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飄洋過海來吻你 第 11 頁


開了攻擊,可是祈寒就沒有這麼好運了,因為拉開了依柔,就是她直接面對那個戴棒球帽子的男人,燒杯裡的東西自然地都落到了她的身上,儘管她反應很快地用另一隻手擋着了臉,但部分的液體還是落在了她的額頭和頭髮上。 依柔看著這一切
作者:璐璐 / 頁數:(11 / 71)

依柔看到祈寒雖然是對她說話,眼睛卻直直地盯着她的身後,她直覺性地回頭去看,因為距離太近,只隱約看到身後有個高大的人影。她還沒看清他的樣貌,就發現那人的手向她伸過來,手裡還拿着什麼東西,眼看著就要碰上她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依柔這時才慢半拍地感覺到危險,她確實是被嚇了一跳,從來沒有過這樣的經驗,一時之間就愣愣地看著那個人的手,也不知道要躲開,不知道想辦法保護自己,就是愣在那裡一動不動。
戴着棒球帽的男人,手裡拿着一個像是做實驗的燒杯,裡面不知道盛了些什麼,往依柔的臉上潑過來。
就在這千鈞一髮的時候,祈寒抓住了依柔的手,把她往身後一帶。依柔一個踉蹌,菜籃子掉在了地上,裡面的東西零零落落地滾了一地。
依柔被祈寒拉到了她的身後,很順利地躲開了攻擊,可是祈寒就沒有這麼好運了,因為拉開了依柔,就是她直接面對那個戴棒球帽子的男人,燒杯裡的東西自然地都落到了她的身上,儘管她反應很快地用另一隻手擋着了臉,但部分的液體還是落在了她的額頭和頭髮上。
依柔看著這一切近在咫尺的發生在她面前,驚得吸了一大口氣,然後像被捏住喉嚨一樣爆出一陣尖叫。
那男人發現潑錯了人,似乎很是驚慌,抬頭慌張地看了一眼正在尖叫的依柔,似乎想說些什麼。但此時宿舍的管理員帶了幾個男生,一邊大聲嚷嚷着,一邊朝她們跑過來。男人更加緊張,後退了一步,手一鬆,玻璃杯掉在了地上,滾了好幾圈才停住,他也顧不得撿,轉身就跑。
祈寒捂着臉,手裡抓着依柔的力量一直並沒有放鬆,她怕她傻乎乎的,又做出什麼事情來,但聽起來應該不會,因為她聽到她一直在尖叫,似乎還無暇去做別的事情。
預計到的疼痛並沒有如期降臨,祈寒鬆開手,發現一群人圍着她們,都張着嘴說著些什麼。依柔還在叫着,她的聲音已經讓祈寒的耳膜發出陣陣抗議的轟鳴。她根本聽不清別人都說了什麼,場面很是混亂。
她不得不開口命令道:「閉嘴!」
依柔立刻閉上了嘴巴,也許她的意識還沒有明白這兩個字的含義,但潛意識讓她很順從地接受了命令。
因為祈寒的話,不止依柔,所有的人都閉上了嘴,瞪着大眼看她,像是在小心翼翼地觀察她有什麼反應。
頭髮上的液體,順着臉龐往下滑,祈寒抹了一把,既沒有疼,也沒有啥的感覺,她聞了聞,什麼味道也沒有,好像就是普通的水。
「Are you OK?」管理員看到她的表情沒有什麼變化,似乎並沒有事情,鬆了一口氣,忙問道。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祈寒點點頭,好像真的是沒事一樣。
這時的依柔,好像剛剛回過魂來,忽然大口大口地吸氣,只吸不呼,抖着唇,臉色憋得通紅。看她這個樣子,倒是把祈寒嚇了一跳,也顧不得臉上的未知液體了,忙拍着她的背,「吐氣,快點吐氣!」
依柔吸氣聲越來越大,她兩眼無神地盯着祈寒,使勁抓着她的手,兩眼一翻,暈了過去。引得現場又是一陣混亂。

? ? ?

等依柔再次睜開眼,發現自己好好地躺在自己的床上。她愣了一下,才一下子想起剛剛的遭遇,眼淚一下子冒了出來,發出「嗚嗚」的嗚咽聲。
過了一會兒,她的房門從外面被拉開,祈寒走了進來,直接坐在她的床上,拍着她的背,「慢點呼吸,別激動,醫生已經走了,別再暈了。」

依柔直接撲進祈寒的懷裡,抓着她的衣服,放聲大哭。
過了一會兒,哭聲減弱,依柔從祈寒的懷裡爬起來,一邊打着嗝,一邊問道:「你……有沒有事?」
「宿管通知警察過來,問了一些問題,把那個杯子拿走了,剛剛打電話來通知,說是化驗出來是普通的水。」

「真的嗎?」依柔抹去了淚水,看到她點頭,才喘了口氣,「太好了!」
「醫生也來了,不過是為了搶救你,說是因為情緒激動引起的呼吸障礙,沒事。」
祈寒想起剛剛混亂的場面,醫生趕來搶救受害人,卻發現暈倒的不是正牌受害者,那畫面實在有些可笑。
「祈寒……你剛剛為什麼把我拉開?你知不知道有多危險?你到底在想什麼?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擔心?」
祈寒聳聳肩,剛纔發現危險的人,應該是她吧。
「祈寒……我知道你是為了保護我,我真的好感動……我……」
依柔說著,眼淚又堆在眼眶裡,眼看著就要往下流。除了感動,她的心裡還有愧疚,她竟然暈了過去,這實在是太丟臉、太沒有朋友義氣了。
「別把我想得太偉大!我只是衝動……」
祈寒忍住翻白眼的衝動,被潑到的那一瞬間,她心裡確實有過後悔的想法,如果那裡面不是水,而是硫酸或是其他的什麼危險物質,那此刻,躺在床上的人,就會是她。不過,既然事情都做了,就也沒有什麼後悔的。只是,剛剛她還在想,她確實太衝動了,意識到依柔的危險,她什麼都沒想,几乎是下意識地就衝了出去。如果,她沒來得及拉開她呢,那也許還會造成更大的傷害。時尚書屋
所以,以後還是要更冷靜,先想一想有什麼更好的辦法,有更多的把握以後再來行動。
「不是的……我知道,我知道你就是那種人,上次做心理測試,你把朋友排在第1位,我知道,你真的就是這種人。而且……」

祈寒舉起手來,示意她可以閉嘴了,「行了,感謝的話就不用說了,真這麼感動的話,下個月的晚飯,就麻煩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