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雙和歡 第 8 頁


且說翠翹潛身看著金生去了,方纔尋扇破門,將假山下缺洞遮了。回到香房,哽哽咽咽,不茶不飯,痴痴坐到近午。聽得父母叩門,方開了接着道:「爹媽為何此時才來?」父母道:「我兒不好了,你姨夫
作者:待考 / 頁數:(8 / 55)

且說翠翹潛身看著金生去了,方纔尋扇破門,將假山下缺洞遮了。回到香房,哽哽咽咽,不茶不飯,痴痴坐到近午。聽得父母叩門,方開了接着道:「爹媽為何此時才來?」父母道:「我兒不好了,你姨夫家中住了兩個絲客,不曉得他是響馬,賣絲時被原主認出告發,咬定你姨夫是窩家。我同他吃了幾席酒,只怕也要被他攀害。」

正說不了,忽七、八個做公的闖入來,不由分說,竟將王員外父子一繩一個鎖弔在柱上。道聲搜臓,里奇外外,前面後後,廚房下,坑廁上,各處尋到。箱籠櫥櫃,是件打開,凡有可值數分者,盡皆搜去。王婆是拜壽回來,身上衣服新鮮,盡行剝去,釵鐶首飾一件不留。時尚書屋
見翠翹、翠雲衣服雖半舊,卻是綢絹,也要來剝。時尚書屋
翠翹發言道:「列位公差,拿去的物件也夠了,哪家沒有妻女,怎麼衣服也不留兩件把人遮身!公門裡面好修行,凡事留一綫,不要做惡過了。」公人道:「姑娘莫要怪,我們奉官差來起臓。拿的東西,難道我們要得?少不得拿去見官,認臓不是,自然還了你們。」翠翹道:「哪家不穿衣服?哪家不吃飯?別物有記認,吃的米,穿的衣,難道也有記認的?你們只管拿去,我左右拚着命也要鳴一鳴冤,才辨得明白這樁冤屈。」
眾人見翠翹嘴硬,便道:「她們女眷隨身衣服定不是賊臓,還她們穿吧。米也還她,好煮飯把我們吃。」可憐一個好好的人家,立刻變成冰山雪海。時尚書屋
王員外父子蓬頭跣足,手肘腳鐐,靠在庭柱上,被做公人百般拷打。二女並王媽媽跪地哀哀求饒,哪裡肯聽。打了一回,又罵道:「老賊頭,小賊頭,你不怕打,且試試繩子看。」因將王觀一把拎將過來,去了鐐肘,脫得精赤條條,露出嫩藉一般的皮膚,聽他施為。時尚書屋
一應捕將繩縛定王觀二足大指,緊綁庭柱上。腳跟沾地,足指朝天。又將左右手大指通臂捆定,將繩頭丟過屋樑,叫聲扯,二、三人用力一扯,早將王觀腳跟拽得離地五寸有餘。王觀怎受得此刑,大叫一聲死也,氣絶昏死。時尚書屋
慌得娘叫兒,姊叫弟,哀求苦苦。王觀才得甦醒,忽王員外大叫道:「不好了。」母子急回頭看,只見王員外四肢反弔朝天,面胸朝地,背上壓起一塊石頭,壓得三百六十骨節,節節皆離,八萬四千孔毛,孔孔皆汗,面如土色。時尚書屋
翠翹急了,上前一把拽住應捕道:「公差不必作惡,不過是要銀子,你若救得我父親、兄弟性命,聽你要多少銀子,我情願賣身子把你。」那應捕道:「姑娘你果有這樣孝心,我自當替你方便。但此事到官,是定然要殺的。除非一、兩日內得三百銀子,送捕盜官一百,着一百買了賊了,不要牽連你家。時尚書屋

這一百把我們弟兄做效勞之資,方做得來。」翠翹道:「我身拼得為人作妾作婢,三百金還可取辦。」那應捕道:「久聞姑娘精於胡琴,多少名公仕官欲以千金構求。姑娘既肯捨身,事是不難的。」
翠翹道:「事到如今,說不得了,求上司先放了父親、兄弟,好好商議便是。」
那應捕見她許了賣身,因叫眾人替他父子鬆了繩。不知吊著倒是活的,其繩一鬆,眼睛一倒,嗚呼死矣,王氏母子一齊號泣,應捕道:「不要慌,我叫他活來。」一手抓住頭髮,兜面一口冷水,他父子兩人打個寒噤,嘆了一口氣,漸漸回生。正是:
人不傷心不得死,鬼門關上又還魂。時尚書屋
父子二人半生不死,淚也沒有,只是嚶嚶的哼。應捕道:「有茶水把他一口,便回氣。」翠翹與金生吃的,還有未了酒坐在鍋中,斟了一碗,遞與王老,王老接着吃完。又斟一碗遞與兄弟,兄弟也吃了。時尚書屋
便覺哭得轉聲,有些眼淚。那應捕道:「姑娘你要救令尊、令弟,乘早設法,遲則我們要帶到官了。」翠翹道:「公差上司,待我辦些早飯,請列位吃了。家父、舍弟,老爹帶上,我這裡央媒婆設法便是。」
應捕道:「姑娘說得有理,卻是要上緊的。」
翠翹叫娘收拾酒飯,請公差吃。又拿些與父親、兄弟吃。二人吃不下,翠翹道:「事已至此,只好死中求活,法內求寬,惱也無用。爹爹同兄弟暫到公差家住一、兩日,女孩兒即央媒人賣身來救你。」
王員外道:「這事怎麼使得,則索聽天罷了。」翠翹道:「此事到官,決無生理。父、弟死則宗枝絶,而母氏無依,我姐妹亦必流落。何如舍我一身,全父、弟以全宗嗣,全宗嗣以全母妹。時尚書屋
所舍者一身,所全者重大。家貧見孝子,為子死孝,正此時也。苟可救父,死且不惜,矧未至于死者乎!我志已決,爹爹勿以我為慮也。且女生外向,原非家中物。時尚書屋
愧女不能為緹縈上書救親,獨不能為李寄賣身庇父乎!」言畢,詞氣激烈,顏色淒慘。王員外嗚咽不能答一語,惟低頭墮淚而已。時尚書屋
應捕酒飯已完,對翠翹道:「多謝,我們且帶令尊、令弟去,姑娘作急理會,三日後便要帶到官了。我可憐你孝心,所以替你擔遲兩日,你卻不要自誤大事。你父親、兄弟,我不難為他,飯是要送來吃的。王媽媽你卻要同到我家走一遭,方認得送飯。時尚書屋
這是賊情事,沒人敢上前,只好靠自家。我再替你央個媒婆,尋個好人家,也不枉了她一點孝心。」翠翹道:「娘,上司說得極是,你要同他走一遭,看爹爹、兄弟如何着落,才好計較。」王媽媽只得跟應捕去了。時尚書屋
翠雲道:「姐姐,這事怎了?」翠翹道:「鬻我一身,則全家無事矣。」翠雲道:「大家罹難,怎把姐姐一身當災。」翠翹道:「事到其間,不怕你不走這條路。你年幼怎做得此事。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