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駐春園小史 第 12 頁


」又指着隔牆紅螭閣道:「且無論自家花草色色可人,即是鄰園萬卉繽紛,耐觀如許。我一人在家玩賞,倍覺適情起興,吾弟不必多心。」說話未畢,又見公子進來。向生說道:「列位相公在外等我同到雲
作者:吳航野客  / 頁數:(12 / 30)

」又指着隔牆紅螭閣道:「且無論自家花草色色可人,即是鄰園萬卉繽紛,耐觀如許。我一人在家玩賞,倍覺適情起興,吾弟不必多心。」說話未畢,又見公子進來。向生說道:「列位相公在外等我同到雲谷寺看花,妝二人為何在此留連不去?」生知推脫不得了,只得檢點書房,掩了樓門。時尚書屋

正欲出門,只見隔牆紅螭閣上面有人,乃是愛月同一小婢手提着凳子,放閣中椅上。便想道:「閣中一向無人來往,今朝愛月姐上來,必是雲娥小姐來此春遊。今日花朝,擬在上面玩景。」欲待留遲不去,無奈公子在旁等候多時。時尚書屋
生不得已,長嘆一聲,竟將樓門掩了,便同公子往雲谷寺而去。
須臾,二位夫人果同着二小姐來到紅螭閣下。郭夫人便向愛月問道:「汝方纔移凳閣中,見隔園樓上有人與否?」愛月應道:「若是有人在內,樹上鶯鳴料不如許自得。」說畢,大家同坐亭中。綠荺道:「孩兒猶記兒時,常隨先君日在此中玩賞,不料數年而來,世事變遷,少到此間,于今已久。時尚書屋
今日叨陪年母來游,迴首少時,依稀在目。但以先君去世,如此淒涼,細憶彼時,使人淚下。」雲娥小姐聽了,發嘆一聲道:「此事亦有同心。」亦不覺潛然。時尚書屋
愛月見二位小姐在此生悲,便慰道:「看花樂事,何故悲傷起來?奴家勸一言,若非夫人與小姐逃難來此相依,安得與夫人、小姐聚首一堂?焉有今日看花飲酒?人生恆樂耳,人間世事大抵如斯。眼前景色,且以自娛。放下瞏日歡腸,向目前取樂可也。」愛月所言,真個字字刺心。時尚書屋
二位小姐乃拭淚看花。
須臾,排上酒席,四人依次坐下,愛月乃末座執壺,各說閒話。雲娥小姐只是低頭不答,側目傾耳,都在隔牆。奈上面竟日寂然,畜了一腔長恨。大家不曉其意,只有愛月一一領會。時尚書屋
直到午後,葉夫人對郭夫人道:「今日宜去看花,休得果坐飲酒,且到花間賞玩一番,不知尊意何如?」於是四人同向花間閒步。忽驚了一陣黃鶯,二位夫人見了說道:「真樂趣也。」愛月拾了石片,要向隔牆擲去,葉夫人止之,又只得緊步相隨,不敢再向牆頭窺探。雲娥小姐見了,心下益惱,只是無言。時尚書屋
綠筠陪了半日,見他如許緘默不言,因問道:「姐姐為打今日寡言不笑,豈有所思?」雲娥應道:「桃李本自無言,何必拘拘言笑。即有不言,何寡之有?」少刻,紅日返照,鳥雀投林。郭夫人遂命仍歸湧碧軒而去。
方坐吃茶,愛月進前又道:「天色尚早,二位夫人在此安歇,待愛月同二位小姐再去一遊。隔壁無人,料亦不妨一玩。」二夫人見愛月如此說,只道後生心性,原不可拘,也不阻他,只囑愛月道:「汝同小姐閒游,若聞隔院有人,即促小姐回去。」二位夫人各去安歇了。時尚書屋

二位小姐同愛月三人仍來坐在石上,又敘一回寒溫。正是:
周旋宛轉多嬌女,算是辛勤做老娘。
第9回
 昏後可尋盟安排要路 暗中偏錯認湊合機緣

詞曰:

邀友花朝出,玩游夜未休,待月更遲留。嬌才無影駐樓頭。極目難相見,空自費尋謀。何不早身抽,情書怎的暗中投。時尚書屋
撤桃尋李意方酬。錯認針兒,引線把功收。

右調《小重山》

卻說諸生看花,訂在雲谷寺中相會。那日,黃生與司墨跟隨公子同到雲谷寺來,遂到講堂坐定。少頃,同步庭前。大家看去,果然地面寬闊,只見千紅萬紫,馥郁繽紛。時尚書屋
看罷,心中歡暢起來,周公子乃吩咐設席。須臾,即排出來。李公子見了說道:「飲酒必對花,方是花朝模樣。此席可移在牡丹樹下,一面飲酒,一面看花,一面賦詩言志,庶幾不負美景良辰。」
諸公子齊聲道好,皆推李兄所言極是,遂移席花間,其相敘坐畢,乃傳杯暢飲。
李公子又道:「酒已半酣,吟興勃發,或是聯吟,或是分韻,諸兄大家公義。」座中張公子道:「眾位才思遲速不同,聯句心拘次序,工于推敲,難於急就,喜于思索,失于安閒,拈鬮分賦,方能各抒所長。」李公子道:「張兄所見又是不差,請席東命題。」周公子忙道:「安有是理;公議已定。」
張公子道:「不必另尋題目,即以花朝在雲谷寺,雅集諸同人看花分韻。或貼牡丹,或不貼牡丹,即席各成截句一首。」眾人俱撫掌道好,遂各遵命。
李公子又道:「周兄有位貴價能詩,今日曾偕來否?」周公子道:「今日同來,想在後面。今日不知何故,被弟捉來,臨行還是推托。早晨到此,見他悶悶不樂,即入內邊去了。」李公子道:「人生一體,境遇不同,才人處困,自然觸景傷情,豈能若我輩賞心樂事乎!」遂親至後邊捉出生來,命立席前,以厄酒勸生:「蘆中人豈終作貪士耶!想必不以青衣老也。時尚書屋
今日放開懷抱,且領略穠華,一舒心上憂愁。」生講道:「謹依尊命。」將酒飲乾,洗杯送上,退立席旁,看那大家拈韻。
李公子先拈得「華」字,眾人挨次拈去。周公子拈得「饒」字。李公子招呼生道:「汝亦來拈。」乃「觀」字韻。時尚書屋
拈立各自構思。或往花下閒行,或移一席靜坐,或把盞沉吟,或瞑目伏幾,俱各去沉思構結。
生拈了韻,潛到僧房,取筆硯直書,一揮而就。周公子作完,書畢,乃向李公子取詩。李公子未脫稿,見生執稿在旁,因道:「汝才敏捷,我輸三十里矣。何不取來與眾位一觀?」生道:「遵命塞責,請各位相公垂示典型。」
李公子道:「我不妨先來獻醜。」遂將詩句送與列位齊觀。只見上面寫云:
花朝在雲谷寺,雅集諸同人看花,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