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飄洋過海來吻你 第 3 頁


在一家很有名氣的外企工作,未來發展無可限量。他對她很溫柔,照顧得無微不至,她可以感覺到逸桐很喜歡她,那種處處為她着想的態度,讓她躲都躲不開。依柔必須承認,她也是喜歡他的,只是她很難找到那種情人間的熱情去回應他。也許,也許
作者:璐璐 / 頁數:(3 / 71)

「謝謝。」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她低頭道謝。
「跟我還客氣什麼!」他對她笑了笑,方正的臉龐上淨是溫柔。
「逸桐,你和依柔說兩句吧,你可比我還擔心她。馬上就要登機了!」母親就連說這樣的話,語氣也是命令。
「柔柔,出門在外,一切都要小心,我的好哥們也在那邊上學,有事就去他。」
逸桐的聲音沉穩而有力,不緊不慢地交代着。
他——齊逸桐,就是她交往了三年的男朋友,經她母親認可的男朋友。逸桐是她大學的學長,也是母親同事的兒子,比她大兩歲。四年前,她考上一所大學,母親托他照顧她,一來二去,兩個人就被湊成了一對。當然,這其中也少不了母親的因素,因為母親喜歡他,也看好他未來的發展,甚至想把他拉進自己的公司,所以才會努力地撮合他們。時尚書屋
對依柔自己來說,逸桐很好,高大、俊朗,在一家很有名氣的外企工作,未來發展無可限量。他對她很溫柔,照顧得無微不至,她可以感覺到逸桐很喜歡她,那種處處為她着想的態度,讓她躲都躲不開。依柔必須承認,她也是喜歡他的,只是她很難找到那種情人間的熱情去回應他。也許,也許只是時間的問題,她只是不習慣,再過上些日子,她就會愛上他的。時尚書屋
她常常對自己這樣說。
「柔柔……」
逸桐牽起她的手,柔聲道,「我等你回來,我會一直等你的!」
這樣的誓言多令人心動,要是換作其他人,大概會感動不已。但她在自己的心裡卻找不到一絲的波瀾。
有的時候,依柔會問自己,這戀愛談得到底怎麼了?她到底喜不喜歡他,她到底懷着怎樣的心情在跟他交往。她問了無數遍,卻一直找不到答案。她只知道,在母親強大的光環下,他的溫柔與寬容,讓她得到了短暫的解脫,她無法投入卻也離不開他。
「有什麼事情就來電話,別虧待了自己。」
他拉著她的手細心交代,到了這個時候,好像有了說不完的話,放不下的心,「有機會我就會去看你,忍一忍,再過幾個月就放假了,放假就可以回來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是啊,二月到八月,不過是六個月的時間,很快就會過去的。對!很快,很快……
依柔在心裡不斷地默念,說服自己:沒關係,不用擔心和害怕,她只是去另一個國家學習,不去計較距離的差別,那實際上就像是上大學住校一樣。況且,現在坐飛機這麼方便,買張飛機票,隨時都可以回家。確實沒有什麼可怕的。
但是,她自己心裡明白,大學四年,她都是由母親派司機接送的,她一天也沒住過那集體宿舍。所以,那些心理建設一點作用也沒有。此刻,她還是滿心的惶恐。
「行了……別跟她說這些,要不她獃會就不走了。」
到底是生她養她的母親,一眼便看出她眼中的退縮,「給我爭口氣,別那麼沒出息!」
母親的目光犀利,刺得她無路可逃,膽小又脆弱的心理几乎無所遁形。母親總是能一眼看透她所有的想法,無論是膽怯、隱瞞還是什麼其他反叛的念頭,都逃不過她的眼睛。這樣的強勢,這樣的壓力,已經讓她親愛的父親、母親的丈夫早早地離她們而去。而作為單親家庭的孩子,她必須更加聽話、懂事。時尚書屋
從小到大,從倔強的反抗到最後喪失鬥爭的希望,她沒有一次能夠違逆母親的決定。她怕她!
「各位乘客請注意,CA108北京飛往悉尼的航班已經開始登機,請乘客抓緊時間于2號登機口辦理手續。Ladies and gentleman ,please attention……」

服務小姐甜美的聲音通過廣播傳遍整個候機大廳。
CA108,是她的班機號,依柔覺得自己的心跳驀然加速。
「行了,去吧!」母親把護照和機票遞給她,推了她一把,要她往前走。
依柔的目光在逸桐和母親的身上來迴游移,這一刻,她真想放聲大哭。她對獨自生活缺乏信心,語言能力也還差了那麼一大截,還有,她怕寂寞,怕沒有人跟她說話,怕她難過的時候找不到人傾訴,怕她把事情搞成一團糟時沒有人能幫她一把……兩年,對她來說,實在是太漫長了,她怕她自己根本熬不過去。
「記住!媽媽為你出國花了很多錢,別讓我失望!」
再多的委屈,在這句話面前,也有如小小的希望之火被迎頭潑上一盆冷水,從裡到外透心涼。依柔含在眼眶裡的淚水就這樣噎了回去。
對!不能讓人失望。是的,她必須這樣做。依柔一邊在心裡默念,一邊僵硬地往登機口走去。祈寒已經站在那裡了,似乎是看了她很久,見她終於下定決心走過來,這才把自己的護照從窗口遞了進去。時尚書屋
輪到依柔的時候,又是一陣漫長的等待。她的心裡沒有着落,心臟一下一下地跳,「怦怦」的回音在耳朵裡聽得清清楚楚。
她和祈寒並肩向通道走去,祈寒看了她一眼,對於她的異樣,什麼話也沒有,就是這麼漠然的一眼而已。
依柔聽到母親在叫她的名字,但她不敢回頭,不敢讓她看到她已淚流滿面。

? ? ?

2002年3月1日 堪培拉澳洲公立大學
「Roxy,please wait for a moment!」
依柔抱著一大堆厚重的原文書,剛剛踏出教室,就被人叫了住。她回頭,她的導師Prof. Smith一個矮胖的白鬍子老頭正對她笑。
「Roxy, you know this……somebody told me that you not……I think you should……or you may not get a good result!」
Prof. Smith是土生土長的澳洲人,說話偏英國腔,但又總是帶著些奇奇怪怪的澳洲本地口音。大部分時間裡,依柔都聽不懂他在說什麼。但這一次,她不用聽,也知道他的意思。無非就是希望她積極一點,放開一些。時尚書屋
她的組員對她有意見,不多說話的話,就拿不到好成績。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