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飄洋過海來吻你 第 2 頁


。 「看起來夏同學很獨立,」母親難得地露出了些笑臉,「這樣也挺好的,我們家女兒就是太依賴人,離不開家裡,所以我才擔心她到國外適應不了。夏同學為什麼要出國?」 「我對現在學的專業沒興趣,國內轉系考研太困難,所以要出
作者:璐璐 / 頁數:(2 / 71)

中介的人忙介紹道:「這位就是夏祈寒,坐在沙發上的是張依柔和她的母親。」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母親上下打量了她一番,微微皺了眉,像是對她的打扮不太滿意的樣子。
「夏同學大學在哪個學校上的?學什麼專業的?」母親不浪費時間,直接問道。
「經貿大,工商管理!」那女孩說話很簡捷,似乎並不為母親的強勢所動。
母親揚了揚眉,對她的表現似乎有些感興趣。依柔太瞭解她的母親了,她一個眼神,她便知道她是高興還是不滿。
不過,中介的人可沒有這個本事,看到氣氛有些僵硬,忙拉著夏祈寒問道:「我們不是說要家長一起出席,兩家人見見面,你媽媽怎麼沒來?」
「我沒讓她來,我出國又不是她出國,她又不懂這些,來幹嗎?」她聳了聳肩,話說得非常的直接。
「看起來夏同學很獨立,」母親難得地露出了些笑臉,「這樣也挺好的,我們家女兒就是太依賴人,離不開家裡,所以我才擔心她到國外適應不了。夏同學為什麼要出國?」
「我對現在學的專業沒興趣,國內轉系考研太困難,所以要出國。」

「對……雖然現在沒有興趣了,但夏同學的大學成績很好,在大學的時候年年拿獎學金,現在申請到了大眾傳媒專業的碩士,演藝經理人的方向。拿到了半獎和助教!」中介的人生怕她們想歪了。忙跟着她的話,又是補充又是解釋。
「噢……那可是相當不錯!」母親點點頭。
對,這樣的想法,這樣的結果,真的是相當的不錯。依柔在心裡也不得不承認。澳大利亞是很難申請到獎學金的國家,傳媒又是好專業,跟她比起來,這個叫夏祈寒的女孩子實在是好太多了。她已經隱約感到了從母親身上散髮出來的壓力。時尚書屋
「那我就直接說好了,也不怕你笑話,我們家依柔是被我寵壞了,我希望她能找個伴,除了安全和經濟方面的考量外,最重要的是,我希望你能在力所能及的範圍裡照顧她一下,尤其是剛去的時候。」
母親的話說得很直接,依柔知道她說得沒錯,可在同齡人面前被這樣說,她仍覺得無地自容,「夏同學自理能力應該很強吧,洗衣做飯都沒問題吧?」
「洗衣做飯,還有生活上的事情,我自己都可以做好,但要我照顧別人,我沒有這個義務。」
祈寒毫不猶豫地拒絶。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我也並不是讓你照顧她。只是在最開始的時候,如果你來做飯,那麼水費、煤氣費、電費這些都由我們來出。我就是想讓你教教她,我們家女兒也說得上是挺優秀的,就是被我寵壞了,我相信她很快就可以把那些家務事都上手的」。說完,母親又補充了一句:「等她上手了,就由你們輪着做這些事情,費用就可以平攤了。」

依柔看那女孩猶豫了一下,然後說道:「可以。但是,我希望她最好在國內的這些天就能把洗衣煮飯都學會,這樣我就省得麻煩了。」

「那當然。」
母親很滿意地笑了笑。
依柔知道,大事已定。儘管從見那女孩第1眼開始,她在心裡就打起了退堂鼓,她很怕和這種強勢又冷漠的人相處,這總會讓她想起自己的母親。但是……她也知道,她沒有選擇。

? ? ?

2002年1月28日 北京首都機場
依柔站在候機大廳,原本她應該像同齡人一樣去求職面試的,但此刻,她正等待着飛往
澳大利亞的飛機。
「在外面自己要機靈點,別像以前糊里糊塗的,有事就打電話回來,媽媽會幫你找人安排的,聽見沒有?」
儘管,母親的語氣還是像往常一樣,嚴厲且魄力十足。但今天,依柔難得走起神來,她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身邊的另外一對母女身上。
「自己出門在外,一定萬事小心。那麼遠,媽媽想幫都幫不上你。」
四十多歲的女人,看起來很蒼老,風塵染過臉頰,滄桑的紋路清清楚楚地刻在臉上,「你可一定要好好照顧自己啊!」
「嗯!」相較于母親的關切,那年輕的女兒——夏祈寒就顯得漠然多了。
「別這麼滿不在乎的,你知不知道媽媽擔心你啊?也怪我沒本事,要不……」

「行了!」她揮揮手,打斷母親的叨念,「你也不用擔心我,你只要在這邊自己照顧好自己,別讓我擔心就行了。」

「你是不是還在怨媽媽改嫁……」

「咱們能不能別說這個?我說過一萬遍了,我不在意,不在意,你聽進去過嗎?每次都僵在這裡,你還讓我說什麼?」
蒼老的母親低下頭,不再說話了,似乎是已經習慣了聽從女兒的命令。
依柔看見,她看著她母親畏縮的樣子,只是在嘴裡低低念了句什麼,便掉開頭不再開口。
依柔心裡免不了一陣驚訝。夏祈寒對待她母親的態度,是她連想也不敢想的。說實話,她還是不太認識她,不瞭解,甚至有些怕她,但她總是會不受控制地偷偷去觀察她,因為,她是她的同伴啊!
可是……依柔越觀察,越覺得祈寒不好相處,說話直接,待人又很冷漠,就算是她們兩個人獨處,她不說話,依柔就不知道要和她說些什麼,所以,相處起來,格外的痛苦。
「……我說的你聽到了嗎?」
依柔反射性地點頭,這是一種習慣性無意識的順從。
「哎……你這個孩子,一個人在外面,怎麼能讓我不擔心啊!」母親搖了搖頭,滿臉的無奈。
「您這麼疼柔柔,還要她走那麼遠,不就是想讓她自己學會獨立嘛!」一個高個子的年輕男人推着行李車走過來,「你可別再說了,再說柔柔就要掉眼淚了。」

男人把車停好,把手裡的東西交給了依柔,「這裡是託運行李的牌,拿好別掉了,到那邊下了飛機,我大學時的哥們會去接你們,你把這個交給他就行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