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雙和歡 第 3 頁


」王觀辭之不得,只得到墓後對翠翹、翠雲說。金重隨步跟來,翠翹避之不得,遂同妹相見金生,致恭而退。但見翠翹眉細而長,眼光而溜,容如秋月,色似桃花,逸致翩躚,鴻驚龍游,不足喻也。翠
作者:待考 / 頁數:(3 / 55)

」王觀辭之不得,只得到墓後對翠翹、翠雲說。金重隨步跟來,翠翹避之不得,遂同妹相見金生,致恭而退。時尚書屋

但見翠翹眉細而長,眼光而溜,容如秋月,色似桃花,逸致翩躚,鴻驚龍游,不足喻也。翠雲精神靜正,容貌端莊,明蛑皓齒之外,別有一種丰采,未可以模擬得也。金生神為色奪,暗暗鎖魂道:「這相思索害也。」又暗暗立誓道:「我不得二女為妻,終身不娶矣。」
因礙着王觀,不好久留,只得辭別先行。王員外亦着人來接翹、雲上轎回家。時尚書屋
到了家裡,翠翹與翠雲道:「這金生倒也有趣,怎麼也曉得去弔劉淡仙?」翠雲道:「只怕不是弔淡仙,還是來看二喬。」翠翹道:「這也想當然,但我看那生風流倜儻,大雅不群,自是士人中俊彥。」翠雲道:「姐姐既看得中意,何不贅了他,帶挈小妹也風光,風光。」翠翹道:「男子生而有室,女子生而有家,雖是少不得的,但姻緣前定,婚姻牒不是摩尼珠,怎能必得來!今日我替你同遇他,知道是我的姻緣?還是你的姻緣?則索聽那月中人主張。時尚書屋
若論此生舉止端詳,若非金馬客,定是翰林才,你姐姐涼相薄,只恐承受他不起。我看妹妹福德勝我十倍,可稱美對。且此生既見你我,定尋奇計相晤,你我當以正遇之。蓋女人之身,重之則泰山,輕之則鴻毛。時尚書屋
白璧青蠅,關係終身,不可不慎也。」翠雲道:「姐姐也忒沾枝帶葉,我不曾說得一句,姐姐便縛頭縛腳講了一篇。」翠翹道:「我是正經話,妹妹怎麼倒恁般說,你難道不要嫁丈夫?」翠雲把臉一紅,走去睡了。正是:
難將我意同他意,未必他心似我心。時尚書屋
不知翠翹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第2回

王翟翹坐痴想夢題斷腸詩

金千里盼東牆遙定同心約

詞曰[
流落等飄煙,東西實可憐。背影偷彈血,逢人強取憐。情懷恁的,有甚風流傳。舊譜難翻,難翻弦屢變。時尚書屋
那更宮商錯亂,寂莫轉添。天天,待制新篇。青樓朱箔知音少,辜負瀟湘一段緣。時尚書屋

右調《月兒高》

話說翠翹見妹子去睡了,因暗想道:「女兒家恁的性情,我這話也不叫衝撞你,就把金生配你,也不叫玷辱你。妹子,妹子,你這樣裝喬怎麼,我還怕福薄緣慳,承受他不起。」因輾轉無聊,起看夜靜如□,天空似洗,不禁情懷,漫題一絶道:
天空雲淨迥無塵,宛似冰壺坐玉人。時尚書屋
若有多情勤問訊,別來無恙只傷神。時尚書屋
翠翹題罷,情思不快,隱幾而臥,朦朦朧朧。忽見一女子走近前來道:「翠翹姐姐,如此春光,怎不去問柳尋花,卻在這裡打盹?」翠翹忙整衣相迎,見那女子淡妝素服,杏臉桃腮,裊裊娜娜,娉娉婷婷,宛如仙姝,不減神女。各道萬福坐下,翠翹道:「有勞光顧,未及遠迎,多有得罪。請問娘行,珠宮何處?因甚降鸞?」那女子道:「流水橋邊便是妾家,姐姐已曾到過,怎就忘了?妾今日在斷腸會上,道及姐姐的高才,並姐姐的芳名,斷腸教主甚是歡喜。時尚書屋
又知是會中人,因命妾將斷腸題目十個,送與姐姐題詠。姐姐快些題了,待妾好送入斷腸冊去。」翠翹道:「這斷腸教主在哪裡,可容我去參見嗎?」那女子道:「姐姐此時不必細問,他日自明。」因取出十個題目遞與翠翹。時尚書屋
翠翹接了一看,卻是《惜多才》、《憐薄命》、《悲岐路》、《憶故人》、《念奴嬌》、《哀青春》、《嗟蹇遇》、《苦零落》、《夢故園》、《哭相思》十樣。翠翹道:「真好題目,待我題去。倘能在斷腸冊上掙得一個妝頭,也不負我王翠翹平生才調。」因滴露研墨,舒紙展毫,筆不少停,裁成回文十首。時尚書屋
詞云[

惜多才

惜多才,鴛箋不忍裁。合歡年年為人譜,自身只把相思挨。相思挨,惜我才。時尚書屋

憐薄命

憐薄命,夜夜成孤零。金屋常聞貯阿嬌,偏咱一面難僥倖。難僥倖,憐薄命。時尚書屋

悲岐路

悲岐路,羊腸苦難度。路艱未若奴心艱,一折差時千折誤。千折誤,悲岐路。時尚書屋

憶故人

憶故人,眼見白頭新。何曾昔宿雲霄上,認得平生車笠真。車笠真,憶故人。時尚書屋

念奴嬌

念奴嬌,對鏡頓魂消。我見猶然頻嘆息,怎教紅粉不相嘲。不相嘲,念奴嬌。時尚書屋

哀青春

哀青春,嬌花似美人。正是上林春色好,願祈風雨潤花神。潤花神,哀青春。時尚書屋

嗟蹇遇

嗟蹇遇,好夢都醒去。非是逢人便乞憐,只因不識朱門路。朱門路,嗟蹇遇。時尚書屋

苦零落

苦零落,一身無無處着。落花辭樹自東西,孤燕失巢繞簾幕。繞簾幕,苦零落。時尚書屋

夢故園

夢故園,歸魂誰肯緩。松菊舊廬都不識,白雲芳草默無言。默無言,夢故園。時尚書屋

哭相思

哭相思,哽咽已多時。心痛有聲吞不住,情深頒吐忽傷悲。忽傷悲,哭相思。時尚書屋
翠翹題畢,遞與那女子道:「幸不辱命。」那女子接了一看,道:「好詞,好詞!字字含心恨,聲聲損玉神,外若不假思索,內實嘔出心肝矣。入在斷腸冊中,應為第1。教主候久,妾身要去了。」
翠翹道:「既承垂盼,定有情緣。忽爾言旋,情緣又安在?況今此一別,未識何時再會。苟非無情,將何遣此?」那女子道:「姐姐情深,妾懷不薄,錢塘江上定來相晤。」言畢,抽身往外就走。時尚書屋
翠翹要趕去留,忽被風敲鐵馬,「錚」的一聲驚醒,卻是一夢。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