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雙和歡 第 11 頁


但有『驚夢覺』九詠,金郎回時,你可付與他,為道姐姐去時筆也。」翠雲道:「姐姐做甚惡夢?」翠翹道:「夢境之惡,言之更增悲苦,則索吞聲忍氣罷了。只要吾妹善保此身,好與金郎偕老,吾生平志
作者:待考 / 頁數:(11 / 55)

但有『驚夢覺』九詠,金郎回時,你可付與他,為道姐姐去時筆也。」翠雲道:「姐姐做甚惡夢?」翠翹道:「夢境之惡,言之更增悲苦,則索吞聲忍氣罷了。只要吾妹善保此身,好與金郎偕老,吾生平志願盡托于汝矣。」

翠雲接詩,正欲細看,俄聞叩戶。翠雲開門,其母已至。看著翠翹說道:「我兒,你爹爹說道:『死生有命,富貴在天,則索聽乎數吧。倘必不能免,拼得大家同死,到轉乾淨。時尚書屋
怎忍將你一人飄泊天涯,合家卻受全生之福!』」
翠翹含淚道:「爹爹所說,自是慈父之言。但為女孩的,目擊嚴親罹此慘禍,若殺此身可以免禍,亦所不惜。況賣未必至于死乎!且女生外向,一落娘胎便屬別人。孩兒常恐嫁出不能報酬父母之恩,今遇顛沛流離之日,正人子死孝之時。時尚書屋
雖雲患難,倒也了卻做女兒報親的一段心腸。況兒薄命,又負才華,為造化所忌。若不遇蹇折,定有天死之慘。與其泯泯無聞,死於床笫,與草木同其腐朽;無寧為父母做得一樁大事,烈烈轟轟,死於烈火場中,可以名傳不朽。時尚書屋
兒心已定,兒志已堅,情願捨身以保全家之難,雖刀砧鼎千,粉骨碎身,亦所甘心也。我若不捨此身,以致父死囹圄,弟喪牢獄,那時寡母弱女,報冤無地,度日無糧,怕不流落作人之婢妾!與其家破人亡,後為婢妾,何如為全家保嗣的女子。天不負吾,此去自落好處安身。若命該挫折,也去消了這段苦楚公案。時尚書屋
安見遠父母兄弟而受磨折者,傍父母兄弟而遂能免零落乎?又安知兒此去不勝如在膝下也?其權在命,其定在數,固不由人也。且此人既以四、五百金討一女子,非千金之家不為。女此去小心勤謹,以事姑嫜,以敬夫子。萬一得其歡心,求其周旋,父母、兄弟他日相逢,俱未可知也。時尚書屋
女籌之熟矣,父母無為我慮。」
其母大哭道:「兒呵,你是怎樣生的,怎樣養的,怎捨得你賣把人家做小。你不曉得那做小的苦楚哩!如今他愛好娶了你,到家見了正妻,吵吵閙閙,丈夫就有十二分愛你心腸,被眾人一挑一說,也放落了八、九分。況你人生面不熟,那個肯來憐你。到其間生死由他。時尚書屋

我的兒,只怕你受不得那般狼藉哩。況大娘子最易吃醋,且莫說那丈夫畏懼的如狼如虎之毒,就是畏懼丈夫的,不敢加害於你,那些假賢假惠亦是屠肆菩心,饑狸悲鼠,有甚真心見呵!那樣冷麵冷孔,怕你不能假逢迎,詐鶻突去伏事他。況你自小嬌痴,身喜華麗。到人家做小,要睡遲起早,妝扮老成。時尚書屋
思及于此,可不痛殺你娘也!」言罷,哭死於地。時尚書屋
翠翹慌忙一把抱住道:「娘快些甦醒,你女孩兒無過是賣身,又不至死,怎倒先痛殺老娘,叫爹靠何人?妹靠何人?兄弟靠何人?娘不是愛惜女兒,倒是加添女兒之罪了。娘,你須支撐,保全這命,看我爹,看我妹,看我弟。你們若能完完全全,做女兒的就死在他鄉,飄流異國,也是甘心的了。娘若有差池,莫說是生,就是死在陰司,兒也不能瞑目。」
翠雲忙拿了一盞滾湯來灌,灌了兩口,王媽媽方漸漸還生,道:「兒,我想你不去,父不能全生;父得生,你不能不去。死別生離,都是一樣。你娘想到你爹爹受禍,又傷心;言到你賣身,又腸斷,實實不忍目擊這些光景,倒不如我一命歸泉,眼不見,隨你們罷了。」言畢,以頭觸柱。時尚書屋
翠翹、翠雲雙雙抱住道:「娘,你若一死,這事一發急急。」言到傷情,都說不出。母子三人相抱而哭,好傷感人也。正是:
死別已吞聲,生離常惻惻。時尚書屋
何況死與生,別離在頃刻。時尚書屋
任是鐵石人,難免不嗚咽。時尚書屋
何況骨肉親,自應淚流血。時尚書屋
三人正哭得無解無休,忽聽得門外人聲如沸。翠翹道:「娘且勿哭,爹行來矣。」大家一齊住聲,開門,果是父親、兄弟,同終公差、咸媒婆、馬客人一齊來至。王員外見了翠翹,便扯住放聲痛哭。時尚書屋
翠翹道:「爹爹,哭且少住,講了正經事,再哭未遲。」那王員外哪裡忍得住,大家萬般寬慰,方纔稍歇。時尚書屋
翠翹心如刀割,硬了肚腸,對終公差道:「終老爹,如今我有銀子了,且請教老爹怎生出脫我父親與兄弟個乾淨?把個憑據執照與我,我好兌銀子交與老爹,我便隨馬爺起身了。若是不能乾淨,銀子用了,官司依然不結,何苦將我身又去出醜!拼得一個同死,便擊了登聞鼓,也須明白這場冤屈。只圖皮不破,血不出,安耽無事,所以舍了此身,以全一家。終老爹須要做得老成方妙。」
終公差道:「我老終身子雖在衙門中,卻吃一口長素,做得的做,做不得的決不去沾染。所以官府曉得我忠厚,抑且肯相信。朋友曉得我直率,也肯付託。我說了一句就是一句,再要我改第2句口,就砍了頭我也改不來。時尚書屋
姑娘你為令尊賣身,是甚麼樣錢財,敢花費了姑娘的!我將三百銀子都放在宅上,先同令尊、令弟見了本官,當面討個執照,與你家無干。然後將銀子送將進去,就見響馬賊,替他說明,不許攀扯你家。把他多少銀子,我們這伙子裡有十個頭目,納攏來吃一席公會酒,道王家事是我終事管的,凡各衙門有甚風聲,都求列位遮蓋。把你們鄉裡的名色,做上一張公舉呈子,到該管衙門,討了印信,與你家無干。時尚書屋
我老終外寫一張包管文書,把你父親,保全始終無事,你還怕甚的?」翠翹點頭道:「這等做得老靠停當,我無慮矣。」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