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駐春園小史 第 5 頁


故思量至屢,不敢作那偷香故事,為人所輕賤也。」愛月道:「雖如此說,畢竟要具數字敘那久疏之故,只為黃郎場期已屆,不敢相擾,以表無他。婉轉致詞,庶可消黃郎愁悶于萬一也。」雲娥道:「此意
作者:吳航野客  / 頁數:(5 / 30)

故思量至屢,不敢作那偷香故事,為人所輕賤也。」愛月道:「雖如此說,畢竟要具數字敘那久疏之故,只為黃郎場期已屆,不敢相擾,以表無他。婉轉致詞,庶可消黃郎愁悶于萬一也。」雲娥道:「此意吾豈不知,第思幽閨字跡,豈可輕傳?倘或被人所見,寧有不作終身醜談?」愛月見雲娥如此說,亦不敢強其修書,由其自便。時尚書屋

略挨數日,已是揭榜之期。生乃潦草成章,竟為下第;歐生脫穎囊中,名字高登。歐陽穎中在第3名。
愛月聽外人傳說,知公子失意秋閙,遂把黃生下第之事對雲娥說知。雲娥知道下第,暗想道:「昨日看見黃郎,分明為我久疏音問,是以相思,容瘦如梅,眉顰似柳。況眼前秋今,加以金風冷落,下第而居,極目蕭條,必增憔悴。不如依愛月之言,聊寄一書,以致慰藉之情,或可消愁解恨。」
遂命愛月磨墨,拂箋,挑燈振翰,下筆直書。書畢,次早即命愛月將書達生,且囑愛月道:「汝把這書通於彼處,宜即早回。」愛月領命,仍向前日採花駐春園而去。
逡巡之際,行到書房亭外,猶靦腆不前,立於窗外。但見黃生睡在碧紗帳內,案前雅具雜陳,無心坐幾觀書,有意夢中尋美。沉吟半晌,即欲回來,乃轉思道:「我若空回,豈不辜負小姐致書一番好意?」佇立久之。但黃生風流人物,一段幽韻更覺可人,為門外佳人所見,心內倍加愛惜。時尚書屋
不禁直進房中,把暖帳一事,伸手將枕頭輕輕敲了數下。生夢中不覺吃了一驚,翻身一顧,愛月便低聲道:「公子正在睡鄉,為小婢喚醒矣。」生見愛月,知為雲娥小姐所使,深深作揖道:「姐姐今日光臨,怕是小姐有些心事托汝代傳。小姐一片好心,小生知之久矣。時尚書屋
自隔樓贈帕、望雁傳情,至今渺無竟耗,心中痞塊結于膏盲,每想此情不續,幾欲自盡。何期姐姐今日嗣來,是救小生之命于既絶也。」愛月聽了,遂將雲娥之書遞與黃生。生未及展開,又問愛月道:「小姐今日必有見教。」
愛月道:「妾窺小姐心向郎君已久,奈男子不可無媒苟合,以致貽累郎君貴體欠安,誠為可恨。此系小姐親手所書,一片心情盡罄其上也,試展一看,自必瞭然。」生乃將書拆開一看,又致謝道:「若非姐姐指示,幾忘贈帕之情矣。」只見書上寫道:
憶自客樓贈帕之後,音問久疏。所以然者,正恐擾蕩丰神,致減遠揚之念耳。是以芳顏一別,迥隔人天。際此光風朗月,無時不遙想芝眉。時尚書屋
結願既堅,日牽肺腑。伏念足下,品邁王楊,文追班馬,正擬名魁乙榜,何期第落孫山。固知才調絶倫,無如命不由己。秋闈失意,頓減風流,毋亦為牽情所致。時尚書屋

陋質鄙姿,不堪握盥。奈與足下相逢,留情風月,無意功名,室遙心邇,抱歉何如也!獨是青春未去,奪錦有期。那時姓字高題,趨迎有日,兼兼此翼,共遂於飛。蕓窗雪案,尚須中流鼓掉,切勿日同鶗鳺只怨年芳,徒紛足下之心,無益鍾情之事。時尚書屋
至于露白霜高,寒風蕭瑟,尤須保重,勿致欠安。後會有時,安在香奩待字,始不為無因矣。忙裡傳言,情長格短,一經青照,榮荷良深。此上研台,伏維藏覽。時尚書屋
臨風珍重,不禁神馳。書達黃郎文幾。

辱愛妾曾浣雪端肅百拜

生看畢,歡喜起來,乃暗道:「雲娥才質真為舉世無雙。只看是書,尺幅波瀾,措詞無微不到,且見體段大方,非鑽穴逾牆所可比。小生若辜此意,罔自為人。展讀之時,令人臥想。」

正吟哦間,忽見歐陽生遺家人持書至。生雖失意,志氣不頽,遂對家人道:「相分高中,尚未造府拜賀,反辱書來。」拆開書看,見上寫道:
從君歸後,旅日如年。清夜興思,離魂與落葉同飛,客夢並秋聲共寂。榜中忝標前隊,文章實愧同人。回思才調如君,仍嗟垂翅,恐是龍頭所屬,遲我一籌,他日秋風,鵬程萬里,匣中霜雪,必耀神光。時尚書屋
即有所違,幸勿介意。
昔日別弟歸家,想為隔牆美。瓊姿艷質,種種關情;花陰月下,諒必稱心;握手天台,料應數度。然此中景味,勿語俗人,足下一片深心,莫遮知己,弟之短才淺識,已探素心。
敬奉寸函,略輸衷曲。余容面晤,指點疏愚。書到時,勿負江于佇望,得登電覽,何既容光!肅候近安,維期哂納。書上玉史黃兄文幾。時尚書屋

研弟歐陽穎頓首

生看畢,暗思道:「才得佳音,正圖一會,不期友人書到。欲往相賀,省中隔此不遙,明日可買舟一去。雲娥小姐處,今日更非前日,相與不同矣。不如也作一書寄去,托愛月送與小姐知道,多少是好。」
生意已定,遂將雲箋一幅,揮毫直書。書畢,遂到蕉樓下,一探愛月在否,一無動靜。生又思歐家家人相等同行,遂往外束裝就道。
次日抵省,見了歐陽生,致賀畢,便將雲娥致札之事說過一遍。歐生讚歎不已。遂與同在省中居住不題。
卻說雲娥母舅葉總制,素與部將蘇廷略有隙。不期邊人犯境,葉公臨陣被擒,乃與族兄廷策疏葉公通謀叛逆。旨下,以葉公擬罪當族。刑部文書密行本府。時尚書屋
太守姓錢,名國弼,原系曾太卿門生,平日素知曾夫人家眷寓在葉家府中,乃密令心腹公差報與曾夫人母子知道。於是曾夫人母子、丫鬟及老管家四人連夜準備奔逃外方居住。
正在躊躇,忽見公差來到,大家一見震驚。曾夫人見事頭不好,遂自求生,因對雲娥說道:「汝父在日,唯有金陵吳年伯十分知己。目今年伯巳故,年母在堂,母子孤單,與我同病。莫若急投彼處。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