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飄洋過海來吻你 第 8 頁


安靜得只聽得到她自己的呼吸聲。祈寒的眼睛轉了一圈,陰暗的氣氛像是隨時會跳出些什麼似的,她心下一驚,立刻拔腿往回跑。她一口氣跑回宿舍,覺得自己的心臟都要爆炸了,蹲下身子,手扶着地,用力的喘氣。 她可真是個瘋子,就這麼貿
作者:璐璐 / 頁數:(8 / 71)

電話被毫不猶豫地掛斷,逸桐愣愣地看著手裡的話筒,心裡有說不出的滋味。緊接着又擔心起依柔,和這麼一個女孩子朝夕相處,乖巧嬌弱的她,受得了嗎?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這一邊的祈寒剛剛掛上電話,還沒轉身,就聽到「咔喳」一聲,接着便是「嘩啦、嘩啦……」
幾聲巨響。她被嚇了一跳,轉頭去看,發現
客廳窗戶的一大塊玻璃都碎了,玻璃落了一地,地上還有一塊巴掌大的石頭。
「Shit!」
祈寒低咒了一聲,立刻跑到窗前,樓下有一閃而過的身影,
棒球帽壓得低低的,鬼鬼祟祟的樣子。
「混蛋!」
她轉身衝下樓,看準那道影子,奮勇追過去,追了好幾個街區,眼看著人影近了,誰知一個閃神,轉進一條小巷,她追進去,人影卻不見了,再往裡走,竟是個死巷。
祈寒手扶着膝蓋,「呼呼」地喘氣,巷子裡又暗又髒亂,四下無人,安靜得只聽得到她自己的呼吸聲。祈寒的眼睛轉了一圈,陰暗的氣氛像是隨時會跳出些什麼似的,她心下一驚,立刻拔腿往回跑。她一口氣跑回宿舍,覺得自己的心臟都要爆炸了,蹲下身子,手扶着地,用力的喘氣。
她可真是個瘋子,就這麼貿貿然地追了出去,還跑進暗巷裡,要是那時候冒出幾個人來,她連怎麼死得都不知道。這裡可是澳洲,她要是這麼失蹤了,依柔想找都找不到,她實在是太衝動了。
宿舍管理員看見她,衝她跑過來,「哇啦哇啦……」
地說了一大串,可是她根本就聽不進去,直到現在,她的心還「咚咚」地猛烈跳動着。
時鐘走過四點半,依柔回來了,還帶回來一個男孩子,那男孩扶着她,她走起路來一瘸一拐的。祈寒正在檢查剛裝好的窗戶。
「我回來了!帶翔宇來玩,咦?窗戶怎麼了?」男孩扶着依柔坐下,她看到祈寒站在窗前,認真地看著玻璃,便奇怪地問道。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被人打破了!」祈寒見窗戶上的封泥基本上幹了,拍拍手,走了過來。對翔宇點點頭,然後對依柔說道:「你怎麼了?」
「她在學校被人撞了,摔倒的時候扭到了腳。」
說話的是翔宇,聲音乾淨而清亮。
翔宇是依柔的同學,也是北京來的,但時間上要比她們早得多,高中就是在這邊上的。他是個非常聰明的孩子,跳過兩次級,儘管都在念研究生班,但年齡卻比她們小不少。
翔宇是個討人喜歡的男孩子,高高瘦瘦的,長得很漂亮,唇紅齒白,是那種中性的美麗,待人也非常和善,常常幫依柔的忙。在國外,能見到中國人就覺得分外親切,更別提時不時地會來幫助你的,那就是自家人了。一來二去的,他們就這麼熟了起來,依柔常常帶他回來討論課題。他和依柔站在一起,都是漂漂亮亮的人兒,十分的登對,又加上兩個人總是親親熱熱地「親愛的」來,「親愛的」去,就像對小情人似的。時尚書屋
祈寒在宿舍裡見過幾次,也就認識了,關係說不上有多好,但祈寒就是這副性子,對誰都是不冷不熱的,習慣了,也就都不在意了。
「我沒什麼事啦,腳就是有點腫,碰了一下,我走路跟別人說話,沒看路,被自行車撞了。」
依柔笑了笑,不太在意的樣子,「玻璃是怎麼回事?」
「別提了!」祈寒揮了揮手,「不知道是哪個混蛋扔石頭進來,全碎了,我看到有人鬼鬼祟祟的,就追了出去,一轉眼就沒影了!」
「扔石頭?」依柔睜大眼,滿臉訝異,「為什麼?」
祈寒習慣性地聳聳肩,「管理員給裝了新窗戶,沒要錢,不過,她說沒有下次了,否則就請咱們走人。」

「又不關咱們的事,她為什麼這麼說?」依柔皺起眉頭,不解地問道。
「她認為是有人故意砸窗戶,是跟咱們有仇才故意來搗亂,否則,為什麼只砸了咱們這一扇?是咱們的問題。」
祈寒把管理員的話重複了一遍,臉上沒有表情,也不知道她心裡的怎麼想的。
「怎麼可能?這也太誇張了,咱們才來多久?都是學生,能跟什麼人有仇!這些外國人都是這樣,一點小事就緊張兮兮的,自私又冷血,深怕給自己惹上麻煩,動不動就警告這個警告那個的……」

「你們還是小心點,最近這邊的治安變差了,多留心點總是沒錯的。」
翔宇皺起眉頭,臉色凝重地說。
「親愛的……別嚇唬我們好嗎?這裡都是學生公寓,我們都是身上偷不出幾個coins的窮學生,誰會來打我們的注意?」依柔拍了拍他的肩膀,笑嘻嘻的不當一回事。
「老天啊!你們都不知道?你們都不去參加 留學生的聚會啊?你們可真是夠可以的,這樣可不行!留學生就應該相互多聯繫,有什麼事也好有個照應,你們都不參加聯誼會怎麼行?好歹也多認識些人,多交些朋友,下次我給你們多介紹一點……」

「認識那麼多人幹什麼?我有祈寒就夠了!」依柔理所當然地說,笑得甜甜地轉向祈寒,「是吧?親愛的,我有你、你有我就夠了!」
祈寒完全不理她,給了她一個大白眼。
熟了以後,依柔總喜歡把「親愛的」掛在嘴邊,眼裡的依賴也越來越明顯,就像是跟在母鷄身邊的小鷄一樣,什麼事都會問她「行不行」「好不好」。儼然就把她當作是惟一的支柱。不管她怎麼用冷臉對她,依柔似乎都不在意,依然親親密密地膩着她。
祈寒覺得,依柔慢慢在變,度過了痛苦的適應期,她似乎是慢慢喜歡上了這裡的生活,開朗了許多,對很多事情變得積極主動起來,這似乎是個好現象。起碼,比起以前那個動不動就哭哭啼啼,幹什麼都怯怯懦懦的大小姐,現在的依柔亮眼了許多。
「出什麼事了,我們不知道?」祈寒抓住重點,問翔宇。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