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雙和歡 第 10 頁


那人道:「果好絶技,真未曾聞,要多少財禮?」咸媒婆道:「他要救拔父親,非五百兩不濟事。」那人道:「那要得許多,三百兩吧。」翠翹道:「以肉身賣錢,不能濟事,賣之何用?」那人道:「一概
作者:待考 / 頁數:(10 / 55)

那人道:「果好絶技,真未曾聞,要多少財禮?」咸媒婆道:「他要救拔父親,非五百兩不濟事。」那人道:「那要得許多,三百兩吧。」翠翹道:「以肉身賣錢,不能濟事,賣之何用?」那人道:「一概乾淨,四百兩吧。」翠翹道:「非五百不可。」

那人又增五十,兩下講定,問:「那個出筆?」
翠翹道:「這卻要我爹爹主張。」因對咸媒婆道:「煩你到終公差家,請我家父親、兄弟回來,當面交銀。待我親見父、弟脫了患難,就去他鄉外府,我也瞑目甘心。如今你東我西,知他怎的?我卻自家送了自家身子。」
咸媒婆道:「說得是,我明日同令尊、令弟、終老爹一齊約了這位同來,成事便了。」那人着跟隨的送了三錢一個相封,同媒婆去了。時尚書屋
翠翹道:「娘,你也收拾些水飯,拿與爹爹、兄弟吃,就邀終公差同來,我要在他身上討爹爹、兄弟清白文書,方放心去哩。」王婆如痴如獃沒了主意,聽女兒這般說,便是恁般。翠雲忙收拾了些水飯,與母親拿了去不題。時尚書屋
且說翠翹姐妹等到黃昏,不見母親回來。翠翹道:「妹子,母親此時不回來,此夜大約在終家住了。我兩朝未睡,明日要替父親、兄弟討清白,須要一段真正精神對他。妹子,你將廚下收拾一收拾,仔細看管燈燭,我假寐片時,再與你談心。」
言畢,神昏體倦,就從亂草榻上和衣而睡。時尚書屋
朦朦朧朧,忽見金生自外而入道:「翠翹,你為何在此獃睡?」翠翹驚醒,見是金重,道:「哥哥來得正好,若到明日,妾身已屬之他人矣。」金生道:「怎遭此變?」翠翹道:「姨娘家誤住響馬賊,連坐如此。終公差許三百金,可救父、弟之命。妾激于義氣,已許賣身保全。時尚書屋
早上講了四百五十兩銀子,明日兌了,便要隨他起身。料來不能見郎,已將盟章等物盡付小妹,囑他終事君子,代報哥哥恩情,不想哥哥卻在這裡。」金生道:「我正欲起身,聞卿罹禍,怎忍舍卿而去。日裡不敢探望,乘夜相訪。時尚書屋
既是止要三百金,此事容易,我一力為之。」
少傾,公差、父母俱至,那日閒人來看的,也同在裡面坐下,便講價錢。金生挺身道:「翠翹原是我的妻子,我因出外事急,乃為此舉。今我已至,三百金我自代用,豈隨你遠方人乎!」那人道:「既有三百金,自然是金相公的人了。」金生叫書僮取白金三百兩,放在桌上。時尚書屋
終公差寫了一張包管文書,收了銀子,放了父、弟。那相的人不肯去,道:「我費了多少工夫,尋得一個人,我要拿去趁幾千兩銀子,你卻不知不覺要奪了去,那個肯替我你兩個跌一交?」金生大怒道:「你這般說起來,你是個販稍的了,叫地方替我拿了這販賣人口的賊。」
那人看見不是風色,抽身便走。翠翹同父母再回拜謝,乃擇日完婚。笙簫鼓樂,送入洞房。兩人正欲成親,忽見那相她人,統一班兇徒,打入洞房,搶了翠翹便走。時尚書屋
後面金生領人追趕,一人將翠翹扶上馬背,道:「坐好了,看跌下來。」翠翹攀住鞍鞽,那人揚鞭大喝,其馬四足騰空,其去如飛,人漸不見。翠翹道:「如是快馬,金郎怎趕得我上。待我攀住一物,跳下來等他,豈不是好。」

信手一扯,扯住一根樹不放。那馬脫空而去,翠翹正欲跳下地來,往下一看,呀!不好了,卻不是平地,乃沒天沒地大的一個火坑。烈焰騰騰,光飛萬丈,磨盤大的火塊滾將上來。那樹通身都着,翠翹驚得三魂杳杳,七魄悠悠。時尚書屋
正在危急存亡之際,樹上飛下一塊斗大的火球,照翠翹劈面打來。翠翹大叫一聲,「燒殺我也!」驚醒乃是一夢。時尚書屋
但見,四壁蕭然,孤燈半滅。月影橫窗,微風窺戶。淚眼朦朧,金生何在?惟有小妹睡于腳後。翠翹長嘆道:「好凶夢也,我之生平,大約在此夢中結果了。時尚書屋
咳!金生,金生!歸來相憶,空結半生緣。我王翠翹再不能和你邀月聯詩,指天矢日矣。」正是:
夢破檐鈴驚鐵馬,方知身是幻中人。時尚書屋
遂挑燈題《驚夢覺》九詠云[

其一

驚夢覺,鼯鼠頻窺燭。燭光明滅似含愁,何曾照見殘妝束!

其二

驚夢覺,檐前鐵馬搖。水火不知何處也?已燒妖廟倒藍橋。時尚書屋

其三

驚夢覺,角鼓悲聲壯。可憐紅粉去何之?一度思量一悵怏。時尚書屋

其四

驚夢覺,參橫鬥斜倒。今夜淒涼只四生,來朝分手天涯杳。時尚書屋

其五

驚夢覺,竹稍風擺錯。冉冉依依似阿儂,飄飄蕩蕩無着落。時尚書屋

其六

驚夢覺,子規啼夜半。血淚徵人催出門,不如歸去何須喚。時尚書屋

其七

驚夢覺,鳥啼殘月落。天昏地暗秋寥,露冷風淒人寂寞。時尚書屋

其八

驚夢覺,松聲低作濤。耳邊似訴相思雜,心上疑聞怨恨高。時尚書屋

其九

驚夢覺,花影疏欞罩。悄悄冥冥疑去來,杜鵑移到窗前叫。時尚書屋
翠翹題罷,心緒如麻,不復就枕,惟有低徊腸斷而已。正是:
已極夢中苦,復作苦中夢。時尚書屋
苦夢不復離,驚覺亦何用!
翠翹不知更作何狀?且聽下回分解。
第5回

甘心受百忙裡猛棄生死

捨不得一家人哭斷肝腸

詞曰[
誰肯死,咸願生,禍到臨頭生死輕。悲流儘是鵑啼血,痛殺無非猿斷聲。時尚書屋

右調《搗練子》

話說翠翹徘徊既久,天色漸明,因呼翠雲道:「妹妹,且明矣。怕有人來,可起來打點茶湯,等候爹媽們回來。」翠雲驚起道:「姐姐,幾時醒的?」翠翹道:「我半夜間作一惡夢,大約今日必行。我身流落,命已定矣,我亦無怨。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