並卞三兒三人拜為姊妹,三人厚的狠哩!等我先去尋他個引頭來。」遂叫小廝去尋做媒的高瘋子。時尚書屋
三人坐著閒談。士南便去取出幾串錢來,道:「我們何不擲個新快頑頑。」
進忠道:「好!」遂鋪下氈條來,四人下場擲了一會,劉瑀贏了十六兩。只見小廝領了高瘋子,一路嘻嘻呵呵笑了進來道:「爺們得了彩了,賞我個頭兒。」劉瑀取了一百文與他道:「拿去買酒助興,有好私窠子弄個來頑頑。」高瘋子笑道:「大路不走,倒去鑽陰溝。」
士南道:「你家新媳婦是個好的。」高瘋子呵呵笑道:「丫頭子倒還順手,只是小伙子有些吃醋。」士南道:「你家老爬灰也未必放得過。」高瘋子道:「我家老奴才轉是循規蹈矩的,不敢羅唣的哩!」劉瑀道:「我送你兩錠雪白的銀子,把他與我略摟摟兒。」
那瘋婆子笑嘻嘻的只是搶錢。士南又把打頭的錢抓了些與他道:「你不要瘋,且干正經事去,我們要到卞三兒家耍耍去,你先去對他說聲,你先拿一兩銀子去與他做東道,天熱,叫他不要費事,就是桌盒酒兒罷。若吳家安兒在他家,叫他留住他,莫放他走。」那瘋婆子接了銀子,又搶些錢才去。時尚書屋
小廝擺上飯來吃了,又下場擲了一會,劉瑀只贏了七兩。至申牌時,士南道:「我們去罷。」少愚道:「這事不可驟說,慢慢的引他為妙,我卻不好去得。」
四人出來,少愚回去,三人進舊城到牛祿恭,將近城邊,高瘋子早站在巷口等。三人到了,高瘋子開了門,三人進去,把門關上。卞三兒下階來迎進房內相見,果然面若嬌花,身如弱柳,十分標緻。丫頭獻茶。時尚書屋
士南道:「昨日安東有人來,三兒可曾有信寄你?」卞三兒道:「沒有。」劉瑀道:「再無沒信的。」卞三兒笑道:「花子哄你。」士南道:「他有信與我,說想你得狠哩!眼都哭腫了,你還笑哩!」卞三兒道:「淡得狠,好好哭怎的,你是他心上人,故此有信與你。」
少刻擺上酒來,卞三兒各各奉過一巡,士南道:「安兒可曾來?」卞三兒道:「他往南京去了有二十多日,昨日才回來,說今日要來看我哩!」
正飲酒間,只聽得外面叩門,搖搖擺擺走進一個小官來,只見他:
桃花襯臉粉妝腮,時樣紗衣着體裁。時尚書屋
鼠耳獐頭狼虎性,破家害主惡奴才。時尚書屋
這小官乃徽州吳守禮家一個老家人之子。那老家人名喚吳得,在揚州管總,也撰了好幾萬銀子,止生了這個兒子,取名保安,年方十六歲,教他讀書,希圖冒主人的籍貫赴考。原來徽州人家家法極嚴,主人不准冒籍,恐亂宗支。時尚書屋
這老兒遂叫他兒子交結鹽院裡的人,圖代他幫襯。誰知吳保安逐日同這班人在一處,遂習成了個流名浪子,拿着主人沒疼熱的錢任意揮灑。打聽得主人到揚州來,他便躲往南京去,恐事發覺,只等主人回去他才回來,故此來看卞三兒。走進來一一相見,坐下。時尚書屋
卞三兒道:「昨日多承。」保安道:「為了幾匹紗,故此多耽擱了兩日。拜閘沒好的,已託人家去帶了。」又問士南道:「李哥可曾有信來?」士南道:「前日有信的,說還有些時才得回來。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