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雙和歡 第 2 頁


翠雲常諫道:「音樂非閨中事,外人聞之不雅。」翠翹道:「吾非不知,但性喜于彼,不能止也。」嘗為《薄命怨》,譜入胡琴,音韻淒清,聞者淚下。曲終有云:懷故國兮,嘆那參商;悲淪亡兮,玉
作者:待考 / 頁數:(2 / 55)

翠雲常諫道:「音樂非閨中事,外人聞之不雅。」翠翹道:「吾非不知,但性喜于彼,不能止也。」嘗為《薄命怨》,譜入胡琴,音韻淒清,聞者淚下。曲終有云:

懷故國兮,嘆那參商;悲淪亡兮,玉容何祥。姐妹固寵兮,一朝俱死;束昏不令兮,奉先滅亡。侯門似海兮,蕭郎陌路;失身非類兮,茂林爭光。為郎憔悴兮,及爾同死;離魂情重兮,淺唱低觴。時尚書屋
死負父屍兮,生代父死;寵哀紈扇兮,爾生不昌。有始無終兮,悲乎失侶;門前冷落兮,老大誰將。今古紅顏兮,莫不薄命;紅顏薄命兮,莫不斷腸。我本怨人兮,乃為怨曲;誰聞怨曲兮,誰不悲傷!
按下翠翹胡琴之妙,且說裡中有一富家秀士,姓金名重,表字千里。胸藏萬卷,學富五車。抱子建七步之才,賦潘安三都之貌。年方弱冠,夢想好逑。時尚書屋
聞得翠翹精擅胡琴,且通詩賦,每每思慕道:「何物老嫗,生出如許尤物!即使異代他鄉,尚欲求之寤寐,何況當吾身吾裡,若不求她一晤,豈不當面錯過!」因多方以伺其出入。時尚書屋
一日清明,王氏合家掃墓,就藉此踏青。翠翹同弟王觀、妹翠雲各處閒行。忽行到一個流水溪邊,看見一座纍纍孤塚,因對王觀道:「兄弟,你看此墳,山黛列眉,樹煙綰髻,甚是幽雅,怎無一人來替他祭掃?」王觀道:「姐姐原來不知,此乃本京第1名妓劉淡仙之墓。她在時才名卓越,傾動一時。時尚書屋
後死之日,其鴇母不仁,就要將她委之溝壑。幸遇一遠客,慕名來訪,見她已死,因哭道:『淡仙,淡仙,我和你好無緣也。生前既不能親偎色笑,死後收爾骸骨,也不枉了一段因緣。』遂買了一具棺木,備了一副衣衾,將淡仙收葬于此地。時尚書屋
這乃無主孤墳,有甚人來替他拜掃。」
翠翹聽了嘆息道:「可憐,可憐!生做萬人妻,死是無夫鬼,紅顏薄命,一至于此。恰好我與你遇見,且上前看那碑記是怎麼寫的?」三人轉過一灣流水,半扇小橋,見四壁藤蘿,一堆古墓。那碑上青苔都已長滿。翠翹上前拂草細看,依稀彷彿,認出是校書劉淡仙墓。時尚書屋
因長嘆道:「淡仙,淡仙,你生前何等繁華,死後怎恁般寂寞。我王翠翹與你才色相親,本該奠你一杯才好,卻又不曾帶得酒來。也罷,我題詩一首,少致悲情,九原有知,也不辜我王翠翹一種熱腸也。」因折竹枝,插于墓頂,祝道:「香魂不斷,應解依人。時尚書屋
劉淡仙,劉淡仙,我翠翹今日弔你,你須聽者。」乃撮土為香,倒身四拜。拜罷題詩一首道:

色香何處也,憑弔痛心哉。時尚書屋
明月冷鴛被,暗塵封鏡檯。時尚書屋
玉雖黃土瘞,名未白雲埋。時尚書屋
尚有如澠酒,無人奠一杯。時尚書屋
翠翹題罷,淒然淚下,情殊不勝。翠雲、王觀道:「姐姐好沒來由,我與你行春到此,遣興陶情,為甚朝着古墓下淚?又非親知、故舊,也忒殺情深了。」翠翹道:「妹子、兄弟不是這般說,紅顏無主,從古皆然。這劉淡仙生來難道就是妓女!也是事到其間,落了火坑。時尚書屋
前船後船,安知你我不是她再來人。況人生在世,這生老病死是躲不過的。而最可憐者,無如美人。你看古來那些女子,如西施,如貴妃,能有幾個得善始善終的。時尚書屋
思及于此,不覺睹物傷情,心灰腸斷耳!」王觀道:「姐姐好笑,一發講遠了。此乃荒墓,陰氣凝重,不宜久坐,去了吧。」翠翹道:「既要去,待我辭了淡仙再行。」復向墓前囑道:「淡仙,淡仙!我要去了。時尚書屋
你若有知,顯個靈兒我看,也不負了我王翠翹這段情痴。」
言未畢,只見墓後捲起一道西風,悲淒慘淡,嗚咽哀號,山搖水沸,樹振草嘯。忽喇喇金戈鐵馬,昏慘慘天暗雲迷,急不能睜睛定眼。王觀與翠雲甚是驚慌。那風捲到翠翹身邊,周身三匝,倏然而散。時尚書屋
翠翹道:「淡仙是好陰靈也,果然不負我王翠翹的知己。」王觀、翠雲一齊道:「我說這裡陰氣重,早些去,只管戀着這墳咕咕噥噥,這陣風好不怕人。還不去,還要在這裡做什麼!」
翠翹笑道:「那不是風,是劉淡仙顯靈與我看,我還要題詩謝她,方去哩!」王觀道:「她死也不知死了多少年,若恁般靈應,她倒成菩薩了。」翠翹道:「死者軀殼,不死者精神,精神千古猶存。你讀書人豈不知『骨化形銷,丹誠不泯,因風委露,猶托清塵』的說話?你不信,我替你跟那風看來蹤去跡,定有影響。」王觀道:「我是不信,大家也尋一尋看。」
只見蒼苔上一路半明不滅的屐印,自西而東,隱隱約約,到墓而滅。王觀、翠雲看了,方纔駭然,急催翠翹起身。翠翹道:「莫忙,如此靈感英魂,我還要做首詩辭,方去哩!」遂取頭上釵兒,將弔詩並慰詩都刺于樹皮上道:
西風何忽起,陣陣使人哀。時尚書屋
慘切如含怨,淒清似有懷。時尚書屋
乘鸞疑乍去,跨鶴訝重來。時尚書屋
不斷香魂處,蒼蒼屐印苔。時尚書屋
翠翹刺畢,尚留連不捨,忽見一書生,飄巾彩服,騎馬遠遠而來。王觀認得是窗友金重,不知他有意跟尋到此,恐怕撞見,忙對翠翹道:「金家哥哥來了,快些迴避。」翠翹聽了,急抬眼,已看見那金生風流倜儻,雅緻翩躚,乘馬將到墓前,因與翠雲斂跡墓後。時尚書屋
那金生走到墓前下了馬,見王觀只作無心,反說道:「海望兄,為何也在這裡?我慕劉淡仙高致,到此一遊,不想遇著仁兄。適纔二位女客,是甚親眷?」王觀道:「就是家姐。」金生道:「原來是令姐。通家兄弟,沒有個不接見之禮,煩兄通報,小弟候見。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