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雙和歡 第 5 頁


久聞姐姐胡琴絶世,恨不能一見仙姿。怎奈緣慳分淺,依依此情有日矣。前邀天幸,得睹容光,遂令仰慕變作相思,但恨身無彩翼,不能飛傍妝台。費了千思萬慮,方能謀居于此,得以痴望東牆。又朝
作者:待考 / 頁數:(5 / 55)

久聞姐姐胡琴絶世,恨不能一見仙姿。怎奈緣慳分淺,依依此情有日矣。前邀天幸,得睹容光,遂令仰慕變作相思,但恨身無彩翼,不能飛傍妝台。費了千思萬慮,方能謀居于此,得以痴望東牆。時尚書屋

又朝朝夕夕,痴望到今,方能拾此金釵,以見姐姐。由此想來,則拾此釵豈非苦心乎?望姐姐可憐,怎生發付?」
翠翹聽了不覺兩臉通紅,半晌不能言語。忽嘆道:「哥哥怎如此多情,但妾女子也,雖有憐才之心,怎敢自主。承哥哥至愛,男既未婚,女亦未字,何不圖百年諧老計乎?若夫因愛生情,因情失足,則非妾所知,亦非妾所願也。」金生道:「明諭頓開茅塞。時尚書屋
姐姐既許諧老,小生之願遂矣,何敢復作不肖之念乎!但求一訂盟,以慰渴慕。翠翹道:“郎心如玉,妾意如金,雖不設盟,又誰渝之?」金生道:「盟以申好,又何傷乎?」翠翹道:「郎欲如此,妾安敢強辭,請以異日,今立久恐有人來,還妹釵兒去吧。」金生大喜道:「牆高人矮,不能遞釵,我去取件接腳物來。」
因回入房中,取銀串一雙,白銀五兩,汗巾一□;又持一小梯,到假山直接牆頭,與翠翹對面,獻上金釵並禮物道:「微末不腆,聊為贄見。」翠翹滿臉通紅道:「釵敢領去,厚禮決不敢受。」金生道:「予實表真意,卿何作套辭。」翠翹笑而受之,因以手中金扇,袖內錦□答之。時尚書屋
忽聞人聲,兩兩走散。時尚書屋
金生自此心快神怡,回到來鳳軒中,書僮烹茗消渴。晚來一盞孤燈,千種情思。書也不看,香也不燒,跏坐胡床,模想翠翹丰神。忽一陣西風,吹得窗紙兒淅淅瀝瀝,有如環珮之聲。時尚書屋
金生出神過度,只道美人來也。既覺其非,自笑自喜。按下金生留連思慕不題。時尚書屋
且說翠翹歸到閣中,暗想道:「金生好情深也,我王翠翹一腔熱血,今日遇知音矣。」仰見霧氣當空,天清不染,樹聲入牖,月影穿窗,感遇金郎,喜而不寐,因成一律,詩云:
女子芳香路,兒家認得真。時尚書屋
名花欣顧影,嬌鳥怕親人。時尚書屋
自分伴明月,誰思際好春。時尚書屋

從天忽有美,一語已終身。時尚書屋
題畢,以素絹書之,欲覓人寄與金生。正是:
全憑尺素傳心事,漏泄春光到客台。時尚書屋
不知翠翹怎生寄書?且聽下回分解。
第3回

兩意堅藍橋有路

通宵樂白璧無瑕

詞曰[
冷語怕黃昏,淒淒獨閉門。展轉愁無寐,酸辛淚有痕。單衾薄枕,誰共又誰溫?任他好事,好事消磨盡。只索挑燈倩影,廝伴香魂。時尚書屋
君君,哪個承恩?笑從翡翠疏簾出,香在芙蓉小殿焚。時尚書屋

右調《月兒高》

話說翠翹對景懷人,題了一首情詩,要寄與金重,匆匆不得其便。捱了幾日,恰好王員外要領帶妻女並兒子到至親人家去上壽,翠翹探知,託病不行。候父母弟妹出門之後,忙收拾下幾味佳餚,一壺美酒,先自到後花園來,要尋見金生,致謝前日還釵公案。方上牆頭,只見金生早已在那裡痴望。時尚書屋
一見了翠翹,便連連跌足道:「狠心人怎不顧,盼殺小生也?」翠翹道:「豈不知郎君情切,然妾非狠心,奈父、母、妹、弟形影難離。」金生道:「卿知我苦,雖死甘心。但今日怎敢大膽至此?」翠翹道:「喜今日合傢俱去上壽,妾託病不行,故能遂心再晤,以謝前日之惠。」
金生連連致謝道:「多承費心,多承費心。」因取梯直上牆頭,兩人覿面,恍若遇仙,快不可言。翠翹因取出前詩,付與金生道:「一時情見乎詞,非敢雲詩,望郎略去詩詞,見予情之所在可也。」金重看了一遍,驚喜欲狂。時尚書屋
再看一遍,不覺津津嘆羡道:「姐姐怎有如此才華,真令人快殺。此詩可謂花落無言,人淡如菊,已造絶頂,叫小生鉗結不能替一詞。至于一片深情,桃花潭水不足喻也。」翠翹笑道:「詩也未必甚佳,只怕郎君還是愛妾推愛於詩,故如此見賞。時尚書屋
這且丟開,還有一事相商。」
金生道:「何事?」翠翹道:「妾治一樽,欲與郎君作音日談。恨牆高人隔,咫尺一天,如之奈何?」金生大喜道:「芳卿有此美意,何不逾牆而過?書室無人,盡堪浹洽。」翠翹道:「不可,彼此只有一梯,立足攀援,萬一有失奈何?我聞此園本是一家,後以假山隔絶,分為二宅。我想幽僻疏略處,定有相通之隙,我與郎君入洞中細察一番,或可穿鑿,強似越險多多矣。」
金生道:「言之有理,我們就下去尋。」
尋到一處,微有小孔,透些亮光,彼此看得見。只有碎石幾塊,疊斷下露。二人因大喜道:「蘭橋不遠矣。」金生因取個鐵如意,在亮處着實一連幾勾,浮泥鬆動,淅瀝下響,連草連泥脫將下來。時尚書屋
早露出一個大缺來,可以屈身而過。金生等不得,才鑽了過來,就去偎抱翠翹。翠翹拒之道:「六禮未成,怎便作此輕狂之態!郎若如此,妾不敢復見矣。」金生道:「業已蒙許為夫婦矣,此夫婦所不免,何輕狂之有?芳卿既諾之,又拒之,莫非心變?」
翠翹道:「非變也,有說焉。妾思男女悅慕,室家之大願也,未必便傷名教。只恨始因情重,誤順良人,及至聯姻,已非處子。想將來無限深情,反出一場大醜,往往有之。時尚書屋
此固女子不能自愛,一開男兒疑薄之門,雖悔何及!崔、張佳偶也,使其始鶯娘有投梭之拒,則其後張生斷無棄擲之悲。正其始,自能正其終。惜鶯娘輕身以媚張生,張生身雖昵之,心實薄之矣。人見生之棄鶯,在游京之日,而不知實起於抱衾之時。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