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駐春園小史 第 28 頁


到了次日,同年俱來赴宴,解元而居上座,歐陽主司亦在。那時細認,原來解元乃是黃生。生已知應司乃是歐陽,但于公堂,不敢說起舊話,只得宴罷別去。歐陽生回去,即命家人去請李解元相見。地
作者:吳航野客  / 頁數:(28 / 30)

到了次日,同年俱來赴宴,解元而居上座,歐陽主司亦在。那時細認,原來解元乃是黃生。生已知應司乃是歐陽,但于公堂,不敢說起舊話,只得宴罷別去。歐陽生回去,即命家人去請李解元相見。時尚書屋

地說李之華來見,說些闊別套頭,大家歡喜。歐陽生遂將:「場中取卷,即疑我友」說了一遍,又將司墨與墨奴來投說了。生令之相見。而慕荊乃隨黃生同來,遂各相歡飲。時尚書屋
乃命司墨、墨奴執壺,一齊飲到三更,方同慕荊辭去。生回寓所,以待會試場期。
卻說周尚書,自曾小姐親事不成之後,且見司墨奔逃,日夜着惱。一日,周公子自浙江歸,尚書將此事對公子說了。公子聞言亦不勝憤懣。又想求親于吳府,卻被綠筠再三拒絶。時尚書屋
正在着急,忽見家人攜一京報,遞與尚書。尚書看了,公子亦在旁。只見上面寫着:「禮部具奏,遍選宮人一件」。公子遂對尚書道:「吳家賤貨如許無狀,大人必將彼名字達于本府,填在冊中。」
尚書依計而行。數日後,果然差官出來點選。查冊中姓字,便是吳綠筠列在第1,欽限五月初五,進京揀選。此事郭夫人與綠筠皆不知道。時尚書屋
那日正與一小尼姑在軒前說話,忽見一家人進來報知此事,大家嚇個魂飛天外。綠筠便哭起來,因對郭夫人道:「不知誰人下此毒手,孩兒決無赴選進京之理。」乃欲跳在庭外池中,尼姑攔住,乃免。郭夫人見綠筠這等激烈,亦哭起來,說道:「我兒休得造次,那有不從之理?我想了,不若用銀賂了差官,權送汝到京。時尚書屋
汝父尚有同年故舊,托彼輓回,或念汝父,亦不可定。」綠荺見郭夫人如此說,想道:「我一時即死,不得與黃郎相會,彼亦何知我死乎!莫若依其進京,或能脫身,且有相聚之日;若不得脫,死不為晚,亦可甘心瞑目矣。」郭夫人乃一面命尼姑達于葉夫人,一面收拾進京。
那尼姑歸到白梅庵,將綠筠被選入宮,誓死不從,將身欲赴池而死,小尼從旁力救說了一遍,大家驚愕。葉夫人因道:「意外風波,不知何人弄鬼。未知何日起行,少不得要去送行。」尼姑一不應道:「行期定於三月十五,入宮限于五月初五。」
雲娥暗想道:「綠筠為黃郎待字十年,只望雙飛畫錦,並臂連床。孰意做路波瀾,終無着落。且黃郎一別,再易春秋,音耗久疏,死生未卜。可憐十載苦心,竟等落花流水。時尚書屋
使黃郎異地而聞此信,益加怨痛,性命難知。則夫妻、姐妹永無聚首之期。興思及此,必定傷心。」夫人見雲娥下淚,因問何故。時尚書屋
雲娥不便詳言,而愛月已知之,便道:「綠筠小姐父在,曾許配玉史黃公子,後以天涯闊絶,子母孤孀,不曾成對。而綠筠小姐畜志已堅,但以無人主成此事,尚是分開。且當日又無物作記,只有在京翰林翁刑部備知情由。今日天各一方,信音久斷。時尚書屋

吳夫人要將綠筠小姐改配周公了前經其不願,幾回辭了,才不想及此事,故黃公子後與小姐私奔,而周家亦作難。但綠筠小姐矢志不適他人。尚書大人與公子不乃相強,故于近日黃公子充軍起行,而綠筠小姐贈金致意。」許多情節,愛月皆對葉夫人說了一遍。時尚書屋

正是:

方喜同舟期共濟,不虞落水乃分攜。
第2十三回 出餞惜同心蜘躇顧影 成名欣衣錦邂逅聞聲

詞曰:

牽衣送別意無窮,永難逢,去匆匆。前度聯盟,翻變忽成空。他日蓮房求並蒂,絲藏在,藕誰同。桃花三月浪溶溶,化為雲,趁春風。時尚書屋
此日成婚,舟下結吳中。夜泊驚聞音慘切,欣邂逅,免西東。

右調《日江神》

卻說葉夫人聽了愛月所言,便道:「原來如此。小小年紀,便能以節自持,教人可敬。孰知意外之事如此紛更,良可嘆也。」遂命小尼買車,定於三月十五日,輿至歧路送行。時尚書屋
挨了幾日,乃是三月十五日矣,吳家夫人與小姐約在同日起行。葉夫人與雲娥小姐亦乘車而來送別。兩下相見,不勝嗚咽,二位夫人遂於路邊握手。綠荺小姐見了雲娥,乃道:「妹子此行,斷不可免。」
停車良久,又口占截句四首作別云:
比翼連枝鳥,今分南北飛。
辭家棲兩處,寂寞怨慈幃。
久斷黃郎信,離愁緒轉多。
津亭驛路隔,去住各蹉跎。
別離空悵望,會合聽天然。
姐妹同搔首,情腸兩掛牽。
因怨紅螭閣,鄰人結禍胎。
鴛鴦難作配,受累只因才。
且說差官見了如此光景,只管迫上氈車,兩下方纔割別。葉夫人與雲娥回庵,郭夫人與綠筠同着差官向大路官道而去不題。
卻說黃生在京,自登科以後,專候會試。日與歐陽生、王慕荊相過聚飲,每于談論之間,偶然觸目,便憶雲娥與綠筠,至于泣下。直至會場期屆,遂收拾赴闈而去。不挨幾時,而黃生又登進士,欽點探花矣。時尚書屋
歐生與慕荊不勝歡喜。生於日下,即上疏謝恩歸娶,乃得欽賜旋裡畢姻。生因求書翁刑部,以達綠筠,完其姻事。即時辭了歐陽生,帶著王慕荊並司墨、墨奴,一齊下船向江南而去。時尚書屋
那夜船泊江岸,生在舯中靜坐未睡,正在遙憶二嬌。忽聞江上啼聲,生聞了亦覺悄然。急向艙外一看,但見那船上掛着燈籠,乃是「奉旨揀選」。生遂命慕荊高聲問道:「那邊是何官船?船內如何有婦女啼哭?」船內差役亦出來一看,見生船上亦掛着「奉旨歸娶」大牌,亦高聲問道:「汝是何處歸娶官船,在此盤問?」慕荊應道:「我老爺新試探花,欽授翰林編修,奉旨歸娶。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