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飄洋過海來吻你 第 6 頁


那下一次就提兩個。上Lecture也一樣,如果一次沒聽懂,那下一次就提前預習,把所有不會的單詞都標出來,起碼要努力聽懂一半,一次消滅一半,等下下下一次,就全部解決!」與其在這裡說不行、沒有辦法,還不如去找些方法積極改變現
作者:璐璐 / 頁數:(6 / 71)

依柔說不下去了,越說越是否定自己,她真的覺得自己一無是處,根本沒有辦法在這裡堅持兩年拿到學位。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這次忘了分類,下次就把它記住。」
祈寒就事論事地說,儘管剛剛看得被送回來的衣服的慘狀的時候,確實非常的生氣,畢竟這已經是非常簡單的事情了,做不好就是不上心。既然是由你負責的事情,就應該格外小心地把它做好。但衣服洗花了,也並不是沒救了,所以說到底也不是什麼大事。時尚書屋
「根本不是這麼回事!」依柔泄氣地用力拍打自己的雙腿,「根本就不是洗衣服的問題,是我根本就什麼都不行,上課不行,生活也不行,所有的一切都是一團糟,我根本沒有辦法……」

「上Tutorial,如果一次沒機會說話,那下一次就找機會多說。如果一次沒提出問題,那下一次就提兩個。上Lecture也一樣,如果一次沒聽懂,那下一次就提前預習,把所有不會的單詞都標出來,起碼要努力聽懂一半,一次消滅一半,等下下下一次,就全部解決!」與其在這裡說不行、沒有辦法,還不如去找些方法積極改變現狀,「既然要到國外學習,就應該把這些問題都考慮到,做好準備。」

聽她這樣說,似乎一切都應該如此簡單。其實,這些道理依柔也明白,但是……她沉默了一下子,才低聲說道:「不是我自己要到這裡學習的。」

是母親要她這樣做,考試、辦手續全都是母親推着她走,強迫她去做。出國
留學絶對是對未來發展有幫助的事情,母親總是這樣說:「我都願意給你花上幾十萬了,你還有什麼可擔心?好好努力就是了!」這些話,就像枷鎖一樣,讓她怎麼也擺脫不掉。
祈寒沒有多加評論,就她所知,有很多人都是這樣,家裡有錢,所以送孩子來國外鍍金,上什麼學校,對什麼專業,念什麼都不重要,沒有目的,也沒有外來的計劃,就只是要一個出過國的記錄而已。
「不管你想不想,你已經坐在這裡了,也就沒有後路了。如果你現在回去,就是逃兵,就是膽小鬼,就是沒出息,只會讓人嘲笑。所以不管你覺得你行不行,你都必須行!」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這語氣可真像她的母親,可卻又沒有那麼讓她無法接受。是的,依柔知道她說得沒錯。一年十幾萬的花銷、殷切的期望,無論是在物質上還是在心理上,對一個家庭都是一個沉重的負擔,還有她那個嚴厲又酷愛面子的母親,她是不敢,也不能回去的。她沒有退路。時尚書屋
「前兩天,我忽然想喝我媽媽愛的白菜豆腐湯,」祈寒忽然換了一個話題,「跑到街口的雜貨店去買豆腐,我說『please give two pieces bean curd』,我說了兩遍,那個店員一直是一副完全聽不懂的樣子,我還以為澳洲人不吃豆腐。結果我低頭,就在貨柜上看到有三花牌水磨豆腐,made in china,我就指給店員看,然後那個店由就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對我說:『Oh! DouFu!』」
依柔聽到這裡,「噗嗤」一下笑了出來。
祈寒聳聳肩,「你自以為自己英語學得有多麼好,但來這裡照樣有交流障礙。不過,閙笑話又怎麼了,下次記住,那就OK!起碼下次我再去買豆腐,我一定會記住跟他說,『Please give me two pieces of 豆腐!』」
依柔又忍不住笑了,但祈寒倒真是一副認真的樣子,頗有些冷麵笑匠的味道。
依柔止了笑,再抬頭看祈寒聳肩的模樣,忽然覺得親切了起來,她鼓足勇氣,「其實,我偷偷地跟你說,你那天做的白菜豆腐湯,真的很難喝!」
哈……沒錯!又苦又澀,祈寒在心裡承認,味精放多了。
她斜了她一眼,勾起嘴角冷哼,「嫌難喝,就自己學着做!沒準你其他不行,就在這方面有天賦,正好拯救我。」

祈寒自己心裡也明白,她實在是沒什麼做飯的天賦,再這樣下去,她自己都要吐了!
依柔看著她坦然的神態,就算是閙了笑話,也依然是自信的樣子,彷彿一切都不算什麼,慢慢地,都會變好。不知道為什麼,她心裡也生出了同樣的想法,慢慢地,一切都會有所轉變。祈寒說的話,似乎有一種可以成真的力量。她激動地想哭。時尚書屋
「我可以再借你的肩膀靠一下嗎?」依柔仰起頭,直接地問道。
祈寒看了她一眼,既沒有同意,也沒有反對,目光又落回對面牆上的油畫。
依柔把頭放到祈寒沒啥肉的肩膀上,都是骨頭,有些嗝人,她察覺到祈寒的身體僵了一下,但沒有推開她。
依柔得心裡覺得踏實多了,有個人聽她說話,這感覺實在太好了。她的心裡,一個多月來第1次升起了希望的火苗。
她真是個可靠的人,依柔這樣想著,她開始喜歡上她了。

? ? ?

2002年3月29日 堪培拉Little Apple學生公寓附屬樓洗衣房
在澳洲的生活邁入第2個月份,這一天,依柔抱著一個裡面盛滿了衣物的藤編的筐子,一個人來到小
蘋果學生公寓裡的洗衣樓。
因為負責收衣服統一來洗的紅頭髮阿姨,臨時請假,這個禮拜沒有人給
留學生處理臟衣服,統一發硬幣,自己來洗。
洗衣服是依柔負責的事情,儘管上次闖了禍,但該她做的,她還是要來做。而且,經過上次的談話,她的心裡發生了很多的改變。她相信祈寒所說的話,錯過一次,記住,下次就可以做好!所以……這一次由她獨自來洗衣服,她的心裡充滿了——說實話,又是惶恐又是期待。
說實話,相處得久了,她發現祈寒是一個很好的人,雖然她不會軟聲細語地安慰人,雖然她永遠都是一副不熱衷的樣子,但是……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