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駐春園小史 第 3 頁


生進內堂,老家人忙來稱謝道:「幸蒙相公救解,得免毆傷,只累相公破鈔,老漢心甚不安。」生道:「小可出力,何必掛口?我雖與汝隔鄰,汝老爺外任,未獲登堂,不知家內親眷尚有幾人?」老家人道
作者:吳航野客  / 頁數:(3 / 30)

生進內堂,老家人忙來稱謝道:「幸蒙相公救解,得免毆傷,只累相公破鈔,老漢心甚不安。」生道:「小可出力,何必掛口?我雖與汝隔鄰,汝老爺外任,未獲登堂,不知家內親眷尚有幾人?」老家人道:「我原是城外曾老爺家人,近因祝融無家,來此借住。老爺姓曾名青,字又青,原任太常卿,娶過夫人葉氏,即葉總制大人胞妹。我老爺並無公子,亦未曾承繼,單生一位小姐,取名浣雪,十分才貌,尚未議姻。時尚書屋

今日葉夫人壽誕,小姐命我出來買些東西與他上壽。起得太早,老眼不濟,撞跌孩童,身上無錢,故有此番口舌。回去報知夫人,令其知道相公好心。」遂引退而別。時尚書屋
生送他出門,歡喜自慰道:「無意中得知樓上美人消息。他家人既雲在此寄居,則此女的系曾又青之女、葉氏舟之甥女無疑矣。」意欲傳情嬌容,無因再睹。思及歐陽生好友,將次到家,當往一探。時尚書屋
遂命墨童看園,出門而去。時見愛月取水,生認得是樓上侍立阿鬟,兩下各相顧盼而去。
愛月歸,將生外出之事對雲娥說過。雲娥沉吟半晌,命愛月開採花潛往鄰園一探,便知公子何人,慎勿令其瞧見。愛月領命,不數武便到駐春園,佯問墨奴道:「亭中可有人否?」墨童道:「我公子外出,獨我在家。」愛月又問道:「是何公子?」墨奴道:「是我家尚書老爺公子。」
愛月道:「公子可有多少年紀?曾婚娶與否?」墨童道:「年方十六。我家公子素負大志,乃以未登科甲,欲娶無媒,加以老爺夫人早逝,是故遲延,至今孤子,尚未議婚。姐姐今日來此何干?」愛月便託詞道:「我家夫人昨日登樓,見辛夷盛開貴園,敢思一枝獻佛。」墨童見愛月如此說,便聽其直進。時尚書屋
愛月見書窗幾上有一卷新書,面上書「駐春園新稿」五字,知是生之窗稿,遂拾置袖中,仍向亭上摺辛夷一枝而歸。乃帶笑對雲娥道:「今日不負此行矣。」雲娥問故,愛月遂將墨童所言述了一遍,仍向袖內把藏來富稿遞與雲娥。雲娥遂整窗拂幾,焚香展讀。時尚書屋
但見一卷,約五六十篇,題目下書「黃玠著稿」四字。雲娥看畢,只見字字金玉,篇篇錦繡,不忍釋手。愛月見雲娥只管翻玩,帶笑問道:「公子肝腸,今日盡為小姐所見,畢竟實學何如?」雲娥嘆息一聲,便叫愛月道:「天也!余志決矣,不必復言。」二人論了一番。時尚書屋
生訪歐陽生,尚未回來。歸到房中,不見幾上窗稿,忙問墨童道:「適有何人到此?」墨童俱以實告,遂將愛月討花細述一番。生知此稿恐是愛月竊去以達小姐,遂置不問。
第2回

 營巢招燕侶解佩情殷 閉戶斷鴻音掇梯心冷

詞曰:

梁裝玳瑁待雙棲,花外兼泥,柳外兼泥。輕羅剪掛畫樓西。神度香閨,影傍香閨。掩巢倏變武陵溪。時尚書屋
換卻新題,出個難題。尋群無翼逐高低。空費痴迷,猶自痴迷。

右調《一剪梅》

且說雲娥自得生實學後,一片憐才深心固結不解。有時挑燈獨坐,有時倚枕尋思,總在此窗稿中賞玩不已。遂自想道:「人才之遇,自古為難。或南北地天,他山遙隔;或形骸咫尺,對面乖離。時尚書屋
即使兩美相逢,情懷備屬,而屏佳姻緣早已締結者比比。今吾有此奇逢,且在隔鄰之下,倘不及時蘿附,不亦當面錯過乎?」思相已切,願望彌深。
一日,又與愛月登樓玩景,鐵見窗前紫燕雙飛,掠簾上下。俯眺駐春園景色,不覺亦爽然。遂呼愛月道:「我昨有紅羅一幅,系臘帕一方,並那筆墨端硯,可代我取將出來。」愛月聞言,取過文具、羅帕,登樓付與雲娥,仍下樓而去。時尚書屋
雲娥便將雙燕為題賦詩一首,書於帕上。書畢,將羅帕包着琥珀墜,執在手上,遠望躊躇,沉吟半晌。
正玩景間,忽聽琴聲裊裊,低頭一看,見生在花下端坐鼓琴。雲娥此際,不禁神怡心動,遂將羅帕所題的詩拋將下去。生正在鼓琴,出於不意,見之愕然,遂停琴韻,看是何物。拾將起來展開一看,見那帕上題詩一首,上書道:
綠雲倩剪舞春衣,斜拂紅梨度翠微。
紅雨捲簾情脈脈,輕風歷檻影依依。
妝樓愛結同心夢,畫閣曾期比翼歸。
縱有煙波分去路,遲君一水伴于飛。

蕉樓曾浣雪雲娥氏題

生看畢,拍案叫絶。急舉頭致謝雲娥,雲娥不意他舉頭瞧見,不覺臉帶微紅,掩窗而下。
及到房中,如有所失,誰是低頭弄指環耳。愛月在旁問道:「小姐對景漫吟,自舒懷抱,西鄰有宋玉,獨不知乎?」雲娥聞言,只是低眉兀坐。愛月知其有所思,中途盤問。雲娥不必諱,遂將擲帕之事對愛月說知。時尚書屋
愛月道:「如今休得耽誤,小姐有心在那隔鄰公子,可急修書招之。」雲娥聽了,不覺發嗔,答道:「安有此事!如彼才貌,怎不教人想慕?坐視無媒,恐為高才捷足所奪,後來追悔無益於事,故雖一時行投贈之私,實為終身訂,靡他之意。豈容弄醜,致壞芳名?且日下正值秋令,已近場期,日在樓頭纏擾,寧不亂彼精神,致荒舉業?自今以後,吾不復登樓矣。」是後與黃生遂絶消息,並愛月亦不令其往來出入。時尚書屋
生一片痴情,日在樓頭佇望,竟日望餐廢寢,直至累月,不見美人影響。無間可尋,心中但有鬱悶而已。日挨一日,愈見痴迷,只剩懨懨一命。雲娥與愛月以不登樓眺望,故全然不知。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