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飄洋過海來吻你 第 7 頁


她很開心,對於這樣的轉變,無論是生活上還是學業上,她都非常的滿足。 她投下硬幣,洗衣房的洗衣機是投幣式全自動洗衣機,只要投下相應的硬幣,按一些簡單的設置,就可以把衣服洗乾淨了。 小心地把衣物按着不同的類別放
作者:璐璐 / 頁數:(7 / 71)

也許是她的英語基礎太差了,原文書上有太多不認識的單詞,一個一個地找出來,標音標、寫註解、再記下來,這個過程實在是太痛苦,一遍兩遍,做着做着,有時候就會喪失信心,那些東西好像永遠也標不完,永遠也記不住,她會着急,然後就會掉眼淚。祈寒看到她這個樣子,不會說什麼別哭了之類的話,她會撿起她扔掉的筆,接着幫她標註解,她看著她做,也會拿起筆,一邊哭一邊接着做。這就是祈寒鼓勵人的方法。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祈寒自己有自己的行事原則,她現在開始慢慢摸到規律,她開始可以跟她開心地相處,甚至是慢慢地懂得怎樣和她討價還價,摸着她的性子跟她撒嬌、跟她耍無賴。依柔覺得,她和祈寒現在可以算是真正的夥伴了。
她很開心,對於這樣的轉變,無論是生活上還是學業上,她都非常的滿足。
她投下硬幣,洗衣房的洗衣機是投幣式全自動洗衣機,只要投下相應的硬幣,按一些簡單的設置,就可以把衣服洗乾淨了。
小心地把衣物按着不同的類別放進不同的洗衣機,按着規定按下不同的洗滌、沖刷、脫水時間,她這一次非常認真地學習了宿舍管理手冊,甚至連洗衣機的使用說明都借來看了一遍,務必做到萬無一失,一定要讓祈寒看到她其實是很行的。
事情一件一件地做,做好一件,就撿回一點自信,慢慢的,都會變好的!
她心情愉快地等着,可是,硬幣投進去了好一會兒,洗衣機卻一點反應也沒有,怎麼回事?她又按着步驟檢查一遍,硬幣,OK!程序,沒問題!可是,洗衣機就是不動。
依柔急得直冒汗,此刻洗衣房裡就她一個人,想找人問問都沒辦法。到底是怎麼回事?她一遍一遍地檢查自己剛剛做過的所有動作。
「我去圖書館查資料,鑰匙包給你。」

這在這個時候,祈寒的聲音冒了出來。她穿著運動外套,夾着一大疊資料,一副準備外出的樣子。
依柔可顧不了這些,几乎是撲了過去,拉著她又委屈又着急地說:「祈寒,洗衣機不動!」
「不動?」祈寒很是鎮靜,「你把硬幣投進去了嗎?」
「硬幣投了,所有該按的,我都按了,為什麼,是不是洗衣機壞了?」
祈寒懶得理她,她們的衣物占了四台洗衣機,洗衣房裡一共十台洗衣機,占了40%,怎麼可能壞的都被碰上,她逕自走到一台洗衣機前面,檢查起來。
只看了一眼,她就勾起嘴,哼了一聲,「雖然這裡的洗衣機叫做自動洗衣機,但是還是需要按一下開始鍵!」
她指着洗衣機上最大的一個按鈕「Play」,按下去,洗衣機發出「嗶」的一聲,隨着這一聲,洗衣機也動了起來。
依柔看著她的動作,先是發愣,然後爆出一陣大笑。看她緊張的,所有的步驟都反覆地檢查,卻把最基本的忘了,這可實在是……實在是……太好笑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祈寒聳了聳肩,「起碼這一次沒忘記分類。」

依柔根本就止不住自己的笑意,揮揮手,收下了這句勉強算是表揚的話。
「你接着笑吧。我走了。」
祈寒把鑰匙包放在洗衣機上,轉身往外走。
快走出門口的時候,她又轉過身,面無表情地說道:「一會用烘乾機的時候,請按『Play』鍵。」

說完,她走了出去。
依柔聽著她的話,想著她說話的表情,又是一陣大笑。
她笑着,心情就像飛上了藍天,她現在覺得,還好……還好,她碰到的人是祈寒。

PART2

2002年4月8日 堪培拉Little Apple學生公寓
「Hello, this is qihan speaking!」
「喂!你好,我想找一下依柔,她在嗎?」電話另一端是低沉渾厚的聲音,緩慢的調子,帶著些性感的味道。
「依柔今天有選修課,要下午才回來,請問你哪位找?」祈寒換回中文,公式化地交代和詢問。
其實就算不問,祈寒也知道這聲音的主人是誰,依柔的男朋友,叫齊逸桐。好像離開北京的那一天,他也有來送機,但是長得什麼樣子,祈寒的腦子裡只有個依稀的影子,遠沒有他這把好聽的聲音讓人印象深刻。
「噢……我知道她今天有課,只是想碰碰運氣,看她中午會不會回來。」
他停頓了一下,也許是在等祈寒的回應,但過了一下,發現她絲毫沒有這個意思,只得繼續說道,「我沒有什麼特別事情,只是今天晚上約好要打電話的,但我臨時有點事情,可能趕不回來了,麻煩你轉告她一聲。」

「嗯……」
祈寒應了一聲,抬頭看牆上的表,12點05分,不知道現在的北京是什麼時候了。
時差兩個小時,季節顛倒,這樣的距離,這樣的差別,竟然也阻不斷他的熱情。每週的單日,晚上八點整,這裡的電話都會準時響起,就算是現在,時間也是算得好好的。真是不懂,一個男人會對一個女人費這麼多的心思,愛情這東西,還真是讓人難解。祈寒輕哼了一聲,搖搖頭,難不難解的,反正也不關她的事!
「呃……那就麻煩你跟她說一聲了。」
聽著那一聲「嗯」,大洋彼岸的逸桐愣了一下,一時之間都不知道該如何接話了。對方的反應,不管怎麼說,都略顯冷漠了些,他只有怏怏地說了句客套話:「麻煩你了。」

「嗯……」

又是「嗯」!如果不是對方天性冷漠的話,就一定是他非常地惹人厭了。隱約記得那一天在機場,那女孩和他連話也沒說過,怎麼會惹人討厭了呢?逸桐有些無奈地搖了搖頭,搞不懂像她那樣看起來很有個性的女孩子,腦子裡都在想些什麼。
「那就這樣吧,你也多保重,再見。」
不管對方是怎樣,逸桐仍是禮貌以對。
「再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